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想要这个。”在母亲慈爱的目光里,小男孩将手指向了一个全新的、时尚又美观的闹钟。于是,原来使用的那只闹…

“妈妈,我想要这个。”在母亲慈爱的目光里,小男孩将手指向了一个全新的、时尚又美观的闹钟。于是,原来使用的那只闹钟便被“请”进了杂物间。听,闹钟里的三兄弟正在说话呢!

“这小主人真是的,我们才在他桌子上待了多久啊?一开始对咱们百般爱护,这么快就又有新欢了。”老三阿秒性子急,年轻又莽撞。

“咱们算不错的啦,知足吧你。你看,那是小主人上学期的铅笔盒,这学期就不用了,这不扔那儿了。那是上个月刚买的机器狗,前两天刚被玩坏,也在这儿了。咱们仨陪了小主人一年多,不缺胳膊不缺腿的,知足吧。”老二阿分理智又平和,说话有理有据,顾全大局,老大和老三吵架他总能巧妙地解决。对了,说起老大,他人呢?原来三兄弟本来商量好了一起商量对策,可老大才听几句就又说着“一秒也不能落下”走了。但他本身就走得慢,离这还不远。

随便聊聊的图片

“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快到自己跑道上来!”他向两位弟弟喊道。“老顽固,这里也没人看时间,还跑什么?有意义吗?”老三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老二在他屁股上来了一脚,又朝老大那里一努嘴,老三无奈,只能不情不愿开始跑。老二也看了看勉强满意的大哥,开始加速赶上刚才落下的时间。

滴答、滴答、滴答……时间和三兄弟的脚步声一起飘向了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但和时间一起日渐消磨的还有老三的耐心。

“累死我了。”老三就在老大面前不远处停下了脚步,躺到了地上。老大虽然气他停下,但固执的他也明白,老三还年幼,身子骨脆,而且运动量是他跟二弟的无数倍,所以他还是走了上去关切的询问:

 

“怎么了,要不要紧?”老二也给了大哥一个面子,回了一句“没事,太累了,歇会儿就好。”老大一听却急了眼“你没事一惊一乍什么!”老三刚想顶回去就被赶来的二哥按倒。“歇会儿吧你!我刚从仓库(电池)那里拿了些吃的,大家歇一歇吧。”他用请求的目光看向大哥。老大只能无奈地说“歇会吧。”然后走到一边去慢慢地吃东西。老三开始小声朝二哥埋怨:“还跑还跑,人都快累死了,又没有意义。到最后要么人先累死,要么饿死。对了二哥,仓库吃的还多吗?”老三突然发问,老二顿了顿,看了眼大哥,说:“多的是呢,上次换上的可是北孚牌的,一节更比十节强!”老二看了看笑翻的老三,又看向大哥,大哥一个眼神,二哥才确定自己没说错话。

“没事就起来接着跑。”老大轻描淡写地吐出几个字,但在老三耳朵里仿佛春雷炸响。

“你什么意思!”老三冲上去揪起大哥的衣领,瞪着眼睛怒吼起来:“我忍你很久了!你一天才走几圈,成天在那里指挥,压根就没人会在意我们了,你想累死我们吗?!一天天的‘一秒都不能落下’有意义吗?不会有人看我们了!醒醒吧!”老二情绪崩溃,跑开了。老大似乎也没想到老三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愣在原地,许久后老二惊醒了他。

 

“你这次确实太过分了。”老二转身就走向不远处的三弟,但一回头似乎想询问大哥些什么,但他刚转过头,话未出口,老大就已摇头。“还不告诉他吗?”老二叹息后去安慰老三,只剩老大在原地思索……

就这样,老三再没主动跟老大说过话,但他还是一秒不差地跑着,这使老大也没机会主动跟他说话。于是在这样一个尴尬的气氛中,时间又飞速地逝去了。但这天……

老大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在叫他,慢慢地睁开眼,发现两个弟弟都在身边,而自己就躺在无比熟悉的跑道上。

 

“大哥你怎么样?二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二哥你快说啊!”老三这才意识到两个哥哥一直在瞒着自己些什么。老二也不管大哥勉强举起的、想阻止他的手,说出了真相。“其实,大哥早就说过不让我告诉你,仓库的粮食早就不多了,大哥一直在压缩自己的补给分给你,我心疼大哥,劝他无果,只能把我自己的吃的偷偷放到大哥的补给里。大哥,你为什么……”老二话没说完,大哥就打断了他:“傻孩子,我能不知道你那些小把戏?我把你给我的那些放回你那里了。”“大哥!二哥!”“大哥!”到现在,真相大白,三兄弟相拥而泣……

“小宝,你把它放哪里了?”“我记得就在这边啊,妈!我找到了!是我那个旧闹钟!妈,你看,还在走呢!”妈妈:“走得这么准的闹钟怎么能丢弃它呢,把它放到我屋里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