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尼姑的手机屏保,居然是个肌肉男

今天留在亚青寺,夜宿亚青寺。 扎巴区 1 傍晚的时候,我被一群尼姑驱赶着,让我不要在觉姆岛停留,赶紧出去。 她…

今天留在亚青寺,夜宿亚青寺。

随便聊聊的图片

扎巴区
1

傍晚的时候,我被一群尼姑驱赶着,让我不要在觉姆岛停留,赶紧出去。

她们很礼貌,看到我,一群围过来,年轻的小尼姑用标准的普通话说:“嗨,你把手机拿出来给我们看看行不行?”

我就自觉地把手机拿出来,解锁了,她们打开相册,把里面有人的全删了。

小尼姑温和地说:“不好意思,把你照片删了,谢谢你。”

她又双手合十,说:“谢谢你。”

这么礼貌,把我弄得难为情。

 

亚青寺的僧人修行的地方

扎巴区

 

2

我走一段,又有几个尼姑走过来,叮嘱我不要停留,还要陪着我走出去,唯恐我拍她们。

这个时候,正是傍晚六点多,她们有的在水龙头边上,洗刷衣服;有的背着水往住处走去;有的背着一袋子大米,有的拎着菜;还有的把在路口不让陌生人进去……

一些只有十八九岁、二十出头的年轻小尼姑,她们调皮地攀上房子的围栏,(围栏很矮,只有1.5米),和围栏里的尼姑说笑。

觉姆(尼姑)区的棚屋,一个挨着一个,两排棚屋之间的过道窄窄的,只能容一个人通过。

这样的棚屋设置,一户家里做个饭,周围一圈都能闻到香味。

就和我们小时候住的大院一样,特别亲切。

3

虽然被尼姑们驱赶着,但是看到商店我还是能进去逛逛的。

菜店里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尼姑,她们都要自己买菜做饭。

我边上有几个小尼姑,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她们一起说说笑笑,就和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放学了亲亲热热一起去食堂一样的。

我打眼看到其中有一个小尼姑,她掏出手机,屏保亮了一下,屏保居然是一个有着六块腹肌的型男。

 

尼姑们住的地方

我正诧异间,看到另外一个小尼姑皮肤白白的,就跟煮熟的蛋清一样光,一笑眼睛弯弯的,眉毛弯弯的,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

这么美的小尼姑,我都暗暗赞叹着。

她的伙伴说,你们俩长得挺像。

我们除了都戴个眼镜之外,还真没有一点像。

那个挺美的小尼姑问我:“你来这里是干吗呢?”

我说:“我是过来旅游的。”

她好奇地说:“你就一个人吗?”

我说:“是啊!”

她说:“我下辈子要跟你一起去旅游。”

我说:“为什么是下辈子?”

她目光坚定,说:“这辈子是不行了,绝对绝对不行。”

 

尼姑们住的地方

4

我知道她们这些正值青春的小尼姑,住着四处透风的房子,每年长达四五个月的闭关,每天凌晨四点半起床打坐念经。

每天坐在只有1立方米的小窝棚里,小窝棚就是用一些塑料板、木板、塑料布……各种简易材料拼凑,用订书机固定的。好一点的窝棚用一扇窗当做入口的门。

人只能弯着腰爬进去,进去之后只能盘腿在里面打坐,估计打个盹睡迷糊了,往窝棚上一靠,窝棚全得散架。

里面空得跟个蛋壳一样,只能带本经书进去。

十八九岁、二十岁出头,正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被男朋友宠着,可以任性的年龄。

可是,她们的青春,她们的美貌,全都献给佛祖,过着这样艰苦的生活。

 

昌曲河边的房子

5

站在觉姆岛的草坡上,微风轻轻地吹拂,海拔4000米,天上的云低得仿佛伸手就能够到,天蓝得就跟染料泼上去一样。

草坡上是一个个闭关修行的小窝棚,每个窝棚里面都有一个苦苦思索,寻求众生离苦得乐之路的尼姑。

为心中的信仰,从凌晨四点半,到深夜十点,她们在窝棚中,坚持着苦修。

 

亚青寺
可是,即使是八十岁的老尼姑,她们的眼睛仍然像孩童一样纯真。她们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在那一刻,我理解了她们,不再为她们感到可惜,也不再觉得她们苦。

为心中的信仰,为众生寻求离苦得乐之路,这就是她们的梦想和目标。

每天踏在梦想之路上,虽然苦也是甜。

单一的人生目标,也更有可能抵达彼岸。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