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日

日子在不经意里过。 早上起来在门口梳头的时候,听见妈妈说,今儿小雪咧。莫名地,心里咯噔了一下。 小雪了吗? 下…

日子在不经意里过。
早上起来在门口梳头的时候,听见妈妈说,今儿小雪咧。莫名地,心里咯噔了一下。

小雪了吗?
下意识地望天。天色比昨日好一点,妈妈穿着棉袄在门口仔细地扫落叶,她的晾衣绳上,悬挂着她前些日子腌制好的鸭子、蹄子,她的簸箕上还摊晒着香肠,红艳艳的。

想到昨日我带着芷涵去买了羽绒服,又给安安买了加绒的裤子、靴子。我做这些的时候,并没想过小雪,却在不知觉里为未到来的雪做了准备。

其实,南方的雪很少。而我心里的雪依然会在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的风里一点一点扑进心房,然后持续地加浓、加厚。是的,我这里的雪是细的,粉末样,是带着诱惑的湿气的,妖娆如春。于是,默念“小雪”的时候,我开始大面积画它的颜色。
——我是需要被纯净包裹的女人。

小雪是可爱的,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儿,它是迷人的。哦,它吐出的白汽染了寂静,单薄的样子,轻轻一触,就化了。可我还是无端地喜欢它。喜欢雪是不需要理由的。就如真正喜欢一个人一样,只要偷偷地瞥一眼,心里就是满心满意的欢喜。

也许,是年纪的增长,带来了长大后正襟危坐的局促。而雪,带着小孩子的洒脱天性,不俗、放纵,暗合了心底的那种摇曳。放眼量里,雪飘飘洒洒,哪里会有放不下的羁绊?雪,野气十足,来去随意。

此刻,太阳出来了。稀薄的阳光照着高高的水杉树。想起小时候,我们会在寒冷的冬天的放学路上捡那些干枯的被风吹下来的小树枝。我小小的身躯,佝偻着,双眼梭巡着,那褐色的、深灰色的细枝、小棍儿在我的眼里都是灶膛里夺目的火焰。我把它们塞进去,于是,火焰舔舐的锅底热了,锅里炖着的萝卜、青菜、红薯散发出不同的香气。现在,那些树枝在风里摇晃着、簌簌着,我偶尔会看见它们中的某一些从母体中分裂,然后被吹走,被掩没,直至再也不见。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们在日历里一天天走着。我们何尝不与树枝一样,惊喜相遇,纠结相处,又溘然离别。而我,愿如雪,在生命的尽头,成为新的撕裂体,以飞扬的姿势,重归于世。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