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小雪过,这两日午间,气温竟又攀升至十五六度。晴好的阳光,会让人恍惚忘了这是冬日。   偶然看到以前的…

小雪过,这两日午间,气温竟又攀升至十五六度。晴好的阳光,会让人恍惚忘了这是冬日。

 

偶然看到以前的同事发了一条朋友圈,配文“从青葱少年到花甲之年,转瞬之间四十余载,三尺讲台,从此作别。”点开,是邢老师的退休座谈会图片。

台上坐着的,都是熟悉的面孔,既是曾经的老师,也是后来的同事。

随便聊聊的图片

有一丝丝伤感。

那是我初中三年生活学习过的地方,也是我毕业后工作十年的地方——五龙口二中。那里有我上学时就熟悉的老师,也有我工作后新认识的同事,那里有我曾经读书的教室,也有曾打地铺的宿舍楼。

 

我想起我初一时的语文老师,总是一幅慈祥和蔼的面容,因小儿麻痹后遗症,走路不太方便,可我清楚的记得他鼓励我参加学校演讲比赛,在他办公室面前一遍遍背稿子的情形;

我至今仍记得教政治的晁校长,花白的头发,每节课上课前都要提问背诵的严谨认真;

也不会忘记教我们地理的赵老师,下雨天将一顶草帽盖在地球仪上,自己淋着雨进教室的狼狈;

更不会忘记教历史的谢老师,上课从来不用看课本,却能纵横古今的洒脱模样……

 

我想起初二时的英语老师,那是第一次听到上课还能用英语师生问好,他最擅长的就是用英语一口气从星期一念到星期日,从一月念到十二月,总之当时我们是相当震惊。尽管如今看来,他那时发音也许并不算是十分标准,可并不影响他是我们喜爱的“奎哥”。

 

教物理的李老师,上课总是激情满怀,无论多么复杂的知识都能讲解得清楚明白,让我这个对数学怕极了的人却爱上物理,心甘情愿在一张张电路图里痴痴流连;

教化学的郭老师,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眼神敏锐,记忆中浮现出某个停电的夜自习,他从我旁边走过,蜡烛的微光下也能一眼发现并指出我做错的题。

 

我想起初三时的班主任张老师,语文课上讲些什么具体已记不太清晰,可他说他是“迟到了一个季节”的人,因为别人开始穿冬装,他可能还是秋衣,别人穿了夏装,他可能还穿着棉服。

尽管生活上不拘小节,可是每周他都会专门抽出一节课时间给我们读文学作品,读《阿Q正传》《骆驼祥子》,也让我们认识了赵树理,沈从文,张爱玲……

 

记忆中的老师仿佛都很老,似乎不曾年轻过。以至于三年后我重回到这所学校,和他们成为了同事,也尽可能地将自己往“老”的地方装扮,会穿了一身黑的西装,似乎只有这样才更能“震住”那些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孩子们图片。

 

 

 

教初三毕业班。夜里上网,早读迟到,下课厕所吸烟,借故不参加每天的体育训练,没少被这些青春期的孩子们气哭过。然后,抹干眼泪,继续和他们斗智斗勇,风雨同舟图片。

学校有了新的食堂,盖了新的宿舍楼,记忆里那个一到冬天仅有的两个水龙头上,冰凌又厚又长的大水塔也已被拆除,学校有了热水,有了小菜园,冬天的夜晚我们会煮了方便面后再拔上一些白菜或菠菜在宿舍煮了吃,日子照样热气腾腾。

 

再后来,小菜园变成了花坛,炉渣石子遍布的操场也成了塑胶跑道,我也离开了。

 

日子波澜不惊,同事来来往往,当年一起分配去的我们,如今已散落在各处。当年的老师们,大多已退休,也有去世。

 

 

 

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温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间,物走星移。看到一个个当年的老师或同事退休,我们又怎么能不老呢?

 

朋友发给我一张几年前的照片,调侃说看看咱也是瘦过的。照片上微喇的牛仔裤下藏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想起那些年每天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一天天上班逛街甚至跑步,不过才几年光景,怎么就这么老这么矮这么胖了呢图片。果然,世界上最美好的莫过于吃肉,从来不会背叛,从来不会欺骗,吃一斤,长一斤,永远不离不弃,真诚以待图片。

 

 

生活就是这样吧,一边回忆,一边继续 ,从来不肯真正停留。

 

感谢那些记忆中的老师们,三尺讲台,一生所爱,长大后我也成了你。

看小学生一天天长大,从没有知识,变为有知识,如同一棵种子由萌芽而生枝叶,看他开花,也看他成熟……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