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依约

我梦中是实习的场景,很多人排队等着进门,我跟某人走散,等我进门的时候,其他人已经领了工具箱,找到自己的工位,我…

我梦中是实习的场景,很多人排队等着进门,我跟某人走散,等我进门的时候,其他人已经领了工具箱,找到自己的工位,我清楚记得这次是数控机床实习,实习工位上是数控铣床,我找遍所有实习车间,没有空的工位,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实习,我心里发慌,有一种被集体抛弃的感觉,心里最担心的还是我不会操作这些机器,到时候怎么参加考试,转身天暗了下来,原来到了下午,我跑过去拉照明电源的线子,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竟变成我把所有电源关闭了,连实习车间的机器都停止了,我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想把电送上去,发现电源闸刀坏了,我的手刚靠近闸刀就被电吸住了,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手拉出来。那是我小时候触电的感觉,又一次在我梦中出现。

 

醒来之后,我心久久不能平静,想到大学时代,我最讨厌的课就是实习实训课,只要和电有关的课,我都心怀恐怖,直到现在我都不愿意去操作任何机床,我清楚记得有一次金工实习我们几个女生就站在一边看男同学做,指导老师说:“我们机械系的女生都是工程师!”我们以为是夸我们表现优秀,他又接着说:“自己不干活,指挥别人做!”我们才反应过来是批评我们女生的。

 

与实习相关的课,最后我取得的成绩都很好,原因是那时候实习实训都几个人一组,我充分利用了小组合作的便利条件,分工的时候,我做数据记录,数据分析、计算、整理工作,实习汇总工作等,跟我一组的那个男同学一切不愿意做的事情,都是我来做,他擅长动手操作,我们组的成绩遥遥领先其他组。他开心,我亦开心。我清楚记得每次实习,我们几乎是第一个完成任务,而且会受到表扬,那个普通话不标准的同学,面对其他同学略带嫉妒的调侃,他只会哈哈大笑,他的嘴特别大,眼睛特别小,笑的时候,我觉得特别滑稽可笑,也挺可爱的。

 

大学那几年,我每年的奖学金也应该有他的功劳吧?往事如烟似梦,我毕业后和所有同学失联,多年后我参加了同学二十年聚,我急匆匆的来急匆匆的走,酒桌上他却像当年青涩的少年流出了腼腆,酒杯碰触的时候,他只说了句谢谢!我却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复。

 

也许是因为我的早早离去,他根本不知道,我坐在归去的列车上,收到他的信息,信息里说很遗憾没来及聊聊,希望我以后有空携带一家老小去他所在的城市。我想到早已失联的人,彼此都不再是当年的人了,所有的过去仅仅定格在过去。哪会随便打搅,此去一别就是山高水长,一别就是永远,所以我只简单回复谢谢。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依稀记得似乎有同学提起过他,说他过得很好,我也没有刻意去询问,我算不算冷情的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很多年不再联系的人,他们不主动联系我,我只会当作他们已经把我忘记。如果他们主动联系,我会感动并珍惜这失而复得友谊。就像初中的同桌携妻带子,高中的同桌带着光,大学的舍友面如桃花,出现我面前的时候,我的眼睛发热,在心里发誓此生此世无论怎样都不能把他们弄丢了。我真心祝福生命中那些曾经出现的人,愿你们余生安康美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