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父与子

“他,依旧穿着那件陈旧的略显土气的老式黑色昵子上衣;他,还是梳着大背头,尽管略有稀疏并夹杂着些许白发;他,咧着…

“他,依旧穿着那件陈旧的略显土气的老式黑色昵子上衣;他,还是梳着大背头,尽管略有稀疏并夹杂着些许白发;他,咧着嘴在远方注视着我,并没有和我说话,却精神抖擞依旧。我高兴不已,准备嘘寒问暖时…”。睡眼惺忪的我泪眼模糊,任由它一滴一滴地滚落在枕头的一角……上次在梦中见到父亲已经是一个月以前了。梦中父亲的面庞依旧是那么的清晰,慈父的形象淋漓尽致地展露无疑。他是我的父亲,可是他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天地相隔,只有对他无限地缅怀和思念。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是父亲的老来子。知天命之年的他才有的我尽管当时已经有三女两儿了,因此我与哥哥姐姐年龄相差较大。在计划生育颇为严苛的时期,父亲历尽艰辛还是留下了我。直到懂事时,才从父亲的俗话中明白点什么。“一张桌子还需要四条腿来支撑,多儿多女才能兴家。”这是父亲常说的话。或许这与父亲是爷爷辈唯一留下的男丁有很大的关系。然而我的到来对于这个原本贫瘠的家庭犹如雪上加霜,可父母从没后悔过,只有承受更多的磨难与艰辛,任由白发和皱纹悄悄的爬满他们的头顶与面颊。在我很小的时候,哥哥姐姐们也相继成家了。大哥当兵转业在了外地,二哥也在大哥转业的城市工作。他们都在离家很远的地方,却都时时刻刻地牵挂着日渐消瘦的父母和年幼的弟弟。二姐、三姐也都远嫁他乡,只有大姐嫁得比较近也经常可以回娘家来看望父母和我。故而我得到的爱远不比同龄孩子少,长兄如父,长姐如母的传统理念在我的家庭中得到了最为充分的验证。

 

岁月如梭,我在集万般宠爱于一身中渐渐成长,父母却渐渐老去。儿时,父亲常会在茶余饭后将我拥入怀中,环坐在他壮而有力的双腿上用他带有胡茬的嘴亲吻我的脸。我很幸福,时时能够感受到比哥哥姐姐更浓烈的父爱。然而,从上初中起这种感觉似乎消失了,感受到最多的却是年过花甲的父亲的横眉冷对与不苟言笑,因而在我上高中以前没少得到父亲的批评与责骂。那时候的我甚至对父亲怀有一种”恨之入骨”的怨气。每当父亲出远门的时候,我是多么地开心和兴奋,多么希望父亲不要再回来。其实在父亲的责罚和打骂中包含着对我殷切地希望和疼爱,只是我不懂罢了,更不明白他用传统式的指教方式鞭笞着我时的良苦用心,在于让我堂堂正正,不会迷失方向。当然,父亲也有令我崇拜和伟岸的一面:月色下的父亲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走,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父亲的背。月光从背后映射下来,他的身影显得那么高大,宽大的肩膀,我知道,有了他,我什么也不怕,只要能看见他的背影,我就能够找到回家的路,只要能看见他的背影,我就能看到前方的灯火。

父亲没有什么手艺,只能辗转于田地之间,做着最脏最累的活,每天早上,总能看见父亲扛着锄头赶着黄牛渐渐远去的背影。家庭的重担让他和母亲总是很忙碌,为的是承担我的生活和学习费用,为了给我创造更好的条件。一个朴实的农民当然不懂得如何辅导我的功课,但是他总有一些颇有哲理性的话讲给我听,甚至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教给我,而我只象征性地响应一下,而后自然会完全抛之脑后。在我求学期间,每逢在家,父亲这样给我洗脑似乎已成为了一种习惯哪怕夜已经很深了。

在父母和兄弟姐妹的支持下,我已经长大并在离家几百公里以外的省城接受了高等教育。一七年,我也完成了二老心中悬挂多年的夙愿,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在婚庆主持人的说辞下年迈的父母坐在了婚庆舞台中央的上座,这时的父亲已经是耄耋之年了。看着我和妻子眼中洋溢的幸福和喜悦,父亲沧桑的脸上也无法掩饰住内心的高兴。在接过妻子递奉的喜茶时,我看到了父亲右眼角的一滴泪花。那颗泪珠里积攒了父亲对我多年的爱,也承载着父亲多年的艰辛,更是在表达对我们的无限祝福。在父亲下台时,我又看到了父亲的背,这时已不再是笔直的了,有点驼有点瘦。我禁不住偷偷别过身去擦了擦就要滚落下去的泪珠。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半晌才回过神来。婚后,我和妻子仍旧与父母生活在一起,妻子对父亲的尊敬也让父亲非常欣慰,逢人聊到家常时总会夸赞妻子几句。每每听到这些,我也心中泛起阵阵喜悦之情。

 

就在我结婚后的第二年,妻子顺利地生下了儿子。我第一时间就告诉了身体欠佳的父亲,他那高兴不已的神情瞬间暴露在了沧桑的脸上,看得出他更喜欢男娃。这也符合农村人重男轻女的思想。很庆幸,我的几个姐姐并没有遭受这种思想的伤害。他没有多余的话,只有连连说了几个好字,而那几个好字似乎拖得格外长。儿子满月的那天,所有的兄弟姐妹都赶了回来为我儿子庆生。大家忙着招呼满座的亲朋好友,一切都沉浸在儿子满月的幸福之中,对身体不适的父亲有些冷落。然而,父亲却在那时赌气似地离开了我们,那么吝啬,甚至都没留下任何供我们留作念想的东西。他操劳一生对子女的付出无怨无悔,却从不索求回报,走得那样干脆,那样干净。羔羊跪乳的感恩之情从小就深深烙印在了我的心田,然而乌鸦反哺的精髓并没有来得及在我的身上得到深刻地体现,这也成为了我心中一道永久的疤痕。

 

我揉了揉模糊的双眼,看看时间已到子时末梢。想想刚刚梦中的父亲,我思绪有点凌乱。父亲离开已经快五年了,可他的记忆却依旧是那么清晰,那么真实。脑海中不断浮现着他生前的片段,有幸福也有遗憾。耳畔萦绕着父亲曾经对我说过的话,正是那些被我抛之脑后的东西却引导着我学会了包容与尊重,信任与支持,担当与责任。这时我突然想起了照片,我侧着身子打开了微弱的橘黄色壁灯,从床头下摸出一本书。翻开书的扉页,里头夹着一张发黄的照片。照片是父亲的背影。背着一个小孩,转过头似乎在和小孩讲着什么,而那个小孩就是我。尽管父亲是扭头而望,但依旧能看到他标准的国字脸上炯炯有神的黑眸和薄厚适中的嘴唇。照片里的父亲完全没有了教训我时的威严,只有作为父亲对子女的呵护与关爱。在如今看来,能被老父亲痛斥与责骂都是幸福,然而这一切终将不会再降临在我的身上,只能是想象与奢望。

回顾他的一生也算是有滋有味。经过暴风雨雪的历练,也享受过儿女成群带来的快乐;他饱受过生活的冷热酸甜,却也感受过子孙满堂的幸福。他曾是我们遮风避雨的港湾,守护着一只只满载希望的小船。片刻,我仍将那张背影照轻轻地放了进去,合起书放回了原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