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风车

时代在变迁,社会在发展,当乡村的田地被征用,土墙黑瓦的乡村院落逐渐在消失之时。那些曾经伴随我们一起成长,曾被父…

时代在变迁,社会在发展,当乡村的田地被征用,土墙黑瓦的乡村院落逐渐在消失之时。那些曾经伴随我们一起成长,曾被父母视为宝贝的耕田打坝用的各种农具也就渐渐完成了它们的历史使命,逐渐的也彻底地退出了乡村农家的历史舞台。害虫钻入了它们的骨髓,铁锈侵蚀了它们原本光亮的肌肤,厚厚的灰尘遮挡了它们曾经的容颜,往日的美好和光辉已经渐渐消失殆尽,等待它们的或许是被人们所遗弃,或者去自生自灭,也或许被用来作为烧饭的柴火被焚为灰烬,还或许将深埋地下慢慢的腐烂掉;好一些的或许被乡村民俗展览馆收藏成为展览品,让后辈们去倾听它的诉说和曾经那段悠久的光辉历史。

随便聊聊的图片

说起乡村里那些闲置许久的农具,我首先想到了那农村老屋角落里闲置的那台风车。也许你可能会以为我说的是那种纸或塑料做的,在风的作用下迎风而转的逗小孩子玩的那种风车,也或许你想的是那种矗立在野外郊区或者公园里用大扇叶借助自然风力转动而产生动力发电或用来观赏的风车。其实,我在这里所说的“风车”,指的是以前乡村农家很常见一种用杉木制作的一种农具。因为其形状像车,使用的时候又要利用到风的作用,所以乡村人家就称其为“风车”,生活在农村长大的孩子经常见到,可城市孩子们是大多数都没有见过,是不是和你们想象的风车不是那么一回事?

 

中华民族的智慧无穷无尽,是古代劳动人民的勤劳,智慧发明了这种风车,它是一种方便灵巧的发明,风扇扇动在我幼小童年的记忆里,风车的发明为人们带来了方便。在我的家乡,有小江南之称的汉中,自古以来就被称之为“最早的天府之国,鱼米之乡”,汉中盆地气候湿润,雨水充沛,适合种植水稻,玉米和豆类等农作物。我们这一带的农民,每年秋季把谷子(也就是水稻,稻谷)玉米,豆类收割完晾晒干之后,都会用到这种传统的风车,通过人工助力的方式带动风车叶片产生的风,过滤渗杂在粮食里的杂质,扬出那些秕壳与杂草段。简单一点来说,风车就是粮食的一种手工洁净机,通过它可以使新收的粮食变得“干净”也方便储存。我还记得,通过它筛选出来的那些颗粒饱满,颜色各异的粮食中间,几乎寻不出一粒干瘪的粮食粒;那些干瘪的粮食粒中间,也难寻出一粒饱满而鼓囊的粮食粒。很多年以来,家乡一带的农村里一直用这种传统而古老的办法去分离粮食的好坏。传统的家乡乡村里的一些人家几乎都有几件略带机巧的常用农具,风车应该算是最常见的其中一件,巧妙实用的设计蕴涵着家乡农村劳动人民非凡的聪明才智。

记忆中的风车是和秋收季节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有乡村的地方,就会种植粮食作物,粮食收获后就会用到风车 。那时,每到收割季节,大人们便会将收获后的粮食挑到或者背到自家的晒场,我们这些孩子们则用木耙将粮食粒耙匀摊晒,火红的太阳照在金黄的稻谷,玉米粒和豆粒上,大家脸上都露出了收获后喜悦的笑容。各种粮食粒被反复晾晒干后,就用簸箕盛满送进风车的粮斗里,去经历一次次重要挑选。一个人一边用簸箕往风车的粮斗里上晾晒好的粮食,另一个人右手转动风车的摇把,左手则慢慢打开粮斗的阀门,风车就开始了工作,粮食粒从风车最顶端的漏斗形粮斗里的一块翻板的舌形闸门里通过,倾泻入被扇叶高速旋转而鼓满风的风腔里,进入关键的“筛选”环节。童年时候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这块舌形闸门,竟然能承载上百斤的粮食重量,而且“车”粮食的整个过程,它还主宰着也最为关键的一环,担负着最重要的责任。风车在手工的作用下“呼呼”转着,那些不饱满瘪囊壳、杂质之类的东西,就被分离出来,拿去喂鸡鸭鹅等家禽。就这样,随着风车扇叶的不停转动,风车吹走了瘪谷以及秕谷、草絮等杂质,分离出了一粒粒金黄饱满的粮食。

说起摇风车那也可以算是个技术活。摇轻了不行,不能把瘪谷及杂质带走;摇重了也不行,会把好好的粮食吹跑了。摇的时间久了,还难免手臂会酸痛。有时,看到大人们摇风车,我们也会趁他们去搬粮食的间隙,偷偷的快速上前摇上几下。但风车的摇柄好像总是不听我使唤,不是摇重了就是摇轻了,风车内腔里的叶片扇出的风忽快忽慢,忽急忽缓,漏下来的粮食忽多忽少。还没有摇到几下子,我就弄得手忙脚乱了,想想还真是帮了倒忙。再看大人们摇风车,只见他们身体微弯地站在风车旁,左手一边按住阀门,控制着粮斗里下粮的流量;右手一边摇着摇柄,摇得匀速而轻松,那些粮食在大人们的手中,好像变得十分听话,好坏自然分离,各去各的地方。风车风的大小和缓急被他们掌握得恰到好处,刚好能把好粮食留下。在农村看似一件简单的农活,也是需要丰富的经验和技巧才能操作自如。

 

记得无论是周末还是寒暑假,那时候的乡下农村没有游乐场。我们就会围在风车的周围嬉戏,就是我们这一些农村孩童的乐趣。炎热的暑假里,我们几个小伙伴便会将风车里的灰尘掏尽,然后都争先恐后的去摇动那风车的摇把,其余孩子挤在风车的出风口。风来了,风来了……,大家嘻嘻哈哈欢乐地笑着。摇风车的孩子摇得满头大汗。我们为了想摇上一把,还会用“剪刀石头布”这样的方式去定人,输了的去摇风车而赢了的就去享受这清凉的风;或者是论大小轮流来,人人都可享受一下夏日里的这份乐趣和清凉。由于风车里面还残留着一些杂草,稻谷叶等杂物,得意忘形快乐嬉戏后的结果就是,当回到家中,浑身就觉得奇痒难受。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才最知道,那些作为我们生存依靠的粮食身上其实也是有刺的,谷壳上的一层茸毛状附着物,还有粉碎后细小的稻草叶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使这样,每当风车一响,我们的童年快乐便又拉开帷幕。大人们看我们玩得开心,怕我们着凉,有时候会骗我们说:摇空风车会肚子疼,这时我们就会停下来,有的时候还真应验了。其实现在想想也还是有一些道理的,毕竟那时候我们还小,在风车凉风的作用下肠胃容易受凉,肠胃一受凉就会引起肚子疼。

 

每一种农具的产生都有它的实用价值,它也见证了一段特殊的岁月。可如今,科学技术的进步日新月异,昔日的农具已经满足不了现在人们的生产生活,也就闲置在了角落里和民俗展览馆里。但它还是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我们的祖国在工业化和机械化方面的进步。随着农业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机械化程度的普及,千家万户的风车“车”粮食等古老的传统工艺,正淹没在历史的岁月长河中,渐渐被人遗忘。只有脑海里风车车粮食的声音和给农村孩子带来的童年乐趣,是从乡村里走出的孩子们难以忘却的美好记忆和诗篇,那里面既蕴含着父辈们的辛勤汗水,也凝聚着我们温馨而纯真的童年快乐记忆,更是有一份挥之不去且不能割舍的浓浓乡情充满心间。其实内心深处,我宁愿相信风车还在农村的院场里,还在往日的晒场上,静静地站着,等候大家的抚摸,也等候你重新拾起那份童年的快乐和美好回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