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的光泽

1. 于漫漫光阴而言,爱情是吉光羽片,闪着华丽的光泽,即使落败了,依然如没落贵族,在阳光丽日里,把旧日绫罗绸缎…

1.

于漫漫光阴而言,爱情是吉光羽片,闪着华丽的光泽,即使落败了,依然如没落贵族,在阳光丽日里,把旧日绫罗绸缎晾晒一番。(雪小禅)

读雪小禅的文字时,邹先生在我面前转来转去。他手机的音量很大,放的是一首过时的流行歌曲,在我面前嗡嗡着。我有些厌烦地道:“能不能不开声音?很讨厌的,知不知道?”
“那我去哪里转呢?就这里的信号好一点。”他不恼,还微微笑,有些得意的样子。
“楼上去。楼上的信号更好。”

他不再说什么,拿着手机出去了。
我安静下来。
我是想写点什么的。只是,我不知道,我写的这些有什么用?大约还不如与他说说话,晒晒太阳。

敲这些字的时候,想到午间翻朋友圈时看见刘郎发的圈,他应是为某人推荐诗集来卖,又说自己的诗集赠送也只赠送出去了六十本(自己付邮资),想到自己写了这些年,偶尔也动过出集子的念头。
只是偶尔。仅仅偶尔。
刘郎后面还说了如果你是某大刊的编辑自然会不一样,自然会有很多人来买。(原话记不住了。大意就是这样。)

又想到刘年在圈里发在菜市场卖自己的诗集的视频。当时有人在旁边以他的诗谱曲了在弹唱吉他。也有年轻人在拍照。他蹲在卖菜人的旁边,把自己的诗集一本本放好。
写诗的人,大约都知道刘年。他的诗集都需要这样去卖,更何况你我?

好像没有力气多说什么了。说也是白说。就像现在没有力气投稿了,希望渺渺。于是想到初入博客,居然还发表了不少,现在想来,像是奇迹了。

——与爱情像吗?吉光羽片。
随便聊聊的图片
亦或,到此为止?!

2.

邹先生把柚子摘了进来。
他佝偻着腰,双手抱着个大蛇皮袋,很吃力的样子。
“你做什么呢?”我看着离我不远的他。
“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我又看那沉甸甸的蛇皮袋,那蛇皮袋里看起来有圆滚滚的什么。
“柚子?”我一下子明白过来。
“嗯。”
想来他是故意在我面前停下,让我知道。
前几天,他要我给芷涵寄几个柚子过去,我问芷涵要吗?芷涵想想说算了。我问那边的橘子甜吗?她说很甜。
听人说山岗上的橘柚都甜。如我们这边,卖橘子必说“卷桥橘子”,因为卷桥那边是小丘陵地带。
芷涵所在的小镇,有小丘陵。

3.

妈妈自制了乳腐。
她送我一小坛。
我说哪天手里有了现金,给她买乳腐的钱。她有些生气,说:“你咧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