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一个桃子就可以了!

今天写一写一个山村男孩子的故事。 6月27日,我们养的大部分蚕宝宝都到了五龄,吃得可凶了!前一天摘的桑叶已经吃…

今天写一写一个山村男孩子的故事。

6月27日,我们养的大部分蚕宝宝都到了五龄,吃得可凶了!前一天摘的桑叶已经吃完了,白天上课没有时间去摘,让它们饿了一下午。放学之后,我让几个学生等着我,带我一起去摘桑叶。要是桑叶多,一次摘不完,下一次,我就知道还可以来这儿摘了。

我是跟着两个男孩子小刚、小明一起走的,上一次,他们把桑树枝都扳来了。听小刚说,他们家那边的桑树可多了,有这么一排,十几棵的样子。我还没在这村子里见过一排排的桑树,跟着他们去,准没错!

没走出学校多远,就看到小刚往路旁的小山坡上跑去,我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宝贝呢,原来这路边就有一棵小桑树,我们平时往这边来散步都没有注意到,还是小朋友的眼睛厉害呀!男孩子更爱跑,想这山山角角,几乎都被他们跑遍了吧!离小刚的家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就摘到了一些桑叶,内心喜悦!

小刚的家在茶树组,途中要经过大地组、大沟组,小明的家就在大沟。和我们一起顺路走的,除了这两个男孩子,还有一群女孩子,嘻嘻闹闹,跑着拉着往前冲去。小刚小明似乎对女孩子的游戏不以为然,两个人凑近,说着悄悄话。虽然乡村的孩子上学要走一段路,但是在这段路途中,他们自己会创造游戏玩乐的方式,用欢笑来抵抗疲劳。

到了大沟,他们两个告诉我,“大罗老师家后面就有一棵很大的桑树!”既然近处就有桑树,我也就不用走更远,到茶树去摘桑叶了。

两个男孩子走在前面,经过一片竹林,就到了大罗老师家的老房子。竹林中,还真有一棵挺大的桑树!我们三个人,一人拿着一个袋子,刷刷地就摘起叶子来。几乎把能摘到的都摘了。

大罗老师回来了,拿着一篮新鲜的桃子,在竹林间的水龙头处冲洗。见我走出来,大罗老师客气地叫我吃桃子,我拿了一个。正吃着,大罗老师热情地说,“再拿一个吧!”小刚小明摘完叶子走出来,大罗老师同样把篮子伸到他们跟前,“吃桃子!”“再拿一个吧!”小明先拿了一个,轻声地暗示小刚,“拿一个就可以了!”小刚或许没有听到,拿了一个,又拿了一个。

那一刻的细节,忽然触动我了——小明是一个懂事的孩子。

六一儿童节举行文艺汇演时,我们选了几个小主持人,小明和小刚都有报名,也都选上了。毕竟,这样的机会不是常有,给他们多一个机会,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小明虽然个子较高,但性格上却远没有小刚大胆,平时上课回答问题时,声音轻微,和他高个子的气势真是一点也不符。我想,很大原因,应该是和他家里的情况有关。

这里再多说一点,这学期,自从小明被选上劳动委员后,比以前更加勤快。上学期,班级里没有劳动委员,几个勤快的孩子也经常帮着食堂阿姨打扫食堂,扫地拖地,干起活来,比学习还要认真!(小明就是其中一个)可是,因为他们以前并没有“劳动委员”这个班干部,起初,孩子们还以为“劳动委员”每天都要扫地,就是个苦差。在我解释之后,才明白过来:劳动委员主要是安排、监督哪一组扫地的。尽管如此,小明也常常在检查卫生之后,自己就悄悄地帮该扫地的那一组,把没扫干净的地方扫了。

 

有了采桑叶的这一偶然发现,我就一直想去小明家看看,多了解一下这个孩子。

到了大沟,正巧碰到小凤在路边玩耍,就叫她带我们去小明家。一路上,也同小凤聊起小明的事情。小凤倒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叽叽喳喳地就说了起来。小凤虽然个子小,但她却和小明的爸爸是一个辈分的。他们这一大家族的关系,我到现在还是不大清楚,只能从名字里去理清辈分。听说,小明在二年级的时候,曾经带着弟弟一起去别人家偷东西,后来被发现了,两个人就一直住在老房子里。小明的爸爸妈妈都常年不在家。小明的爸爸曾经也是贼,有一次,趁着大人不在家的时候,去小凤家偷肉,小凤不知情况,还问他,“二哥,你做什么呢?”小凤说起小明的这些“劣迹”,我倒是从来不知道。

“那小明现在没有偷东西了,是吧?”

“嗯,现在没有了。”

“他们以前会偷东西,那也是因为家里困难,实在没有办法,以后我们不要说‘小明是贼’这样的话了。”

如果小明知道自己以前的这些劣迹经常被人说起,心里肯定不好受。他现在改过来了,就好了。每个孩子小时候都难免在某个阶段,会表现出“坏孩子”的迹象,尤其这些父母不在身边的孩子,等他们长大一些,突然在某个时刻,就变得懂事起来了。这些早早懂事的孩子,值得赞赏,让人欣慰,也让人看着心疼。

“小明,雷老师说要来你家耍一下。你快点过来带路!”远远地,看到小明在前面,小凤就喊了起来。

小明穿着白衬衣,脖子上带着红领巾,从老房子那边朝我们跑过来。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