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水井和富庶的古镇

安徽铜陵有一个公园叫天井湖公园,名字特别,很好记,但知道的人并不多。 据说湖心有一岛,岛上有一个亭子,亭中有一…

安徽铜陵有一个公园叫天井湖公园,名字特别,很好记,但知道的人并不多。

随便聊聊的图片

据说湖心有一岛,岛上有一个亭子,亭中有一口井,井水终年高于湖面两米多,湖水涨则井水涨,湖水落则井水落,蔚为奇观。

公园就在我们住的酒店对面,出于好奇,我们走过去,要看一看这神奇的井。

 

走进公园才发现,这个公园好大,真漂亮。天井湖清澈见底,波平如镜。湖面宽阔,有山峦环之,湖光山色,相映成趣。两条曲曲折折的长堤将湖分为东湖、南湖、北湖三湖。湖上有水源灌入,下与长江贯通,水质清澈。今天秋雨霏霏,湖光潋滟,山色空朦,金桂飘香,其诗情画意,令人心醉。

 

观井需上岛,走到码头才知道,游人要租脚踏船或电动船自行上岛。我们去租船,工作人员以年龄大不安全为由,拒绝我们登船上岛。

 

我们很无奈,只好把探幽改为游园,沿一条湖中长堤走出虽然美丽但让人失望的公园。

 

回到酒店,开上车,我们到芜湖,去看一个富庶的小镇一一鸠兹古镇。

芜湖城东北部有一条肩挑长江与青弋江的奇特河流,它就是扁担河。这里历史久远,自古繁华。早在北宋,卓越的科学家、政治家沈括在此修圩,仁宗皇帝赐名“万春”,千年以来,万春圩造福一方,影响犹存。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古时候,扁担河就是雎鸠聚集的地方。鸠兹古镇沿用“鸠兹”之名,是延续了这座古城的传统。

扁担河连通万春圩,交通便利,物产丰美。南宋时,这里即为市场,元代已成为芜湖重要商埠,也就是传说中的鸠兹老街。再后来,由于有了徽州商人的介入,老街更加繁华。

早就消失了,如今游客看到的,只是原址重建的,大多是仿古建筑。当然,也有几处带屋檐的大门脸,确实是真古董。门脸前那些熬过了数百年的精美木雕、砖墙石狮,满是岁月浸润的痕迹。

 

在“梨园坊”一带,有好几处牌楼、府邸,像“梨园堂”、“李经方故居”等,都是古色古香,原汁原味。受疫情影响,景区主干道“徽商大道”两侧,许多馆堂店铺,都没有开放。像“鸠兹酒坊”、“中江书院”、“大江镖局”、“徽商百杰馆”等 ,都大门紧闭,不免有些遗憾。

 

除了那些古建院落,园区的街巷名号,也很有意思,透着文化气息和典雅韵味。在主干道东侧,有“凤仪街”、“观秀街”,还有“望福路”、“祈福路”、“临福路”。在主干道西侧,那就更琳琅满目,什么“荣府路”、“廊桥路”、“状元路”、“心谷路”,还有什么“红袖街”、“执子街”、“明月街”,一不留神,还以为活在数百年前。

 

景区太大了,我们只游览了河东片区。其实,走过风雨廊桥“凤媒桥”,对面就是河西片区。眺望对岸,许多店铺也关门闭户,遂打消了过河念头,反正河东还转不过来呢。

在大的十字路口,围着很多游客,圈里一些年轻人穿着古装在演戏,他们操着乡音,随着锣鼓声,比比划划,大声念白,我是一句也听不懂,看着有人喝采,也不知道有何精彩之处。他们是演一出戏就换一个地方,可能是为晚上的大型活动造势。

 

我们沿着河岸继续向北。河岸两边风光无限,春风杨柳,清波荡漾,一派浓郁的江南景色。过了“揽月桥”,再往北行,就是“状元路”,路左边是“徽州民俗风情馆”,馆内面积不小,足有千余平米,分成若干展室。有农耕农具展,有居家用品展,还有民俗艺术展,等等。我们最感兴趣的,是居家用品展。在那个展室,几乎能找到所有的怀旧标志,包括半个世纪来,家庭生活用品的完整变迁过程。印着语录的搪瓷杯和热水瓶,红灯牌收音机,飞人牌缝纫机,永久牌自行车,上海牌手表,三五牌闹钟,还有造型各异的陶制主席塑像、样板戏人物塑像……绝对是满满的年代感。这些物件,虽然已远离如今的生活,但每个过来人的那份情结,却是后来人无法感受的。

 

从状元路走到心谷街,一路溜达过去,巡视着满是古旧感的街景,十分赏心悦目。青砖黛瓦的徽式建筑,宽阔平整的景区道路,春意盎然的盆景花草,洁净异常的整体环境,远离了都市的喧嚣,仿佛就是世外桃源。

经过明月街,站在界河的平安桥上,向西望去,河面和两侧河岸,尽是各种花灯彩灯,水面的荷花灯,桥头的狮子灯,岸边的仙鹤灯,回廊的大红灯……前方还有两座拱桥,相思桥和揽月桥。几座桥的栏杆上,也挂满了细碎的满天星彩灯。这段界河,长达百米有余。可惜白天没有开灯,如果在晚上,一定灯火璀璨美若仙境。

 

 

古镇园区还有一大特色,就是微型游览车特别多,都是新能源的(电动),且造型多样,新颖别致。不时能看到,租车开的小情侣,在园区潇洒前行。芜湖是奇瑞汽车的大本营,近水楼台先得月,“奇瑞”为当地景区特制一些玩具般的微型电动车,不是在为自己做广告吗?

 

今天,在芜湖的鸠兹古镇,游客穿梭于粉墙黛瓦和小桥流水之间,伴随着似有若无的江南丝竹音乐,仍可尽享当地传统文化的魅力。当地人说,从光绪二年(1876)到民国二十八年(1939),李鸿章家族曾有几十口人长期寓居芜湖,他们对芜湖的政治、经济、文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江广米行重建会所碑记》载,“逊清光绪八年(1882),李文忠公请准,将米粮市场由镇江七浩口移植于此。”芜湖米市由此而成为全国“四大米市”之首。作为一条重要的通江水系,扁担河曾见证芜湖历史上“徽商涌来市声若潮”的商贸盛况。近年来,扁担河水岸生态得到了综合治理,结合文化旅游发展,对河道景观进行绿化亮化,在桨声灯影里唤醒了徽商文化记忆。

 

自古以来,诗咏芜湖的作品无数,李白、温庭筠、杜牧、梅尧臣、王安石、沈括等,都留下了与此相关的传世之作。而北宋著名诗人林逋笔下的芜湖,令人印象深刻。那是诗人在游历江淮时,对芜湖的写实之作:“诗中长爱杜池州,说着芜湖是胜游。山掩肥城当北起,渡冲官道向西流。风稍樯碇网初下,雨摆鱼薪市未收。更好两三僧院舍,松衣石发斗山幽。”诗文里的芜湖,俨然“江南富庶地,市井繁华家”。

 

华灯初上,扁担河却不见沉闷,与古镇酒吧、民宿、书院相映成趣,熠熠生辉。在鸠兹古镇,古城昔日的风物美景恍若重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