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荤一素

公司派他去H城跟一个客户谈生意,返程的时候他开车绕了一下,到C城。C城和H城相邻。 C城是他的老家。 他主要是…

公司派他去H城跟一个客户谈生意,返程的时候他开车绕了一下,到C城。C城和H城相邻。

C城是他的老家。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他主要是想回去看看母亲的暖气供得怎么样,虽然说前两天他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说放心吧,供上了,挺暖和的,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母亲这辈子不讲究吃、不讲究穿,不讲究用,对什么事都是将将就就的,差不多就行。老院子今年是头一年集中供暖,通到家里的暖气管道虽然是新的,但屋子里的暖气片却有些年头了,具体多少年也说不清了,自从他上小学五年级时搬到这所院子里,暖气片就没换过。所以,他才决定回去看一看,如果取暖效果真的不太理想,就帮母亲换掉。

下了高速,车开进市区,尤其是进了快到家的那条小街以后,已是临近中午的时刻,放学的、下班的、买菜的,人来人往,有点堵,他只好慢慢地蜗行。车开到一所小学门口处,彻底爬不动了,他只好把车停住,点燃了一支烟,打开车窗。可是落下车窗的那一刻,他愣住了。

街对面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周姨,又是两个包子,一个肉的,一个素的吗?”包子铺的老板一边跟那个身影打招呼,一边掀开笼屉拿包子。

“对,一个猪肉大葱,一个茴香鸡蛋。”那个身影答道。

“周姨呀,每天中午您就吃这俩包子,连碗鸡蛋汤也不喝,您可真像是会过日子的。您说您老人家有退休工资,孩子也结婚了,您还这么节省干嘛呀!”那人的口气是在开玩笑。

所以那个身影并不恼,说道:“这已经很不错了,一荤一素,有菜有肉。要跟小时候挨饿比,这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呢。再说,这样几口就下肚了,多省事儿呀。你也别编排我不喝你鸡蛋汤,等哪天我有空了,我要你一锅鸡蛋汤!”那个身影也跟老板开着玩笑。

看来彼此都已是老熟人了。

老板哈哈大笑说:“行,那我可等着您来要一锅鸡蛋汤呀!怎么,周姨,一会儿放了学,又到学校里去收废品?”

“恩,咱也不骑着三轮儿到处转,都是熟人熟客们打电话,咱上门收。我现在有不少客户呢,他们都愿意卖给我,他们说听见当街有吆喝的,就当没听见,就是等着攒够了,卖给我。因为咱一不秤里糊弄人,二价格上也不诓人家,我甚至告诉他们,我几毛钱收,几毛钱往废品站交。人家觉得咱实在,才愿意跟咱打交道。谁都不傻,人家也自己去废品站卖过。人家就图个省心,图咱这个实在劲儿。所以这样呢,我倒比哪个零收废品的收的都多,钱自然也挣的多,并且也不用各处瞎转,多走冤枉路。这就叫诚信经营,和谐社会。我不是跟你吹,就是县委、政府两个大院里的办公室,差不多都是我的客户。”

“周姨,那你可真是厉害了,你快成了名人了。”包子铺老板说。

“行了,行了,你别拿我老太太开涮了,学校的学生们快走完了,几个老师还在学校里等着我呢。”说完那个身影匆忙地骑上三轮车朝对面的学校门口走去。

而他望着那个身影,心里五味杂陈……

那不是母亲,还能是谁。

他把车往前开了开,找了个车位停下,然后也往学校门口走去。

可是门口的保安说什么也不让他进,让他在外面等。

等了大概有十几分钟,母亲骑着三轮车出来了,装了满满地一车,他连忙跑过去,帮母亲推车。母亲见是他,一下子愣住了“不过年过节,不放假的怎么回来了?”

“顺路经过”他说。母亲哦了一声。他叫母亲下来,他骑车。母亲说:“行了,还是我骑吧,这三轮车你不一定骑得了,跟骑两个轮的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我能骑。”他说。

母亲诧异地看着他“你真会骑?”

“真会!要不你下来,我骑,你看看。”他说。

母亲从车上下来,他骑上去,还真骑得挺稳当。

母亲笑着说:“什么时候学会骑这个了呀?”

“公司里往外出货,有时候出的少,我就拿三轮车给人家送过几次。”他说。

母亲就不作声了,跟在后面,到了上坡的时候就给儿子推一把。

到了废品站,把废品一交,母亲举着手里的钱说:“怎么样,不赖吧,就一个电话,然后拉到这儿,就赚了五十块钱。”

他也跟着母亲笑,但心里却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母亲是一所小学的退休老师,怎么说也有点微薄的面子吧,可是却放下面子干上了这个。

他不敢问母亲为什么要干这个。他也不敢说“你缺钱你跟我说,别干这个了。”

不过,看着母亲干得倒挺骄傲的,通过刚才她跟包子铺老板的对话来看。

母亲也不解释。母亲说:“你还没吃饭吧,咱赶紧回家做饭。”

他说:“车刚才停到那所小学附近了,得去开。”

母亲就说,自己骑着三轮去买菜,反正学校也不远,叫他去把车直接开到家里就行了。

他把车开到院门口,停下,走进院子里,母亲正在水管前忙碌着,洗着一盆排骨,还有一把蒜薹。

母亲说:“做红烧排骨和蒜薹鸡蛋,家里有早起烙的饼,再做一个本耳虾皮粉线汤,行吗。”

他说:“行。”那都是他喜欢吃的。

母亲做饭,他去摸各屋里的暖气片,有点温度,但不怎么热乎。他决定,下午一定找水暖店把家里的暖气片都换了。

饭做好了,母亲叫他。坐到餐桌前,母亲递给他筷子和汤勺。

他说:“妈,你也吃呀!”

母亲说:“我刚才赶时间,在外面买了一口吃。”

他顿时想起母亲手里那一荤一素两个包子,还有跟包子铺老板的那些对话,那对话里是“母亲每天中午都只吃两个包子,连一碗汤都舍不得喝。”

而母亲回家来给他做的这“一荤一素”:一份红烧排骨,一份蒜薹鸡蛋,他好像怎么也咽不下去了。

母亲见他不吃,问:“是咸了,还是没滋味?”

“没事,没事,妈,挺好吃的。”他强压着眼底猛烈要往外溢的泪花,又撒了个谎说:“我去车里拿瓶啤酒,开车开得挺累的。”

他在车里把眼泪擦了又擦,才返回屋里。

饭后,他说了换暖气片的事,母亲说也凑合,能不换就不换了吧,他说:“换,钱都已经交了。”

新暖气片换好,重新打阀门后,到了晚上,屋里已温暖如春了。

母亲笑着说:“天下还真没白花钱的事,花了多少呀?”

他说:“三千。”

第二天早起,他要走了,母亲在院外把他车玻璃上的霜都除干净了。

启动了车,他才落下车窗说:“妈,别太累着了,收废品也别太当事儿了。也这么大岁数了。”

母亲说:“我心里有数,本来也就是当个玩呢,放心,累不着。”

他开车上了高速,两个小时后到了一个服务区,他从储物盒里往外拿钱加油,储物盒里有一个厚信封。

他打开手机,看到母亲的留言信息,“这两万块钱你拿着,自个儿在外面也别太拼了,房贷慢慢还,孩子该花钱就花,别难为了孩子。再就是别光因为钱的事儿,两口子总吵架……”

他的眼泪终于没能忍住,溢满了眼眶……

模糊的视线中,他看见母亲在街边手里又捧着裹在白塑料袋里的一荤一素两个包子,还有母亲回家后给他做的一荤一素:红烧排骨和蒜薹鸡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