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既已付出,兜兜转转总会回来的

1 我在微信上发了写给八十华诞的母校金牛中学一首散文诗–《金中,报国志士的摇篮》,随诗附上了雨荷女…

1

我在微信上发了写给八十华诞的母校金牛中学一首散文诗–《金中,报国志士的摇篮》,随诗附上了雨荷女士的配乐诗朗诵。诗中列举了可堪作表率的一些杰出校友名单,本意是给母校八十华诞助兴,更给现在校苦读的金中学子们鼓劲。

随便聊聊的图片

遥想当年,我们在高中读书时,被传为神童、后来考上中国科大少年班的县一中甘姓学生到过我们学校,有幸看到他的同学乐得真蹦。我上高一时,有一次肚子坏了上课时跑去厕所刚蹲下,语文老师张裕武先生来蹲坑,我紧张万分、正想着要不要提着裤子逃跑时,蹲我旁边的张老师亲切地说:“你的作文写得不错,有自己的想法,以后考大学学中文。”我后来选理科高考落榜,进金牛中学改上文科班复读时遇到张裕武老师,他说:“我没听我的话,当初学文科你肯定考走了”。走过这几十年风雨历程,身无所长,若是还能写点诗文,与中学时代那次“蹲坑”邂逅恩师张老师有着莫大的关系。

 

因为金牛中学有着独特的历史渊源,系留英博士张宗良先生八十年前创办,他开宗明义:“青年为国家未来之主人翁,应以救国救民为唯一之职志,负起继往开来之重任”。金中校园后来用的是抗日名将孙立人将军家老宅院,我们读高中时孙将军还曾托人回来拍许多照片带回宝岛,一解他对故乡的渴望之情。孙将军仙逝后,我曾陪同其子孙天平到金牛中学过,问及他父亲生前可留有什么著作时,天平说:“父亲文才非常好,可他那时写文章势必牵涉到许多具体的人和事,他宁可沉默也不愿牵累任何人。”当时与天平一起来庐江金牛中学的还有十二位退役将军,他们的父辈都曾跟随孙立人将军出征抗击过日军,言及孙将军时必称“父亲的老长官”, 毕恭毕敬。

 

金牛中学半个多世纪里人才辈出,真叫藏龙卧虎,各自以自己的才华与智慧大发光彩。世界因他们而多了许多精彩,金牛中学当然也因为有他们而骄傲。金中学子也有中将、少将、省部级领导,更有在各行各业建功立业、成绩卓越者灿若星汉,客观来说,庐江金牛那一带半个多世纪以来,真正的报国仁人志士、各行各业的社会精英,基本上都出自金中校园。这已是任何一部著作都难以尽述的事,更不是一首仅数十行诗作就能慨其全的。

 

我的散文诗《金中,报国志士的摇篮》示人之前,先传给一些熟识的老同学帮助看看,砸砸砖头,我好力争完善,以免公开后贻笑大方。之所以斗胆写了、示人,除了抛砖引玉,本意与初心实在只是“给母校八十华诞助兴,给现在校苦读的金中学子们鼓劲。巢湖市陈郁大姐称:“你给金牛中学八十华诞创作的的诗,比巢湖一中110周年庆典词都还煽情”。张先云同学夸说:“写得过劲罩不住!”

 

2

我也知道,这首诗中没有言及更多回到农村务农的金中学子们,莫要被人误以为我这个农民儿子在城里混碗公家饭后就忘了根本,以农为贱,学会狗眼看人低了。

果然,一位叫李世树的老同学读后,半夜三更给我发来一段话:

 

“何主任,不晓得有些话,我说了你会不会生气?

 

这样点名有欠妥的地方,你点的都是从军、从政头面人物,言下之意,这些是金中杰出校友,别的人呢?象我们很多仅接受金中初中教育的农民工领袖,无论从什么角度都是杰出人才,也应该得到尊重。

 

还有学校不晓得怎么考虑,似乎召集的都是‘杰出校友’。当初北大办校庆,如果设了门槛,陆步轩肯定去不了吧。象金中校友安农大叶家栋教授和你采写过的何家庆教授一样一生清贫,难道叶老爷子不算金中杰出校友?老岳父办寿诞,每个女婿必须带二瓶茅台,格局小了呀。

 

实际上,金中学子,自强不息,各行各业,都有很多杰出的身影,有从医的主刀救死扶伤,从事法律维护社会正义的大法官、大律师等等。如我这样从事农业的人就给母校丢脸了吗?我早年组织妇女千里劳务季节性输出,十年间为当时庐江挣回好几百万人民币,为当时最困难的底层家庭子弟挣回学费。上世纪八十年代参与创建庐江县食用菌推广站,如果有后人写《庐江菌志》,老李同学是个绕不过去的人物,为金中母校增光了呀。

 

不晓得这番胡言乱语,何先生何感?”

 

无独有偶,李世树同学给我来此信前一天,我“茶溪听雨”上发出的《向前走就可能遇见光》专门有一段文字写到了他,还曾向他讨要过一幅今年夏天我去看他时的合影照片。李世树当年在金牛中学是个名符其实的“名人”,他走路像风一样快,头脑灵光,能掐会算,数学老师讲过的新题,我们还没缓过神来,他当堂就做完作业了,还曾在一所公社中学兼职教过数学,更让我们佩服的是他能挣到钱。他跟村里有钱人家借板车、借钱,邀其结伴拉板车去舒城山里篾匠家,说动人家把半成品的竹篮子、篾器叠加搬上板车,篾匠跟他们一道拉到汤池街上卖,篾匠现场给买主装竹篮把手,卖得的钱扣除成本三人均分,皆大欢喜。后来在县城补习时还与同学合伙倒卖过教辅书赚以百元计算的“大钱”。

 

世树终究还是没能考上大学,学种植蘑菇成为行家里手。他因为这手绝活,曾到上海农场专门给人家培植蘑菇,风光一时。后回乡受聘到周边一些县、市担任技术顾问,培养了一批批种蘑菇能手。因为体弱多病的妻子需要照顾,他就埋头在家搞蘑菇种植,闲时敲木吟诵大风歌。他老家院中原先有一棵几十年的老柿子树,每年秋天红透了半边天,谁见了都喜欢。后来吃柿子的人少了,有一个老板看上此树,派人来挖了好多天,大树根长进石头墙里了,挖不出来根,只好放弃。树怕伤根,这棵柿子树后来死了。我跟他开玩笑说,你的名字就叫“世树”,怎么能让人家挖你老家老“柿树”呢?你的命运节点就出在这棵老柿子树上,若不是让人给挖死了,你说不定早就飞黄腾达了。老李笑弯了腰,说:“你真逗,那我就任命吧。”

 

李世树在乡下受的苦太多了,有一身种魔菇的本事,说话比较尖刻,不会与人沟通,处理不好方方面面关系,生计艰难。他与我倒常有文字交流,我也曾产生要给他写一篇象样的文章,以记述这样一位特立独行、艰难谋生的老同学。去年寒冬我辗转找到他的老家,钻进蘑菇大棚里,闷一会就受不住了,他却昼夜闷在里面。我钻出大棚后,心里很是难过。临走时我送他两瓶酒,他非要送我几个蘑菇菌种,教我怎么养出蘑菇来。我带回江南后也没当回事,白白浪费了他的几个菌种,怕他难过便一直没有告诉他。

 

今年夏天金牛镇西瓜采摘节开始前,我回去走访瓜农,拟写文章帮着吆喝。当天中午,夏雁飞镇长请我吃饭,我拉着开三轮车载我东奔西走的李世树入席。他与镇长同桌吃饭,很是开心,还讲起有一天在街上卖蘑菇,天下起了雨,夏镇长路过摊子边弯腰说,“你把蘑菇送到镇政府食堂”。世树认识夏镇长,只是镇长不认识他。夏镇长说,“当时看到这个老头可怜,也只能这么帮他一下了。”世树很是激动,“你帮了我,一直没有机会对你说一声谢谢,今天沾老同学光见到你,真的谢谢你”。夏镇长笑了,“我也是金牛中学毕业的学子呀”。世树大约就是这么一个人,谋生的路上拥有良知,家庭的危船上从不放弃病妻。

 

3

我在山里不看电视,又无熟人往来,晚上一般不写作,早早就睡了。一觉醒来时头脑清醒,便下床伏案写作,往往天还没亮,我就有一篇文章出来了。今个一早醒来,看了李世树的微信文字,心潮起伏。我在“茶溪听雨”公众号上的文章,他几乎每篇都会留言,还转发到他的朋友圈里。他的话有时显得尖酸刻薄,但多半在理,让我受益非浅。他干活都很晚才收工,这回去照顾家人,看我诗文、回复这么多内容,耽误他睡眠了。

 

我没了睡意,靠在床上给他匆匆写了一段话:

 

“世树兄:

你好!

 

金中很多校友情况我也不知情,一则几十行文字里很难包罗万象,总是挂一漏万。我文本意是为给现在在校生一种鼓励、加油,让他们在求学阶段发奋图强,多学文化,好去远方见识。故而选择一些有些‘功名’之校友,蜻蜓点水尓,实在是为后生们鼓劲举例,并无有尊贵之分。

 

其实,如我们这个岁数,或是更年长的校友们,都早已是出窑的砖–定了型。现在无论大家身处何方,位居哪里,应该心态淡定,人生步入从容不迫了。一首小诗中点不点名,与他们都无补亦无益了,谁又在乎呢?当下疫情防控很严,八十华诞虽然喜庆有余,可能更多的校友都只能遥祝母校华诞。我们去与不去,都满心的祝福吧,谁也不会嫌母丑!

 

我们都老了,你干农活养家糊口累的砸蛋,我居山里写文章绞尽脑汁,也很伤蛋孤单。老兄农活很累,又生计缠身,家事辛苦,且劳且爱惜自己。人生流年似水,来日苦多,去时无几,快乐轻松点。我们的人生差不多已无他求了,那就向天讨寿,坐看云起!我有不当之处,敬请兄长多担待。”

 

我写好后,没有及时发给他。他天天早起,忙好家务,匆匆吃完饭又要钻大棚搞魔菇,等他在微信上露面时我才发给他。果然,世树兄收悉后,给我回复:“你耐心真的大,我也喜欢文字,但坐不住板凳”。他不是坐不住板凳,为生计是没空坐板凳。他还不忘叮嘱我:“你要注意身体,作息要有规律”。

 

虽然未闻乡音,看着这末一句叮嘱时我眼眶一热,这来自故乡亲人的叮咛像一股温暖涌遍全身。世树是善良之人,且一直有善行。善良既已付出,兜兜转转总会回来的,也许会迟到,但绝从不会缺席。

 

2021年11月29日晚于九华山何园

 

附:

 

《金中,报国志士的摇篮——写给八十华诞有金牛中学》

 

小时候

我们问家长

金牛山 是金子铸的吗

金牛山中有金牛吗

 

妈妈说

山中有金牛金钯,

谁能得到买动天下

大大说(注释1)

伢儿,等你长大了

你考进金牛中学问老师吧(注释2)

他们见过外面的世界

知道更多金牛的故事

 

我们长大了

走进金中校园

在山之阳晨读 夜习

徜徉古柏老树间漫步 聆听

原来

沐浴过半个多世纪风雨的金中

是金牛儿女梦想起飞的地方

是报国志士的摇篮

更是铸造金中人品格气节的大熔炉

 

烽火硝烟

国难当头

生于金牛、长于山南的

抗日名将孙立人率军远征之际

一位叫张宗良的留英博士

为庐江金牛刚创办的中学

写下这样的话:

“青年为国家未来之主人翁

应以救国救民为唯一之职志

负起继往开来之重任”(注释3)

正浴血疆场的孙立人将军

在枪林弹雨中呐喊:

“男儿应是重危行

岂让儒冠误此生”(注释4)

 

啊 肩负国之重任

大义担当

捍卫民族尊严

义勇忠诚

金中创办者和从金中走出去的

一代又一代金牛热血儿女

锤炼出金中人独特的品格 气节

溶入了我们的灵魂

铸就金中学子的格局与胸怀

 

君不见

金中八十载春秋日月里

万千金中学子

有走向捍卫国家尊严的战场

保家卫国

诸如徐经年 孙传章 崔跃武

王盛荣 宛明星 钱让树

一大批军功卓著的铁血将士

有走向科学救国的讲台

在大学校园里播火

航天博导左敦稳

人大博导徐经长

身居高校领导岗位上的

吴新春 王建稳 朱光应 丁先存

也有执教中学的名师

张克言 陈玉炳 凌翔 倪云志

他们如蜡烛燃烧自己

照亮后生们前行的路

更有数不胜数的金中学子

走上建国利民的各类舞台

建功立业 造福一方

把舞台当浴血奋战的疆场

拼搏进取

创造一个又一个辉煌

张韶春 薛荣年 谢平 李永东

林清发 王能生 方农村 谷桂林

长长的金中人物名单中

谁都有说不完的故事

世界因他们而精彩

金中也以他们为骄傲

 

万千红尘

世事风云

弹指间

金中迎来了八十华诞

出走家乡半生的金中学子

从天南 从地北

从世界各地

奔母校金中而来

让我们想起80年前

金中初建时

一位叫钟逸群的先辈

撰写的《校歌》中的歌词(注释5)

“金牛山下人文今荟萃

金牛山上梗楠杞梓

十年树木尽成材

美哉 盛哉!”

 

岁月染白金中学长们的华发

却无法更改大英雄本色

金中 名士辈出

真名士 家国情怀

这数不尽的风流人物

在金中新一代学子心中

就是一座座比肩金牛山的高山

我们敬重 我们崇拜

也请相信新一代金中学子

以金中人灵魂里固有的品格与气节

大义担当 义勇忠诚

咬定青山不放松

我们绝不气馁 永不言败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一代终比一代强

美哉 金牛中学

壮哉 金牛儿女

 

(作者何显玉系金牛中学1981年高考生)

 

注:

1、 庐江县金牛方言中称父亲为“大大”。

 

2、金牛中学的前身是潜川中学,1941年春,留英博士张宗良先生时任国民党庐江县党部执委、安徽省政府皖南行署主任,他主持创办。张宗良生于1905年,卒于1986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后获英国伦敦大学博士学位。中学原址在金牛山北麓的一座庙宇里,潜川中学停办10年后于1958年春更名为金牛中学恢复招生了。1964年春由山北的大寺迁移到山南抗日名将孙立人故居,延用至今。到1971年春,增设高中部。

 

3、张宗良在创办潜川中学时曾有题词:“青年为国家未来之主人翁,应以救国救民为唯一之职志,负起继往开来之重任。”

 

4、此句出自《国民革命军新一军知识青年从军歌》,由孙立人将军创作。原从军歌为: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著我战时衿,

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倭奴不顾身……

 

5、作于1942年春的《潜川中学校歌》由钟逸群撰写:

“金牛山耸翠,微河之水萦洄于焉,兴学多士愿来归。抗战建国,风起云飞,金牛山下人文今荟萃,金牛山上梗楠杞梓,十年树木尽成材。美哉,盛哉!潜移默化,川媚山辉。”

作于1946年春的《毕业歌》,歌词作者叫来仪,当时是潜川中学的教学负责人。《毕业歌》唱到:

“韶光似箭,同学们从今劳燕东西。回忆三年一堂聚首,彼此切磋和砥砺。相亲相爱,情逾兄弟。依依难舍,敌氛未去,前途多艰险。我们责任多么重大,做一个大时代青年去努力向前,话别今朝同学们我们后会还有期。”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