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高龄八十四

今天给老父亲过八十四岁生日,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频频举杯,祝福老父亲安康,兄弟姐妹之间聊生活,谈日常,逗孩子,…

今天给老父亲过八十四岁生日,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频频举杯,祝福老父亲安康,兄弟姐妹之间聊生活,谈日常,逗孩子,憧憬梦想……“你娘哩?你娘哩?……”忽然老父亲连问了几声。看着老父亲急切搜寻的眼神,大家顿时神情黯然,随即仓促转移话题。

随便聊聊的图片

母亲已故二十四年了,母亲的离去在子女心中是永远的痛,我们相聚时为避免伤心,总是有意无意地闪开怀念母亲的话题。二十多年,时间很长,长得让你遗忘好多事情;二十多年,时间也很短,短得让你觉得母亲离世就发生在昨天。自母亲离世后,我们兄弟姐妹尽量让父亲生活得舒适自然,父亲也一天天一年年平淡地生活着。坐在一起聊得最多的是他当年的经历,父亲一遍遍地絮叨着,我们一遍遍地听着。2016年父亲偏瘫在床后,每天只是坐在轮椅上看电视,主要是新闻和戏曲,天气好的时候让人推他出去和街里的老爷子们凑在一块晒太阳,谈论世界格局和国家大事。此时父亲往往占据主导地位,他滔滔不绝地讲,其他老爷子安静地听,如果有人插话会被别人厉声呵斥,此时的父亲很有成就感,“不愧是退休老干部,还是人家懂哩多!”他人的恭维慰藉着父亲空虚的内心,让父亲也很来精神。很久的日子里,和老爷子们晒太阳聊天成了父亲每天的精神追求,对我们做子女的倒没提过其他要求。有时觉得父亲这点单纯的知足让人感到心酸。

有次刚刚饭后,老父亲说:“我想去县城转转,看看无极县城。”看着老父亲期待的眼神,我沉默了,是做子女的不够称职,老父亲病瘫在床这些年,就没离开过家。都说人老容易怀旧,老父亲曾在无极县城工作了半辈子,也许是工作过的单位让他一直思念;也许是某个小的不起眼的地方,时常让他牵挂;也许有条小路,弯弯曲曲坎坷不平,因走过就在他心里常住下……

说走就走!拉上老父亲,去逛无极县城,从花园街东头走起,到西环、建设路、无极路、中昌路……路上,车速极慢,我的脑海不断搜索,无极县城哪里还存有老旧建筑,哪里还有他们那个年代的老单位。在我工作生活了30多年的县城,第一次慢下脚步细细打量,一道道街,一条条巷……。一路走下来,县医院、中医院、无极镇政府、城隍庙、文化馆、工商局、盐业、正拆迁的棉油厂还稍显痕迹,其他映入眼帘都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我边走边介绍,老父亲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时而茫然。看着车窗外晃动的一切,感觉身在其中,触手可及,却又渐行渐远。

岁月一天天洗涮着平淡的日子,我们做儿女的心更多地被生活工作的琐事占据着,纠缠着,拖累着,只是常不常地关心着父亲的饮食冷暖和身体状况,却没有考虑过父亲的精神生活。今天生日宴上父亲的发问,让我静下心重新打量父亲,不知何时父亲更老了,不知何时父亲聊天少了,不知何时父亲出门少了,也不知何时父亲不爱谈论国家大事了,有时守他半响也不说一句话,只是坐在轮椅上盯着电视。也不知道他看懂了没有,和他说话也只是点头或茫然,我这才意识到,父亲出现了糊涂症状,和父亲沟通交流出现了困难,父亲真的老了,只是没想到这样的猝不及防。

父亲一生爱喝酒,从我记事起,父亲就爱这口,但大多只是小酌,有一盘花生米就够了。善解人意的母亲从没因喝酒和父亲吵过架,父亲退休后闲赋在家,每天午饭或晚饭前母亲都会给父亲备好下酒菜,让父亲小酌一杯再吃饭。父母的年代,男主人是家里的天,日常中父亲不用说话,一个眼神母亲便知道父亲需要什么,父亲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贤惠和任劳任怨的母亲是父亲心中的依赖,就这样,父母在平淡的日子里简单幸福地生活着。

1997年,在毫无征兆中母亲猝然离世,致命的打击让父亲瞬间苍老。此时,他才明白,母亲才是家中的天。母亲走了,父亲的天塌了,瞬间掌控大局的父亲成了不能自理的婴孩,生活的凌乱和内心的孤独让父亲烟抽得更多,酒饮得更厉害,每天喝两晌。离别的痛伤,煎熬着父亲。看着父亲暗自垂泪的背影,我明白,父亲心中的苦谁都解不了!在他余生中除了对母亲无尽的思念,还有对母亲补偿不了的缺憾,心灵上更有了填不满的空虚。

今天父亲突问娘亲,可以想到,这二十多年,对于父亲来说是一场多么漫长的告别。每日心中的孤苦,是怎样腐蚀摧残着他的身心,孤独的身影都在何处停留,思念的累积和离别的忧伤该向谁诉说,破碎的心灵都在何处安放……无尽的等候,却终究难相望。

如今,老父亲依旧时而糊涂在梦中。也许,母亲会在那里等他吧……

人生怎可能尽如人意,愿君且行且珍惜!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