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竟有了微微的感动

幺爹坐在屋檐下晒太阳。他的面前,一树树橘子红了,萝卜出土很高,即便藏在绿缨子下,那白也藏不住了。稍远一点,油菜…

幺爹坐在屋檐下晒太阳。他的面前,一树树橘子红了,萝卜出土很高,即便藏在绿缨子下,那白也藏不住了。稍远一点,油菜越发长得好了。妈妈说,这样长下去不行,太旺了,得打药把它们压住,要不然,会剽。(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字?意思是会倒伏。)

毕竟已是农历十月下旬了,天气清寒。晨间草叶、菜叶上挂着的白霜,日头一出,就化成了亮闪闪的露水。等露水收干,妈妈忙抱出被褥、被单,一床床,晾晒在日头底下,把整个院子塞得满满当当。红的、花的、白的、淡蓝的,这些色彩因了阳光的照耀,让门口显出一种说不出来的热闹。

又有许久没翻《徒然草》了。今日再翻,目光又落在“想来人生必要操心之事,一食,二衣,三居所。人间大事,莫过于三者。不饥、不寒、不浸于风雨,娴静度日,便是至乐。但人皆难免病患,若疾病加身,苦痛难忍,故医疗不可忘。前三者及医疗四项,缺则为贫,无缺则为富。于四项外别有所求,便成贪。若四事节俭,则无人感不足。”

——没有人知道我是多么喜欢它。
世上所有的相通,大约都不是无缘无故的。一句话,一首诗,我在读的时候,其实是在默默观照着自己的内心。当某些文字蕴含的内里击中了我,我注定会沉浸在那无边里。

桃树底下的月季依然红艳着。它们最好的花季已过,显出颓色。忽想起去年听《小王子》时,他的作者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这名字太长,我已忘记,百度到的。)说过的一句“一朵玫瑰里,开着所有的玫瑰。”

随便聊聊的图片

此刻,看着光透过桃树的枝桠打在略微有些颓败的红月季上,是有几分衰老的。而正是这衰老带出来的前所未有的静谧与安详,让老去的花儿显得味道十足。

人至中年的女人,不正是这样的花吗?这样想的时候,我是很容易想到自己的。
——我的心竟有了微微的感动。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