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

车平稳地向前行驶着。 车窗外,藤蔓植物攀爬的铁丝网漏出点点波光。黄的、半黄半绿的不知名植物的叶片看起来皱巴巴的…

车平稳地向前行驶着。

车窗外,藤蔓植物攀爬的铁丝网漏出点点波光。黄的、半黄半绿的不知名植物的叶片看起来皱巴巴的,像老人的脸,没有生气。而湖水生动,粼粼水波像在梦境或童话中那样,微微摇晃着、推搡着远处的寂静,涌向我们。
几乎每一片水花都有藏不住的美。

我们继续向前。

手机那头,芷涵在与我语音。她说在写论文,有关教学的。我絮絮叨叨着说如果写好了可以试着投给这方面的杂志,运气好的话发表了对她有帮助。她语气里有一丝不耐烦,(或许是不屑。)说自己只是需要完成任务而已。

我切换话题。

我还是不要做那个在孩子面前指手画脚的妈妈。

车子上了大堤,迎面而来的是大堤下高高低低的楼房,在车的行驶中越来越近。我拉过安安的手摩挲着,看着她剪短的头发,想起芷涵初中时也是剪短了头发,扎着高高的马尾.

——印象最深的是她穿着粉色条纹的短袖,一边与我摆手一边跑着进教室,头发随着她跑步的节奏在脑后一跳一跳的。那双脚犹如绿色草丛中跳跃的小兔子,正快活地蹦向前方。而且,脚尖儿上稍稍沾上了些灰尘。

那样的时候仿佛在梦里了。

我感觉到自己的两颊有些发热,不自觉里摸了摸自己。

“妈妈,我到了。”

安安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她的声音与芷涵是有几分相像的。我的心也回转过来。

“嗯。”我点点头,笑笑,拉开车门,给她拎起袋子。

校门口,是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年们正说说笑笑着在进校门。安安接过袋子,朝我挥挥手,随着他们走了进去,转瞬就不见了。

透过高高的栅栏,矗立的教学楼上挂着金色的大字,四层楼房上的玻璃窗内,依稀跑动着少年的身影。

“嘀嘀!”

车子的喇叭声。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回到车内。汽车开动,流动的影子重新涌来。然而,经过的时光不会再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