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蝇的控诉

我是一只苍蝇,一只人见人厌的苍蝇,从我出生的那天起,就不被你们待见,你们把我归于四害的行列,想尽了各种办法,发…

我是一只苍蝇,一只人见人厌的苍蝇,从我出生的那天起,就不被你们待见,你们把我归于四害的行列,想尽了各种办法,发明各种药物,对我的家族实施了无情的灭绝性打击。

 

然而我仅仅是一只苍蝇而已,你们至于这样大动干戈吗,怎么说我也算是这个世界的一分子吧。我不知道上天为什么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可是既然来了,我就得拼命活着。为了活着,我四处流浪,不停飞窜。我不祈求豪华的住所,只要有容身之地,哪怕再小,再脏,我也不顾颜面的住进去。我不敢祈求珍馐佳肴,你们吃剩的残渣,我视若珍宝,即使是牛拉的粪,猪排的便,我也要捂着鼻子在那里转上三圈,目的只为了让自己不会饿死。有时就连我自己也觉得活得窝囊,获得憋屈,活的苟且,不如一死了之。但是这样就显得我太没担当,如果我们都自杀,往小里说,谁来延续我们的家族,往大里说,谁来平衡这个世界。

随便聊聊的图片

你们打着防止传染疾病的旗号对我们赶尽杀绝,似乎我们就是万恶之源,我知道我们生活的环境按照你们人类的标准来说是不卫生的,我也承认给你们的生活添加了很多麻烦,可是这能怨我们吗,我们也想住进你们宽敞明亮的房间,也想吃一点香喷喷的面包,你们让吗,我亲眼看见自己的同类,他们为了一时的贪欲,为了一时的享受,跑进你们的家中,惨死在你们的拍子下面,那血肉模糊的场面,每每令我心惊胆战,甚至在梦里都被你们那啪啪作响的追魂声惊醒,不寒而栗。

 

我们没有因为你们刻意的剿杀而加强对你们身体健康的攻击,你们却因为我们无意的过失执意要把我们消灭殆尽,这实在太不公平。

 

说到底你们人类和我们蝇类都是这个自然界的一员,我们都需要存活下去,为了存活,我们不得不持续的进化自己,我们没有你们那样先进的手段,只能让自己身体不断增强抵抗疾病的能力,为此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们不得不边吃边吐边排,连我自己看了都恶心,我们不得不不停地的生崽,以至于过早的精血衰竭而亡。但是,我们不抱怨,因为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种族延续的代价。我们不象你们人类,凭着掌握了一点叫做什么“科技”的巫术,凭着比异类提前 进化了几天,便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主宰,站在道德制高点对我们横加指责。你们以自己的好恶 来判断世界,你们曾经指责过很多,包括家雀曾经也被你们说成十恶不赦 ,差点被捕杀的消失殆尽。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以我们苍蝇一族微弱的势力,我们不敢替别的族类仗义执言,但是为了自己,我不得不说,你们谴责我们传染疾病的时候,为什么不赶快升级一下你们的自身的免疫,为什么非要用我们的牺牲来换取你们的苟活。

 

想起来,在很多方面我们比你们人类是高尚的。我们没有那么多的贪欲,我们唯一的理想就是存活下去。我们不讲究住,只要有个地方容身便心安理得,我们知道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道理,只想好好享受这短暂的生命,不像你们,房子买了一套又一套。当然,如果仅此而已,凭着自己劳动成果去买漂亮房子、大房子,让自己住的舒服,我们也可以理解,因为我们在天冷的时候,也希望改善居住环境,找个朝阳的地方住着。可是你们的房子,有多少是贪掠而来的,为了房子,你们出卖良心,出卖公正,极尽权力之所能到处搜刮,作为一只无所求的苍蝇,我想问一下,你们霸占那么多房子有用么,听说你们当中有的能有几百套房子,真令我等汗颜。

 

我们也不敢讲究吃,只要能吃饱,酸甜苦辣腥臊烂臭都是我们的美食,从不挑三拣四。不像你们人类,你们吃的有高度、有广度、有深度。你们把一堆堆的美食倒进垃圾桶,倒进泔水缸,却两眼盯着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为了自己的味蕾,你们不管我等生死,视我等生命如草芥,你们活吃猴脑,生吞鼠崽,烧烤蝙蝠,剥皮果狸,那真是血淋淋,惨戚戚呀,可是你们没有丝毫愧疚,没有半点同情。不仅没有,你们还到处吹嘘着自己吃了什么生猛吃了什么海鲜,他们的痛苦与悲惨成了你们口中的荣耀,不仅吹嘘,一旦吃出点什么毛病,比如得个传染病,你们还会最先追究它们的责任 ,并按以莫须有的罪名,把它们赶尽杀绝。

 

这哪里还有个主宰的样子,这完全就是双重标准、一副赖皮相呀。你们真应该学学我们,有一点敢作敢当,能做能受 的精神,即使吃了你们的毒药,也绝不抱怨,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提高自己的免疫能力。

 

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色欲,我们交配只为了延续种族,不像你们用着家里的,藏着外边的,占着自己的 ,念着别人的,从古到今,绵绵不绝,你们总想当个皇帝可以三宫六院,总想做个有钱人可以妻妾成群,即使无权无势,也要想方设法去潇洒走一回。那天我的一个兄弟突发奇想,想做一只有文化的苍蝇,于是跑去你们的故纸堆里镀金,回来后竟然想开设一个性功能文化培训班,据他说你们当中的什么官竟然能驾驭几百个情人,难怪你们总说自己是主宰,原来有这么旺盛的精力,实在叫我们望尘莫及。

你们越来越讲究体面,看中脸面,却喜欢在晦暗的角落里讲条件,在暧昧的灯光下谈生意,喜欢白天说假话,晚上办真事。作为地球上的低等公民,我越来越难以看清你们的脸了,你们总把一层怪怪的粉涂在脸上,而且涂得很厚,涂得很光滑,完全掩盖了你们曾经的凹凸不平,黑豆红斑。

 

曾经的绫罗绸缎也再不能支撑起你们的体面,你们剥下被你们称之为朋友的各种异类的皮,然后做成什么皮啊草呀,套在脖子上,圈在手腕上,披在肩膀上,并到处炫耀着自己的尊贵。可是,我实在看不出什么尊贵,我只看见你们的身上到处流淌着我们的血,我只听见从那些毛孔里传出惊悚的叫声。

 

你们人类是地球上最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凡是对你们有利的,你们就百般呵护,甚至放下你们的架子去不分昼夜的伺候他们;凡是对你们不利的,就恨不得来个斩草除根。你们赞美黄牛,冠以什么“孺子牛”,什么“老黄牛”说到底,就是因为它能给你们拉犁,能给你们产奶,老无所用了,照样被你们赶进屠宰场。你们赞美蜜蜂,是因为你们喜欢蜂蜜,于是以赞美勤劳的名义,偷走他们劳动成果,仅留下一点点维持着他们的苟活,把它变成生产蜂蜜的奴隶。所谓“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正是蜜蜂为你们操劳一生的写照,而你们却用美丽的谎言掩盖了你们狡诈的行为。

 

我们能传授花粉,也是大自然的分解者,却从没有听见过一句赞美,哪怕是一个口头表扬。现在你们却假惺惺开始对我们好了,把我们放进舒适的大棚,饿了给饭,渴了给水。我知道这不是你们的良心发现,因为你们垂涎我们的体内蛋白,贪婪丰富的营养,为了这,我失掉了最后的自由。

 

看着我的家族成员被你们煎炒烹炸,看着他们被你们无情的摧残,我浑身发抖。我渴望生命,渴望自由,渴望无拘无束的生活,可是我逃不出你们的天罗地网,只能在这里等待生命的结束。听说你们现在讲究和谐了,不知道在我的有生之年,你们那滴和谐的雨露是否能洒在我的身上。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