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山的雪

“雪山上只有雪,没有别的”,这是一位我所熟悉的作家写得散文中的一句话,写了雪和雪山的纯度,也叫“英雄所见略同”…

“雪山上只有雪,没有别的”,这是一位我所熟悉的作家写得散文中的一句话,写了雪和雪山的纯度,也叫“英雄所见略同”吧。我所理解的雪和雪山,除了飘逸、洒脱、明艳、奔放而外,还有一份在天寒地冻中历练出的纯净。

随便聊聊的图片

雪,妖娆多姿,但又壮怀激烈。我于昨天中午走在王家山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归来已是灯火阑珊的深夜,顾不得洗漱,急忙把我拍到的王家山的雪,配上简单的文字,发到我的朋友圈。

 

我的昨天发到朋友圈里的王家山的雪,不但是实景实录,而且还是一种纯洁的象征。

 

简单的早餐,简单的绿茶,简单的兰州香烟,炉火正旺,这是2021年入冬前的中午。天气预报报知今年今天的平川是要下雪的,此时,我所居住的旱平川,由于工业的原因,没有了雪。

 

 

旱平川,看不到雪花,那么我的王家山旅途,能不能看见雪花,回答你的是:我,不但看见了片片雪花,我还看见了巍巍雪山,冷风中,一次次地闪动手机,是为王家山的雪:拍照。

 

每一年的雪季,是从王家山开始的。入冬前的冷空气过后的“燕山雪花大如席”,是指王家山。关于这个话题,曾在东湾镇的老街道理发馆和一位理发师交流过,他说王家山的自然生态没有遭到人为破坏,四季分明,碧空如洗,白云朵朵,该下雪的季节,准会有雪。

 

果真,久居平川30年,每一年的入冬前的大雪,总是从王家山开始,总是在王家山的山尖看到纷纷扬扬的雪,飘飘洒洒得落到远山近树的国道上,呈现干净。这种干净,首先来自王家山的极寒。

 

 

那怕是还没有进入真正的冬天,一夜的冷空气,清晨醒来,风卷雪花,开始在王家山的尖山飞舞,这种秋末冬初的雪,一下一整天。之后数天,王家山的雪,孤独忧伤的白着,日照不化,独自面对寒冷。

 

我在平川京藏线感受到的圣洁,就是王家山的雪。然而王家山的武家拐,使我进入王家山的拐点,也是平川京藏线的咽喉要塞,亦是王家山的商贾云集之地。什么修理厂、加油站、宾馆、酒吧、超市、公交站、医院……应有尽有。我的每一年的第一片雪花,都是从武家拐飘来,它让我那么冷地感受心净世界里的王家山。

 

在去武家拐的早晨,旱平川,没有雪,打开手机朋友圈,看见一辆红色半挂车的汽车轮胎停在风雪飞舞的武家拐的大排档的饭馆门前的水泥地面。雪片,从车的胶皮轮胎飞到空中,武家拐,有了今年入冬前的雪花,这是我看到手机上的拐家拐的雪,来自武家拐大排档饭馆门前的短视频。我到武家拐的时间是在中午一时,疫情期间,饭馆打包营业,过往司机把车停在大排档前的广场,用电话订餐取饭。我在大排档的后院,顾不得雪灌衣领,和大排档的男老板及老板的大女儿卸韭菜。大排档的男老板,80后的定西籍男子,他和武家拐的姑娘相识相恋,结婚生子,定居在了武家拐,开了这家让过往司机和本地食客赞不绝口的饭馆。从早到晚,忙忙碌碌,不停地炒菜、拉面、打包、沏茶、采购,属于夫妻大排档餐馆,一年四季,座无虚席。

 

大排档女主人的漂亮,推翻了我的关于漂亮的概念,原来漂亮的女人,很爱家庭,这是我从大排档女主人身上得出的结论,越冷的地方越有美女。

 

我在风雪中,离开大排档饭馆,准备在马路的斜对面,给小武卸菜。迎面的雪花打在脸上,有了强烈的寒意,气温走低,路面结冰。

 

小武铺子门前空着,不见等待修车的司机与车辆。推门进去,小武坐在堆积如山的汽车配件窄小空间里围着红红的火苗在取暧,不修车的时间,小武一个人待在修理铺,看帐薄,读书,听雪花落地。每次推门看见小武,都很安静。

 

在冰冻的路面积了一层白雪的中午,离开武家拐的大排档和修理铺的小武,向少有行人的矿井,慢慢行驶。回来的一个礼拜,想把我在王家山的踏雪装煤的雪,和我见到的人,写一写。写到武家拐的大排档和修理铺的小武。我不知道我在武家拐,总能碰到一群好人,他们一如眼前的雪花,平凡而渺小,单纯而清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