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悠悠

小莲费力地挤到车厢前面,又把斜挎到屁股后的书包扯正。她满意地站稳,就要下车了。 “下车了。下车了啊……” 闹哄…

小莲费力地挤到车厢前面,又把斜挎到屁股后的书包扯正。她满意地站稳,就要下车了。

“下车了。下车了啊……”

随便聊聊的图片

闹哄哄的车厢里传来胖售票员的喊声。

小莲作好随时下车的准备。

 

汽车放慢了速度,缓缓地停稳。售票员伸开手臂,拉开车门。面前是一条碎石子路。

小莲跳下车子,感到一股新鲜的气息扑面而来。

 

“有人搭车吗?南平的车。”售票员喊道。驾驶员听到背后爽朗而充满活力的叫喊,再次挺直了腰杆。

“搭车的快点。快点。”

车子随着售票员的吆喝向前滑动。

 

小莲看一眼那车,微笑着转身,上堤,下坡,拐入老街。老街两边都是低矮简陋的瓦房,大多是黑瓦,这里的人们称之为子瓦。

 

那瓦房既是店铺,也是住家。人们通常把前面的一间劈出来当店铺,后面就住人。那后院得安排住房、厨房,挤挤挨挨。店铺的门大都是朱红颜色的,也有的就是木头本来的样子,上面还标注着“1、2、3……”那门板早上拆下来,晚上关店的时候再装上去,得按着上面的顺序一块块合拢。

 

小莲喜欢边走边看:杂货铺、包子铺、肉铺、鱼行、水果摊子、理发店、缝纫店,小旅店……也有卖农资农具的,诸如农药、化肥、种子、锄头、镰刀、犁铧、簸箕、筛子、扫帚……还有小小的一个国营商场和一个小小食堂。

 

小莲抬头仰望天空,白云悠远。要是就这样被云朵带走,那该多好。

 

“嗨,小莲,你来啦……”

燕子的声音仿佛在梦里。她就住在这老街,那时的她与小莲同桌,她们时常在周末上学前去虎渡河那边的码头买橘子买泡柑吃。她们俩沿着店铺众多的石子路上堤,然后再经过长长的坡地,进入可以望见码头的地方。

 

码头就在眼前:那些船老板把各色果子堆在露天底下等水果贩子来批发。这里自然是比别处便宜的,于是她们踅摸过去的时候,时常看见吵吵嚷嚷的人在那里争争讲讲,那卖货的船老板大约想把货快点脱手,总是极不情愿地一边称称一边收钱。

 

“这怎么卖得起哦?这样子得亏本。”

“哎呀,恁那们赚钱赚得前头了。这些都是扫尾货了,便宜点,早脱手早回家啦。”

 

也有清净的时候。女人在码头生了煤炉,那煤炉并不烧煤,只烧柴禾,于是,升起的浓烟一团一团飞上了天,变淡了,变细了,飘远了。

 

“老板,给我们卖点泡柑好不好?”

小女孩的脸上挂着笑容。眉毛弯弯,眼睛弯弯。

“不零卖。”卖的人并不看她们。

“恁那看我们都来了,就卖一点给我们。”她们依然用甜甜的声音说。

 

卖家大约看她们是孩子,又看她们一脸讨好的样子,于是摆摆手,指着那堆泡柑说:“自己拿,自己拿。”

“谢谢啊。谢谢!”

 

于是,她们腾出一个书包,装了满满一袋,递给他们称,却并不称,说:“这么点,随便给吧。”

她们递给卖家一元钱。

那人看看,摇头,无可奈何的样子。

“当送你们了。”

 

照原路返回,上堤,回头看渐渐远去的虎渡河:蓝天下,水鸟在船只跟前盘旋,高一声低一声地叫。水是碧蓝蓝的。微风拂过的水波在一漾一漾,闪现活跃的光芒,那种纯净的颜色具有说不出的好。

 

小莲笑了,她感到自己的心情莫名地愉悦起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