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从前

昨天出去,没目的地,四处乱转。   从我村东边的东纵路往北走,走到苏武村,村口有人挡路,说村里铺路过…

昨天出去,没目的地,四处乱转。

 

从我村东边的东纵路往北走,走到苏武村,村口有人挡路,说村里铺路过不去。

 

我叫声伯,说我去官底,咋走能过去?

 

老人说去走西纵路。

 

我说,好,你让我过一下,我在村口掉个头。

 

旁边一个老头说,不给过。

 

伯说,娃是个明白事理的娃,伯叫的,过去掉个头,咋能说不叫过。

 

世上啥人都有,总有人讲理,也总有人不讲理。

 

西纵路是我村西边的一条南北路,走西纵路往北走到头,往东路上拦着,牌子上写的前边修路。

 

往西走,走了几百米,这边路不熟悉,看一下地图,看往哪走?

 

地图上看到,往西走就是关山镇,我初三在关山初中上过一年。

 

认识路了,再往西的路,我初三那年骑自行车没少走,每周走一来回,走了一年。

 

每次周日下午去上学,先骑自行车从我村到我舅村,十里路,和表弟一起,再骑十几里,到关山初中。

 

表弟比我小一个多月,我是十一月生,表弟是正月初一生。

 

那会儿,从我舅村到关山,前一半走小路,走小路近,没走过西纵路,后一半路一样,从南梁村往西一直到关山镇。

 

从南梁村开始,走上以前熟悉的路,零二年上初三,已经是十九年前。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以前骑自行车,感觉路好长,昨天开车,感觉路好短。

 

到关山初中校门口,停车拍张照,门卫问我干什么,我说拍张照。

 

 

校门新修的,两边的宿舍楼新盖的,最后边的教学楼还是以前的。

 

校门口一排饭馆商店没了,现在学校都是封闭管理,没有饭馆和商店的生存空间。

 

从关山镇再往西走,到康桥镇,康桥现在合并给关山。

 

康桥往南,石川河修桥,过不去,从康桥沿石川河往相桥方向走。

 

听熊叔妈说,过去我外婆这代人,开春天暖和,就套上牛车,来石川河洗过冬的衣服被褥。

 

我外婆村到石川河,走小路不到二十里,坐牛车走三个小时。

 

听老人说过去的石川河,河床全是鹅卵石,石川河的名字就是因此而来,河水清澈见底,河滩长满枣树,结的枣好吃,远近闻名,叫相枣。

 

当地人说,石不过相,响不过炮。

 

石川河的石头,不过相桥,石川河流水的响声,不过炮张村。

 

老辈人来石川河捡鹅卵石,回家烙石子馍,过去人迷信,认为鹅卵石有生命,石头在锅里会烙死,说烙石子馍的石头只能老人捡,碎娃和年轻人不能捡,会遭报应,老人不怕报应。

 

现在的石川河,鹅卵石没了,河水不再清澈,也没人来洗衣服。

 

只有过去的枣树还在,看见有相枣古树群保护碑,从康桥到炮张,石川河沿岸有4300余棵古枣树,树龄平均150年。

 

 

清代的枣树,张牙舞爪,进枣树园看一下。

 

 

遇见个叔在地里挖菜,听叔说,去年今年两年,雨下的枣全坏了,没有收成。

 

 

沿石川河,看见河道有施工车辆,在清理疏通河道。

 

不知道石川河还能不能回到从前的样子。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