恋上一座城

当然,灵寿古镇能让我挂念的美食绝不仅仅是“杂高汤”,还有当地独具特色的腌肉面。在灵寿五年,吃过很多家腌肉面,我…

当然,灵寿古镇能让我挂念的美食绝不仅仅是“杂高汤”,还有当地独具特色的腌肉面。在灵寿五年,吃过很多家腌肉面,我和女儿最中意的就是县城北环路中段的“北环腌肉面馆”。这家店外观看上去排面很大,招牌古朴大气,门前的停车场平整开阔,进入到饭馆里面却顿感失望,亮堂堂的大厅,没有任何装修,十几张普普通通的桌子和圆凳,摆放得倒是中规中矩,坐下来细看才发现桌面上油腻腻的,看来这家店已经很有年头了。

 

面馆里没有统一着装的服务员,负责点菜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应该是在干活的空档兼顾招呼客人和送菜单,因为我看到她的手上还沾着面粉,朋友笑着说:“别看这家店‘其貌不扬’,却是真正的手擀面,吃的时候容易想家,你可别哭啊。”有那么夸张吗?

 

一张简单的菜单上都是家常菜,我点了一盘凉拌黄瓜和一个海带丝,然后坐等腌肉面。另一个朋友说:“来两个猪蹄儿吧,热的。”我说:“吃腌肉面,还要猪蹄儿?太腻了。”朋友说:“美容养颜啊,你尝尝,看看会不会喜欢上?”菜很快就端上来了,普普通通的餐具,黄瓜看起来很鲜嫩,端菜的大嫂说:“这是我家后面院子里种的黄瓜,你们尝尝。”一听就觉得似乎看到了黄瓜那顶花带刺的样子,食欲顿时苏醒,我赶紧拿起筷子开动,的确清脆爽口,有我喜欢的那种青涩,拌菜师傅并没有加入过多调料,所以极大地保留了黄瓜原本的味道,我不禁赞道:“嗯,好吃!就像是我自己做的菜,诚实、简单。”随后端过来的海带丝也同样获得了我的啧啧称赞。引得朋友们又开始调侃我:“服了,真是一个纯正的‘吃货’!”我回她们一个白眼说:“我的人生,我就要本色出演,不可以吗?”

 

腌肉面先于猪蹄儿被大嫂用托盘端上桌。我大张着嘴说:“朋友们,允许我情感外露一下——我的天啊!这简直就是把我们当‘饭桶’了!”那一大碗面,小山一样,这老板也太实在了!灵寿腌肉面,关键是卤比较有特色:腌肉、土豆和豆角是必不可少的,且都切成丁状。我第一次吃腌肉面就觉得奇怪,这是什么美妙组合,土豆和豆角炖煮在一起,能碰撞出怎样的美味啊?真的是只有亲口尝过才能知晓个中滋味——妙!——腌肉没有想象中的腥味或我们老家说的“艮气”味;土豆丁虽然没有过油,但也并没煮烂;豆角有筋骨,耐炖,却也没有失去其青生生的原味。搅拌一下后,再看埋在卤里的面条:的确,看样子就是真正的手擀面,这让我瞬间就想到了母亲的手擀面。忍不住挑起一根面条,又细又长,还有用手攥过的印痕。就着卤吃了几口,真的是有回到家的感觉,眼睛似乎也立刻变得润润的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装在盘子里的猪蹄儿热气腾腾,一种特别的香味儿打老远就飘过来了,跟其他店里的味道有很大不同。轻咬一口:滑嫩、酥软而又不失筋道。原来这盘“原味猪蹄儿”也是这家面馆的特色,独家秘制,果然不同一般。

 

有次去山上的朋友二伟家,没想到二伟媳妇竟做得一手可口的腌肉面,拿小板凳坐在他家矮桌前吃一碗山里的农家饭,好像更能体现灵寿古镇的特色。二伟骄傲地说山上的媳妇都会做腌肉面,家家户户过年的腌肉甚至能吃对头一年。看着我的吃相,二伟说:“我可以带你去别人家,你去吃吧,都是一个味儿!”

 

我后来自己也试着在家做腌肉面,要么是用的肉不对(我用的是买来的腌肉),要么是火候和调料不对,总也做不出心仪的味道。再后来就放弃了,想吃了就去“北环腌肉面馆”或去山上二伟家。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