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贤若渴

王府西面八里地,有一趟沟叫大西沟。沟门上住着几户姓汪的人家,原系山东登州汶上县人,在辽金时代即迁来喀喇沁大宁路…

王府西面八里地,有一趟沟叫大西沟。沟门上住着几户姓汪的人家,原系山东登州汶上县人,在辽金时代即迁来喀喇沁大宁路居住。因族门大,随着历史的演变,有的加入了蒙古藉,有的还保留着汉藉。大西沟门上这些汪姓都加人了蒙古藉,其中有一个汪铜匠很得旺都特那木吉勒王爷的赏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当时有一种最先进、工艺最复杂的锁,叫“迷宫锁”。旺王出重金从北京买回了两把。这锁的奥妙在于把钥匙插进锁孔要两进两退方能把锁打开。汪铜匠只凭锉、,锤、铆等技术和手工工具,依照着原锁,反复试验仿做,终于制成了“迷宫锁”。王爷家盛装细软之物的箱柜也就都有了和京城一样的精制锁。旺王一高兴就赏了铜匠一个顶戴,虽然既没有官位,也没有品级,但已然成为汪老爷了。这汪老爷无职无权,给王爷家做活又不挣工钱,因此家里并不富裕。就靠自己到街面上耍点手艺,挣几个钱儿,闹个将供嘴,没存没攒的。家里有一儿一女,大女儿叫福莲,儿子小名叫奥道尔,大号叫特睦格图。汪铜匠好日子没过几天,老婆就得月子病死了,只落下爷儿三个。生活是每况愈下,常常烟囱不冒烟,饥一顿饱一顿的。
铜匠颇通文字,从小就教特睦格图读《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幼学琼林》等启蒙读物。儿子也很聪明,教什么会什么。铜匠心中很高兴,一心盼独生子长大能去北京科考,求个一官半职,作个真正的官员。
后来这汪铜匠又续娶一马姓姑娘,结婚之后,女方很是贤惠,对待前妻儿子、女儿如同已出,村中邻里,无一不夸。福莲与特睦格图也很是孝顺,一家人母慈子孝,和睦非常,日子大有起色。
儿子也确实长脸,特睦格图到了十二三岁时,竟不用父亲催促,自己也勤奋苦学。当时,已将《千家诗》、《神童诗》、……等诗书背完,正在读“四书五经”。
这一年夏天,特睦格图随同伙伴儿到马场沟去玩儿。一路上嘻嘻哈哈,不一会儿,就到了小河边,“扑通、扑通”跳下去,嬉闹玩耍,十分快活。
峭拔的五凤岭下,山清水秀。有一座小亭,贡桑诺尔布王爷正在那里品茶,欣赏着山光水色和自己的马群。
这时贡王的随员、马场的看护长马福才指着河里的一个小孩,向贡王介绍说:“王爷雄才大略,旗下尽出有才之人,您看那个小孩,虽然出身卑微,原系王府之奴,如今其父升格为塔布囊了。这孩子,矢志读书,自负墨纸,到几十里外去抄读诗书,起早贪黑,从不叫苦。”
贡王爷高兴地问道:“此子叫什么名字,天资若何?”看护答道:“他叫特睦格图,是汪铜匠的小子。这小孩天资聪慧,读书几遍即能背诵,遇事有办法,不慌不乱。”
接着,马福才给贡王说了个小故事:“去年冬天的一天,特睦格图父母均到马场沟的姑母家去喝喜酒,只留下他姐弟二人看家。天晚了,正准备睡觉,这时院中来了只狼。它先是用爪子扒门,门已顶牢,扒不动,便用爪子扒窗户,窗户格子宽,狼站起来伸进嘴巴来就卡住了,下肢将着地。狼的嘴巴干张着,”哈味、哈哧“地向里面伸着大舌头,但总伸不进头来。坑上有个大火盆,火盆底下埋着一层山药蛋。看着狼直张嘴”哈味“特睦格图灵机一动,用铁火筷子夹起一个山药蛋扔进了狼嘴,狼缩回嘴巴吞了下去。可过了一会儿又伸进米了,特睦格图又扔到狼嘴一个。就这样伸一回扔一个,伸一回扔一个,不一回儿就把山药蛋扔光了。特睦格图突然想起来:何不给它个铁的尝尝?他让姐姐把秤砣拿来放在火盆里烧,特睦格图在一边吹火,把秤砣烧红了。这时狼的嘴巴又伸进来了,他用火筷子夹紧,猛地一下子,捅进狼的嗓子里,只听”嗥“地一声狼在院子里”劈里叭啦“扑登起来,时间不大就没了动静。第二天人们一看一只大母狼死在院子里,拉了满地的稀屎。由此可见,这孩子心眼儿来得快,遇事又有主意。”
贡王赞许的点着头说:“你去叫他来,我看他书念得如何?”
看护不一会儿把特睦格图领过来,告诉他这是王爷,特睦格图上前深深地一鞠躬。
看护说:“你咋不磕头啊?”
特睦格图说:“王爷早就说过,废止跪拜礼了。”
贡王听了心中高兴,觉得此子机灵乖巧,很有意思。随和蔼地问道:
“你今年多大了?”
特睦格图回答说:“十三岁。”
“你会作诗吗?”贡王问。
“请王爷出个题目吧。”特睦格图挺有把握地回答。
贡王爷顺手一指这个亭子,说:
“就以这个为题吧。”
特睦格图仰起小脑袋,向周围看了一遍,低头沉思一会儿,就开口吟道:
“五凤山前一小亭,
左分南北右西东。
四野骏马三千匹,
都在王爷望眼中。”
贡王爷点头称赞道:“好孩子,有出息,好好学习吧,我帮助你。”
看护说:“王爷,这孩子可是真有出息啊,您何不收下他呢?”
贡王一高兴,随口说:“可以,你叫什么来?”
“特睦格图。”
贡王听了说:“你哪里长了痣?”
特睦格图说:“右眼眉里。”
贡王点头说:“怪不得你叫个满语‘痣”的名字。大号叫什么?“
“汪睿昌,字叫印候。”
贡王问道:“印侯怎么解释呢?是三国演义里的典故吗?”
“是的。”特睦格图回答,“我长大了想一心做学问,不想当官。”
贡王点头称赞说:“好,从小就立志做学问,将来必定错不了,我认你作干儿子了。”
特睦格图走上前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叫了声:
“义父在上,受孩儿一拜。”
贡王双手扶起,从身上摘下自己的长命锁挂在特睦格图的脖子上,并告诉特睦格图说:“以后有啥困难事儿,就到王府里去找我。”
特睦格图从此在十里八村中声名大震,人们都知道他是贡王爷的干儿子,极其聪明伶俐。
大西沟外是公路,往东走一里路,有一个八家村。那里有两户大地主,其中一个名叫金玉斋,人称金二老爷,是左近有名的大户,家财数万。听了人们对特睦格图的议论,他决心将特睦格图收罗在自己的名下,因为他还有一个与特睦格图年龄相仿的女儿,叫金淑贞,从小在家塾读书。
金玉斋将特睦格图叫到自己家,让他陪女儿读书。从此二人朝夕相处,耳鬓厮磨,读书、写字甚为相得。直到王府成立崇正学堂,汪睿昌入了学,由于家庭困难,衣服与零用钱全是金家供给。后来金淑贞也入了毓正女学堂,二人相互关照,共同努力学业,成绩均占优等。
一天,贡王去学堂视察,看见旗下学子,衣冠整齐,书声朗朗,不由一阵高兴。想起昨日上街,偶见一畦菜园种植着黄瓜,有长有短,偶得一上联儿,遂给学生们在黑板写出上联:“一架黄瓜十五根七长八短”,并告诉学生们对出下氏,晚上交到老师那里。
汪睿昌当时也没想起来,下午偶见门前儿株白杨树,粗细不齐,突发灵感,到学堂后,写在纸上,交给了老帅。老师当场念道:
“一架黄瓜十五根七长八短;两行绿柳整八株五细三粗。”
钱相老师与邢志祥老师交口称赞,对得工整,细致,又很讲究。学生们听了汪睿昌的下联也纷纷效仿对出,但都没有汪睿昌对得好。
由于汪睿昌学习成绩优异出众,被选为第一批蒙古族进京出国留学深造的人。在一九○三年即被派遣去北京在东总布胡同的东省铁路俄文学堂,专攻俄文俄语,兼学测绘。他亲眼见到八国联军的烧杀掠抢后留下的满目疮痍,义愤填膺,决心用自己的知识使自己的民族强大起来。
一九0六年,贡王又向日本派出了蒙古族第一批出国留学生,其中汪睿昌和金淑贞双双入选。汪睿昌入的是日本振武学堂陆军士官科,三年毕业又到东京慈惠医科学校学习。汪睿昌在日本留学六年,于一九一二年回国。回国后定居北京,和金淑贞结为百年之好。
后来,他在北京的私宅开设了“漠南影新社”,专门为朋友、蒙古王公们照相,并拍摄了很多的北京名胜风景,卖给蒙藏头面人物和外国人。因拍摄雍和宫的一尊三丈多高的麦达啦嘛佛像,超过了京城所有的照相师,故而名声大振。贡亲王也常去他家,询问情况,给予鼓励和帮助。
汪容昌从不留恋达官显贵,专心致力于蒙古民族语言文学、历史文化的研究,一心从事蒙、汉、满、藏文的古代典籍的翻译与整理。这时,他已是精通四种民族语言文字,又通晓日俄两种外国语言文字的杰出的蒙古族学者了。他在著书立说和从事翻译工作时,深深地体会到社会迫切需要蒙文书籍。但当时只有少量的木刻和石印文本,尚未有铅印文本,他对此焦虑万分。
汪睿昌下定决心要创造一套高质量的蒙文铅字。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义父贡亲王,贡亲王大力支持,并从资金、设备方面给予了各种帮助。
几年来,他试用黄杨木、牛角等细致雕琢,反复研究,均未成功,又改用日本木刻活字版,也未成功。这时他已贫穷如洗,但创制蒙文铅字从未间断。
在贡亲王的支持下,他又去天津学习雕刻技术。他勤奋学习,刻苦钻研。费时两年之久,终于制成了蒙文铅字。他首先给义父印制了一盒名片,贡亲王看了后,高兴地称赞他说:
“有志者事竟成,真是双手万能的雕刻家。”并奖给他一辆人力车,以资鼓励。
这种成功,使汪睿昌看到了自己为民族文化事业所做出的贡献和希望。但这时的蒙文铅字,在拼制时上下衔接仍有不当之处。他又以顽强的毅力,反复实践、研究、改进,终于在一九二二年冬,蒙文铅字在我国乃至世界第一次获得了成功。汪睿昌为赤峰地区的蒙古民族赢得了荣誉,也为我国的蒙文印刷事业奠定了飞跃发展的基础,更为整个世界上的蒙古语系的民族文化作出了前无古人的贡献。
随后,汪睿昌又成功地研制出了满文、藏文的铅字。开创了蒙、满、藏文铅字印刷的先河。
这时,办铅字印刷需大量资金,贡亲王鼎力相助。在他的带动下,在京的蒙族王公、社会贤达纷纷捐款资助。于一九二三年,汪睿昌在北京创办了蒙古民族有史以来的第一家出版社“蒙文书社”,印刷出版了各种蒙文书籍、蒙文辞海、藏文佛经、藏文字典、……从此开始了少数民族文字的铅印时代。
蒙文书社的铅印先进技术在国内很快推广应用。著名的上海高务印书馆、沈阳的东蒙书局、察哈尔的蒙文印刷厂、……都派员来北京蒙文书社学习技术,或是书社派人前去指导。同时,不少外蒙和西欧的人也来蒙文书社学习求教,因此,这种先进技术也流传到欧洲等地。
汪睿昌为我国少数民族的文化事业,奉献了毕生的精力和心血。他亲自著作、翻译、编辑、审阅、校勘过大量的汉、蒙、藏、满文的历史、语言、文学等书籍,不仅为国内留下了丰富宝贵的文化财富,而他出版的典籍畅销日本、俄国、法国等国外各地,也对中外文化交流做出了重大贡献。
由于贡桑诺尔布的培养,自己的刻苦奋斗、勤劳忘己,汪睿昌终于成为我国一代卓越的、世界著名的蒙古族学者、翻译家和出版家。一颗耀眼的明星在喀喇沁大地上冉冉升起,辉耀着不可磨灭的光芒。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