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记忆

湖南有四水,湘资沅澧,山之南,水之北谓阳,我家就位于澧阳平原上。古时称之澧州,三国演义曾有提及,归荆州管辖,现…

湖南有四水,湘资沅澧,山之南,水之北谓阳,我家就位于澧阳平原上。古时称之澧州,三国演义曾有提及,归荆州管辖,现在叫澧县,为常德市的下属县。

 

我家就在澧水支流车溪河附近,打我记事起,大概八十年代中期,我家那时住的两间搭一偏的土屋,偏屋还是茅草顶,那时候农村也很少有红砖瓦房,我外公家这种富裕户也是土墙屋,只是房子大些,没有用茅草。

 

土屋冬暖夏凉,那时也没有电扇,更遑论空调,农村照明基本使用煤油灯,煤油还要按计划供应。

 

随着改革开放深入,农村也渐渐富裕,八十年代中期后,很多农民都开始翻修房子,改为砖瓦房。有青砖,也有红砖,老式窑洞烧出来的是青砖,而新式窑洞烧出来的是红砖,总感觉红砖不如青砖,但红砖产量大,烧制更简单。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家是八六年修房子,那时我刚好上幼儿园。家里卖了几头大肥猪,还有父母亲平时积蓄,就开始动工修建。

 

老爸那时在粮店上班,也休假回家帮工。瓶瓶罐罐就放在外公家,我们一家四口就睡在临时搭的帐篷里面,然后就拆掉老房子。

 

请来砖瓦匠,那时可是农村的宝贝疙瘩,非常受人尊重,也让人感觉特别神气。记得一回大师傅徒弟砌墙没弄好,被师傅一脚把墙踢翻,还使劲训了一顿,徒弟在旁一声不吭。

 

 

大概过了一个多月时间,房子就封顶了,我们家也拆掉了帐篷,一大家子人帮我们把家具和瓶瓶罐罐搬到新房里面,我们家也正式住进了砖瓦房。

 

因为修建房子花了七千七百块钱,在那个万元户已经是巨富的年代,也不是一笔小数目,我家也因此欠下了饥荒,此后三年,每年养的八头大肥猪都拿来还了债。

 

我家还打了生产队第一口压井,以后不用在池塘挑水喝了,地下水也更干净。

 

砖瓦房住着就是亮堂,我和哥哥也各自分了一间卧室,有了自己的独立空间。

 

当然对小孩子们来说,也还是有遗憾,因为后来生产队的人都是修建楼房,有时候做梦都住进了楼房。而且平房在下雨天有弊端,因为那时都是小瓦,所以经常漏雨,瓢泼大雨的晚上经常漏湿被子。所以我家平房也经过了两次改造,一次是用幕布吊顶,但是效果不好,因为农村老鼠多,在上面打闹,有时候还掉到床顶上面,没多久就形同虚设了。后来又经过一次大改造,加装木楼,楼顶还放了两张床,还可以住人,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漏雨了。

 

随着进入新世纪,我也考上大学,很多农村人开始进城,我们家也早早在县城买了房子,慢慢回农村的时候就越来越少了。

 

一直到五年前,爸爸妈妈年纪渐老,我侄女也考入大学,我小孩也没让他们带,所以他们想回农村养老,萌生了重修老屋的想法。

 

当时有两种方案,一种是改建,一种是推倒重建。重建费用肯定更高,改建稍微便宜一点,但是特别麻烦。

 

 

后来商量一下,老屋已经建了三十多年,周边地基都超过我家,家里非常潮湿,还是决定选择重建。

 

现在修房子更简单,和包工头谈好价格,一平方米一千块钱,面积一百二十平房,画好草图,找人把房子推倒,修房子的事情就交给包工头,买材料什么的都不用我们插手。

 

一个多月房子就初见雏形,又经过一个多月收拾,简单装修,购买家电,老爸老妈就住进了新家。

 

三间正房,楼下有架空层,楼上有现浇板,再也不用担心刮风下雨和梅雨时节回潮。

 

后来又经过添砖加瓦,父母亲又在旁边搭了一间偏房,可以养鸡,有柴火灶,我们有空也会回农村吃一顿柴火饭。

 

一转眼,老屋重建又有了五个年头,只是我们的下一代没有在农村生长,对老家没有多少依恋,大抵是不会再重建老屋啦!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