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是我的

没有什么是我的   辗转反侧 夜生长的气味 着黑衣衫 在黑白的瓷砖上趴着 混杂了猫咪低低的呜咽 &n…

没有什么是我的

 

辗转反侧

夜生长的气味

着黑衣衫

在黑白的瓷砖上趴着

混杂了猫咪低低的呜咽

 

然而,暗是虚无的

一切都是虚无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分明听见细碎的脚步上得楼来

——是猫

猫是能够爬楼梯的

或是从房顶上轻轻一跃

 

这偶然地闯入

这充满了声响的寂静

毫无保留地叙述着神经末梢的触角

 

夜,更深了

我睁大眼睛。也许

寂静是一扇门

像我这样的人

拥抱着寂静

 

 

无月,无一颗星,夜却不知何故是微亮的。

我辗转反侧,睁大眼睛看着窗外。我的心里,夜生长的气味我是能够感知到的。夜的声响我也是能够感知到的。

 

猫在夜里是神秘的事物。

时令又到冬月。

 

猫怎么那么爱叫呢?春还那么远呢?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猫会这样?似乎也不大有人关心。人们忙着赚钱,忙着玩耍。猫,关心它有用吗?

 

我自是不会与人说起。也没有人说。如果我找个人说,他大约会在心底发出尖厉的讥笑,说我无聊,吃饱了撑的。

 

——如我在这里悄悄地写诗。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