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冬煤

在这个冬天的凌晨,写下这一题目,感觉我的凌晨是有写作空间的。至少我在这个凌晨不出车,不会迎着黑夜的冷风去装煤。…

在这个冬天的凌晨,写下这一题目,感觉我的凌晨是有写作空间的。至少我在这个凌晨不出车,不会迎着黑夜的冷风去装煤。今天我应城里的一位百货小伙子之约给他打包半吨王煤,他说他今天要到我们街上来,我于昨天的夜间给10亩地里的过冬树木浇完冬墒,把早先拉到院子里的煤,打包装车,等待他的到来。

 

靖远百货小伙子开着他的小卡车,隔三岔五地往五级街道送货。见到他的时间是在两月前的永盛商场大院,中等身材,青春清纯,安静儒雅,不像是商人,但他确实是小有成就的青年商人。

随便聊聊的图片

 

那一天的太阳格外耀眼,格外让人相信爱。百货小伙快速卸货,问煤多少钱?他买半吨。站在车厢说话的同时,他递来200元的定金。这次送货之后,疫情封城,百货小伙躲在小区,闭门防疫,没有到五级街道送过货。我在微信里问他什么时候下来送货取煤?他说他的爷爷从老家来城里过冬,他想为爷爷买半吨王煤,天冷,平房没有火,他把爷爷接到他的楼上住,等到疫情过去,他会下来送货拉煤。

 

有多忙,从不忘了给爷爷买些过冬煤,这是我对靖远百货小伙子的印象。忙,是为了给爷爷一个温暖的冬天:忙,是为了给爷爷买些过冬煤。

 

 

我们街上的90后,是指中国平川五级街上的90后。这个90后,是指一位90后的妻子,年轻吧?一代人。下面是我去年冬天和今年冬天的采访信札。

 

去年冬天的下午,雪花曼舞,临街二层新楼的台阶前,初见90后的女子,简单明朗,行动快捷。站在新楼嫣红的钢化门的台阶前,她用纯净水般的眼睛看着我:“叔叔,请您等一会儿,我到我爸爸那里取些装煤用的袋子”。约莫半小时,她用电动车拉来几捆花花绿绿的尼龙袋子,她说她从粮食加工厂拿来的。去年的新袋子没有用完,剩下的几十个粮袋子,我拿到家里,用作屯玉米,金黄金黄的玉米装在新颖的袋子里,溢满丰收。

 

去年拉煤,我和我们街上的90后女子,说过一句话:“叔叔,请您等一下,我到我爸爸的工厂里取些袋子”。回来,数捆新新展展的尼龙袋子,放到我的面前。

 

今年冬天,还是给她拉煤,小家庭里的成员悉数回家,没有见到她的丈夫,问起,在榆中工地,聚少离多,她在家里照顾三个正在读书的孩子。学校、菜铺子,厨房,跑来跑去,一转身,又是一天,快呀!忙呀!我问她是哪里人?她说她在几岁的时候从靖远靖安跟随父母搬到这条街上,现在属于平川五级街的人。她在这条街道读小学,读初中,读高中,最后出嫁到这条街,从小到大,没有离开过这条街。现如今的她,和三个小孩定居在了他们用35万元买的两层小楼,快乐成长!

 

啊,真正的爱,在成长。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