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山中

来云南支教已经两年了,两年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却让我的生活从此再也过不回去了。今天想说的,就是我在大…

来云南支教已经两年了,两年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却让我的生活从此再也过不回去了。今天想说的,就是我在大山的这些日子里,所看到的和所感受到的。

没有来支教之前,总会对“支教”充满各种想象。我将会面对怎样一群孩子?我又如何将他们教得更好?前一个问题,很快就得到了答案,后一个问题,始终需要我去不断地探索和创新。

大山里的孩子,大多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爸妈在外打工。而我所在的山村,还有一种情况是我来之前未曾想到的:一些孩子在很小的时候(上学之前),妈妈就跑了。“跑”了的妈妈,各有各的原因,但不外乎是那些结婚很早的(十六岁左右),生了孩子之后,外出打工,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迷惑,不再回来了。孩子对妈妈没有了印象,跑了,也就无所谓了;和小伙伴们玩得快乐时,就放声地笑出来,只是当孩子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会不会因思念妈妈而流泪呢?

现在,人们的生活条件普通好了很多,至少吃穿不愁了。爷爷奶奶在家,大多会惯着孙儿孙女。有些在外打工的父母,为了能经常联系到孩子,给孩子买了手机。可他们除了知道手机可以打电话,当然还知道手机可以看视频、玩游戏。不是所有的山村孩子都那么勤劳,也有些几乎不帮家里干一点活的,老人们辛辛苦苦地种着庄稼,孩子却在外面嘻嘻哈哈地玩着手机——这是存在的少数。

记得来支教的第一天,便对一对姐妹印象深刻,姐姐看起来不大爱说话,更懂事,妹妹似乎更大胆一些。后来,问到她们读几年级了,不问不知道,一问真是吓一跳。妹妹说,“四年级”;姐姐说,“三年级。”起初,我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是把她们姐妹二人弄混了。后来,才知道真是这样:妹妹读四年级了,姐姐还在读三年级。为什么会这样呢?原来,是因为姐姐读了三个一年级,却不是因为姐姐的成绩差,留级又留级,而是因为姐姐开始读的两个一年级,都没有学籍,无奈,只得又读了一次一年级。学龄到了,学籍却弄错了的现象,并非只有这个姐姐一人。甚至还有个孩子,也是因为学籍的问题,两年前就该读五年级了,又被留下来重读三年级。这些被留级的孩子成绩虽然可以,年龄却一年年地在班级里读大了。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