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手镯

王老太手里有一只祖传的玉石手镯,据说该手镯是在清末年间她曾祖母手里传下来的,她曾祖母的母亲给某县太爷儿子当过奶…

王老太手里有一只祖传的玉石手镯,据说该手镯是在清末年间她曾祖母手里传下来的,她曾祖母的母亲给某县太爷儿子当过奶妈,在当奶妈期间的打赏中就得到了这只手镯,经过了几代人后这只手镯就传给了王老太的母亲,最后当做嫁妆转到了王老太手里。不说这只手镯如何的价值不菲,仅说这只手镯百年的历史,就知它的价值金贵。

随便聊聊的图片

王老太老伴儿早年去世,膝下有一儿一女。儿子王雷,娶了个儿媳妇叫梅梅;女儿王云,嫁了个女婿叫来福。王老太几次当着女儿和儿媳的面说:我老了看你们俩那个对我孝顺,孝顺的我就把手镯传给她。

 

梅梅对婆婆特好,在婆婆跟前总是一张笑脸。婆婆爱吃手擀面,再忙再累梅梅也要做一碗,热腾腾香喷喷送到婆婆面前。婆婆爱喝好茶,梅梅就到茶城买回明前雨露,每天上午泡上一杯,递到婆婆手上。婆婆换下来的衣服袜子,梅梅抽空就给洗了,婆婆起床后的床铺,梅梅随时就给整理了不定时换洗床单被罩。晚上婆婆要睡觉,一双拖鞋,一盆热水,就端到了婆婆面前……

 

对于儿媳妇梅梅的这些殷勤侍候,王老太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但心里还是默默的认为,儿媳的这些殷勤全都是冲着她的玉石手镯而来。因此,她不仅心安理得泰然受用,而且对这个贤惠老实的儿媳还偏不喜欢。时不时说米饭蒸的太硬了下次记得多方点水,炒菜时不是辣椒放多少了就是盐放多了。无论王老太怎样挑刺儿媳始终不恼不怒,和颜悦色地变着花样的烹煮好饭菜双手端到她面前。王老太时常在心里嘀咕着:太假了,这是给我演戏哩,现在那有儿媳这么孝敬婆婆的?她在小区里遛弯、跳广场时,逢人就说儿媳妇太假了太会演戏了,是如何每天变着花样讨好她,其实心里是在打她手镯的主意。演戏演得也太不靠谱了!想要我相信,门都没有!

 

王老太私下多次对外孙女静静说:你妈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最后我不能动了,还是要指望你妈!

 

王云在市里上班,和来福住在电梯上下宽敞明亮的商品房里,轻易不回娘家。

 

七十三岁那年,王老太中风后,落了个半身不遂偏瘫了。

 

王云周末来家看望几回,每次回来转个圈儿打个旋儿就抬脚走人。王老太很是伤感,责怪女儿:怎么就像掏火种一样,回来凳子都没坐热抬脚就走了!王云说:公事离不开,家事也离不开。不是家里婆婆妈没人照顾就是女儿静静在家里待着不放心。劝导着母亲说,妈,我得走了,家里有嫂子照顾你哩,我们都放心。王老太每次看着火急火燎往回跑得女儿心里难受啊!结结巴巴地说,下次回来时给我把静静带回来让我看看?女儿只是嘴里嗯嗯的答应着!

 

就是这样,梅梅对婆婆态度任然一如既往地好,为了更好的侍候婆婆,经得丈夫王成同意,梅梅把工作也给辞了回家全心全意地照顾婆婆。梅梅了解婆婆饮食习惯,尽量按婆婆的口味买,按婆的口味做。

 

尽管梅梅俩口子三年多时间带着婆婆四处求医问药,不惜花钱,婆婆的病不仅不见好转,反倒日益沉重,后来完全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小梅每天除了定时给婆婆喂吃喂喝喂药,还要给婆婆梳头,洗手洗脚擦身子,接屎接尿。

 

大电视在客厅里,婆婆要看不方便,她让丈夫买了一台尺寸小的,安装在婆婆床面前的墙上。她选好婆婆爱看的娱乐节目,扶起婆婆靠着,婆婆要睡下,她就关掉电视扶着婆婆躺下。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三年。一天,王老太对帮她擦身子的儿媳结结巴巴地说:小梅呀,你这么侍候我太委屈了,那只手镯我早就给王云了。梅梅笑着说:妈,你对我说这些干什么呀,孝敬父母是当儿女的天经地义的事。照顾好你让王成没有后顾之忧才能好好工作。

 

过了几天,王老太又对梅梅说:你这么侍候我图个什么呀?那只手镯我真的已经给了王云。小梅有些生气:妈,你没病糊涂吧?我侍候你不是为了你的手镯,因为你是我的婆婆我丈夫的妈,也是为我自己!你孙子以后也要娶媳妇的,我以后也要当婆婆的,我的行为他们都会看到的,现在我怎么侍候你,将来她们就会怎么对待我!

 

自那以后,王老太再没有说起过手镯的事,神态和表情上似乎少了几分心安理得的泰然受用,多了几分愧疚和不忍。

 

瘫痪了五年多时间,王老太即将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这天,王老太进入了人生最后的弥留之际。眼睛微睁,却口不能言语。一家大小围在床前,一声声呼唤。她挪动着身子颤颤巍巍地从枕套里摸出一个鎏金小盒,颤抖着递给儿子挥手示意让儿子打开。王老太接过那只晶莹剔透的手镯,再次颤颤巍巍地拉住儿媳梅梅的手,满眼模糊地要把手镯给她戴上。小梅轻轻地把手抽了回来,哽咽着说:妈,你可真的委屈我了,你把我的良心和孝心当成了私心贪心,这手镯我不能要。王老太紧紧地拉住小梅的手,要小梅接受她的遗赠,在闭眼之前要看着儿媳戴上手镯。梅梅泣不成声:妈,我不能要,你还是留给妹妹吧,她是你老人家身上掉下的肉,给她留个念想。亲人们看见王老太满脸地愤怒和逐渐僵硬的手,固执地拉着小梅不放。

 

王云哭着对小梅说:嫂子,你尽孝就尽到底吧,快答应妈,别让妈最后了还这么揪心。

 

王老太走了,双眼紧闭,走的自在安详。

 

安葬了王老太,小梅坚持要把玉石手镯送给王云。

 

王云坚决不接受:妈的心意我不敢忤逆,我要是戴上这只手镯,妈在天堂里就不会安息,说不定还会给我托梦,把我骂个狗血淋头。妈的生前你尽了孝道,妈死后你也要尽孝道,妈的最后这个遗愿我不敢违背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