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间自有另一种天地

1. 天阴了。有着阳光浸润的所有一下子暗淡下来,世界暗淡下来。突然,我看见道路两边的秋英,像彩色的流云在微风里…

1.

天阴了。有着阳光浸润的所有一下子暗淡下来,世界暗淡下来。突然,我看见道路两边的秋英,像彩色的流云在微风里摇曳,或像无数光迸裂成点点星星。

霎时间,我的心情明媚起来。我知道,总有一些什么在你失意的时候跳出来。树木、流云、鸟兽……天地间自有另一种天地,那里居住着我们想要的好,在慢慢接近你的心灵。

2.

荷塘里,挖藕的男人弯腰,勾背,用手掏一支藕。他黑色的连衣雨裤呈现出的皱褶里夹杂着一种小心翼翼的力量。
——我不知怎么有这样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大约来自于我知道一支完整的藕与一支折断的藕有着完全不一样的价钱。
藕来自淤泥,折断后的藕孔里如果有了泥巴,洗时的麻烦不说,价也会掉一大半。

我想起我妈卖菜总是挑品相好的卖。那些看起来不漂亮的,有虫眼的,都是留给我们自己吃的。
我又想起某年我帮何家妈妈择眉豆。择完后她要送我一些,我挑她剔出来的一些,她说,你这伢,拿就拿好的啦。我笑笑,拿起那包有虫眼的,说把虫眼去掉,一样可以吃。

3.

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用开水把前一晚的剩饭煮沸,稍冷,再煮一次,那粥就黏糊糊了。心情好的时候我会舀两勺面粉,加几根小葱、一个鸡蛋搅和,用油煎了,香喷喷的,配上热乎乎的白米粥也是很有滋味的。

4.

雾蒙蒙的天。
有时会把眼睛挣得很大,想把眼前的世界看得清晰一些。
前几日的蓝天、白云,和阳光映照里彩色的木叶,仿佛遥远得不可触摸了。
也是,日子远去,哪里会触摸得到呢?

5.

在一帧黑白照片前,我沉默了。
大大的草帽毛边了。
草帽遮住的是蜷缩着的老妇人的身体。
我能想象老妇人沟壑纵深的脸,不需要想象的是老妇人枯柴一样的手,它们交叠着搭在膝盖上,软软地垂下来。
我仔细看:老妇人大约是蹲在哪里卖什么,可能久久无人问津,她赶集又起得早,她累了。
她睡着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整个画面光线昏暗,老妇人的格子衣,球鞋,显然都是与她年龄不相符的。那一定是她捡了孩子的旧衣旧鞋在穿。
这张照片整个画面光线昏暗,可是,有什么东西在生长。
她的后面,还有一只脚,一只虚化的脚。其间,一滩水渍晕开。许多水渍,蔓延开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