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叛逆期”孩子的独白

1   我妈打我最狠的那一次,是六年级上学期某个周六的中午,在姥姥家。 那天,我妈下班回来一进门的样…

1

 

我妈打我最狠的那一次,是六年级上学期某个周六的中午,在姥姥家。

那天,我妈下班回来一进门的样子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她猛冲过来,揪起躺在沙发上玩一边玩手机、一边不停地往嘴里送零食的我,顺手抄起地上的拖鞋,照准我的屁股就是一番急风暴雨……

“我叫你玩儿!我叫你吃!你说你整天除了吃和玩,还会干嘛?”我妈一边不停地说着,一边打得更狠了。

姥姥从厨房里走出来说:“行了,行了,要打回你家打去,别一星期来这么一趟,当着我们面儿打!要教育回你自己家,好好教育去。”

我知道这是姥姥在替我求情了。姥姥替我求情的方式总是这么隐晦,一点也不直接、不明了。不像我奶奶那样,感觉世界末日来临一样地求饶:“别打了、别打了,再打我们干脆就给你跪下了!”

所以,我妈在我家打不成,就跑到姥姥家这里打我。

我妈举着手机给姥姥看,说:“你说我能不打他吗?你看看,你看看……”

手机里播放着学校各科老师,还有周六上午托管辅导班老师发给我妈的视频:内容基本一致,性质同样恶劣:那就是我上课睡觉、下课疯闹,作业一个字没写……

姥姥好像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和意外,说一句:“要知这样,早干嘛去了?”

姥姥的话是有所指的,我妈一下子掉了眼泪。

我妈将手里的拖鞋扔到一边,一声比一声哭得响了。

爷爷、奶奶几乎把我当成命根子,要星星不给月亮,要炮仗不给铃铛,要风给风,要雨给雨……

不管我有多么淘气,学习上多么不争气,他们从来没有动过我一根手指头,甚至一句难听的话也没说过我;他们也绝不允许我妈打我,想尽一切办法,杜绝我妈打我的机会。

我妈不让我吃垃圾食品,他们一听到开门的响声,就一个把我往他们屋里推,一个在门口装作出门挡住我妈的去路;我妈不让我玩手机,他们一听到门响的声音,就赶紧把手机装进他们的兜里,为我打掩护。有时候他们接我放学的路上,我要玩手机,他们一般都会给,因为不给,我就闹。

他们看不得我一点闹。

这些,后来我妈都知道了。跟他们讨论(实际上是吵架),说不能这么惯着我。他们就说,吃一点就吃一点,又不是天天吃,玩一会儿就玩一会儿,难为他干嘛呀!

于是,我十二岁,吃成了一个一百三十多斤的胖子,整天想着玩手机,根本没心学习。

我妈说,照这么下去,早晚得废了。爷爷、奶奶的脸就拉了下来说,你别说的跟天塌地陷似的,这孩子命这么不好,我们能看着他一天天长起来,我们就知足了。

他们说的“命不好”,是指我是个早产儿,在保温箱里待了好几个月。

一提到这词儿,我妈多半就没话儿了,只有一声声地哭……

今天在姥姥家,我妈也哭了,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扯着我往外走。

我姥姥在后面喊:“你看,我不就说了两句吗?饭都熟了,吃了再走。”

“不吃了!”我妈像是在赌气,用力地扯着我往外走。

“炖了这一锅排骨,没人吃怎么着呀……”姥姥还在唠叨,我妈去意已绝已风一样地扯我下了楼。

弄我回家的路上,我妈唠叨了一路,眼泪也流了一路,到了家门口眼圈还红着,拼命地擦。

我妈唠叨了一路的道理,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我只是觉得烦;隐隐作痛的屁股,让我对我妈心生恨意,非常恨的那种。

我甚至怀疑,我可能不是她亲生的。

 

2

 

上初中,我妈把我送了寄宿学校,就是为了摆脱爷爷、奶奶对我的袒护。虽然我的学习成绩很烂,但她还是坚持送我去寄宿学校,据说是花了很多钱。

住就住,我倒没什么,反正我也烦她烦够了。

倒是爷爷、奶奶眼泪掉了好几天,舍不得我走。

到了住宿学校,先是军训,折腾得我够呛,我天天打电话,我妈就是不来看我。

后来军训快结束的时候,来了一次。爷爷、奶奶也跟着来了,奶奶红着眼圈死死地攥着我的手,掉眼泪,不停地从包里往外掏吃的,往我嘴里喂……

我说我要回家,我妈说:“不行!”

奶奶说:“就回一天呢?反正是军训,又不学习。”爷爷也跟着附和:“半天儿也行,到晚上我们再给送回来。”

我妈还是说:“不行”。后来班主任给我妈撑了腰,说:“除非有疾病什么的,要不学校没这个先例。”

我爷爷、奶奶就没招儿了。我妈看上去很欣慰,我看着她那样子,恨死她了。

后来,爷爷、奶奶经常偷偷来学校看我,几乎是三天两头儿地来,学校半个月放一次,他们中间能来五六趟。跟门口的保安都混熟了,我爷爷给人家烟抽,我奶奶对人家微笑

只是我班主任紧紧皱着眉头。

后来,班主任就给我妈打电话了,问到底谁是监护人?这么一天天的来,真受不了,要不就转学,去上走读学校吧。

后来,爷爷、奶奶来的便少了。

整个初一,因为学校的严格管理,我的学习成绩有了一定的进步,虽然不是很好,但在班里能够排到中游。我妈比较欣慰。

爷爷、奶奶每次放假回去,脸上也笑开了花,不停地夸:“我说咱们成成不笨吧,人有成才早的,有成才晚的。”

我妈装作不屑的样子,说一句:“就是个中游,年级都排到好几千名了。”

我不岔,我在学校已经被折腾得够呛了,我也很努力了。

面对我妈的不屑与唠叨,我真想怼她几句:“你行,你怎么不去试试,你行,你怎么没上清华,还说我。”

 

3

 

初二的上学期和下学期,因为疫情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家上网课。

我的网瘾又犯了,我根本听不进课去,总想着玩游戏,也不交作业,老师几乎天天告状。我妈没办法了,只好把生意停了,天天守着我在家上网课。

但是,某一天晚上,我还是把她藏起来的手机找到了,玩儿了整整一宿,我妈发现时,整个人一下子就爆发了,夺过手机,一下子狠狠地摔到地上,摔个稀巴烂!

那一刻,我真是恨死她了,甚至杀了她的心都有……

我妈扯过我,一边骂、一边揍。

我已经高过我妈一头多了,面对她没完没了的骂,我也真想回她几句;面对她扯着我,发了疯似的打我,我也真想一把把她推开。好叫她知道:我长这么大,也不是白长的,我每顿吃两大碗饭,也不是白吃的。

可是,我一想,她是我妈,我是她生的,没她哪有我。我想,我每顿的两大碗饭,也是我妈挣给我吃的,我就忍了。

她能骂我,我不能骂她。她能打我,我不能打她。因为她是我妈!

所以,后来我就以沉默对抗,不跟她说一句话。至少、少犯话,就算是说话,我也是“恩恩啊啊”地搪塞、应付。

 

4

 

初三上学期,学习压力挺大的。因为疫情我们五十多天没放假,也都憋够呛了。我跟班里的一个同学闹了点矛盾,班主任各打五十大板,我不服。

因为她明显偏袒那个同学,因为他是班干部。结果,班会上,我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你算哪根葱,要你管!”

结果班主任老师就彻底怒了。

我妈被叫到学校里来,处理结果是:停课,回家反省。

我妈那次竟然跟以前判若两人,低三下四地求老师:别停课。

我妈说:“该让他认错、认错,该让他写检查、写检查,当着全班、全年级作检讨都行,只是别停课。”

班主任老师说:“不停课是不行的,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这是学校里的决定。”

我妈就说:“老师,您要不打他一顿,只要能解您的气就行。”

老师说:“我们可不能打,学校里有规定,不能体罚学生。您还是领回去,自己好好教育吧。”

我妈说:“求求老师了,您看,哪个孩子不犯错呀,是不。咱们大人还有犯错的时候呢?您就大人有大量,饶他这一回,叫我们做什么都行。”我妈很迅速地把一张什么卡,往老师兜里塞。

老师慌忙地躲闪,说:“您这是干嘛,别这样,不用这个,不用。关键是他的问题性质在这儿摆着呢。你也看看他的态度,回去反省几天,想通了,我们再联系。”

我妈还是坚持着说:“老师,您看最好能不停课吗?”

老师也是坚持着说:“现在问题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了,他这个问题我报学生处了,是学校领导的处理决定。”

我妈说:“您看,老师,我只认识你,要不你跟学校领导沟通一下呢,怎么罚都行,最好别停课。”我妈苦苦哀求的样子,让我觉得很丢人,简直丢人到家了。

老师说:“我也是受害者。您别全把压力压到我头上,你还是把孩子领回去,反省几天再说吧。”

我妈一下子像撒了气的皮球,知道怎么说也改变不了老师的主意了,最后就低低地说了声:“老师,那麻烦您给学校领导沟通沟通吧,最好能让我们尽快回来,让您费心了。”

我跟着我妈走到车里,我妈一句话不说,趴在方向盘上就哭了。我奇怪,这回我妈为什么没有打我。她那么一个强悍的人……

我妈在停在学校门口的车里,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最后看了看学校紧紧关闭的大门,才开了车。

我一路上没话,我妈也一句话没有。她甚至没有继续追问关于我违纪的详情。但我知道,她心里憋着的火肯定越来越大,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发……

可是,这回,直到到了家,我妈也没打我一下,我妈只是好几天都红着眼圈。爷爷、奶奶,对我妈的反常,也感到疑惑,变得小心翼翼。

那几天,我妈把把生意停了,天天接送我到不同学科老师的家里补课,好让我别落下功课。

直到终于接到学校的通知,我可以返校。那一个星期,我感觉我妈好像整个人都憔悴了一大圈。

我妈送我到校门口,很奇怪地又掉眼泪了,“成成,好好学习,别再惹事了,跟同学之间有矛盾,别张口骂人、别动手打人,能沟通得了的,就沟通,沟通不了的就告诉老师,让老师帮着处理。对老师要有礼貌,绝对不要顶撞老师,哪怕是老师要求的有点儿严格,甚至有什么处理不公的事。一个学校不公的事能大到哪儿去呢,社会上不公的事多了。能忍一下就忍一下吧,还有这么最后一年,也没一年了,还剩下多半年,除了假期可能也就半年,就中考了。这是最关键的一年。妈也不逼你非考多少名,你只要全身心地努力,学到你能学到的层次,考到你能考到的名次就行了。有句话说叫做最好的自己,你能做到最好的自己就行了。妈没别的要求了,就这点儿要求。记住妈妈说的话。”

那一刻,我的心里瞬间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崩塌了,眼里冲上一股热流,眼泪瞬间决堤、溃不成军……

“妈……”我只叫了这一个字,我妈也一下子恸哭起来,一把把我搂进怀里“我们成成大了,成成懂事了……”

我妈已经很久没有叫我“成成”了。之前,她打我、骂我的时候,总是歇斯底里地叫我“王则成,你这是干嘛!王则成,你能不能争点气!王则成,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我妈现在又叫我“成成”了,我感觉我挺对不起我妈的。

那一刻,我也无比地清醒:我是她儿,她是我妈!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们更亲的人,血里流着血,命里连着命。

仔细想想:每当我妈骂我的时候,我也真想回她几句,最好能怼到她哑口无言,至少叫她半个月别烦我。可是,我不能怼,因为她是我妈。

每当我妈打我的时候,我真想一把把她推开。好叫她知道:我长这么大,也不是白长的,我每顿吃两大碗饭,也不是白吃的。可是,每顿的两大碗饭,也是我妈挣给我吃的。

我说:“妈,放心吧。我会努力的!”

我妈又紧紧地搂了搂我,说:“成成,进校门吧。有事儿打电话,放假的时候,妈来接你。”

我一边往校门里进,一边拼命压抑着眼泪,不敢回头,因为我怕看见我妈,可能早已哭得不成样子了……

妈,放心,我会努力的,我咬了咬嘴唇,在心里又一次坚定地说。因为:我是你儿,你是我妈。

妈……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