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强大起来,基本没男人啥事儿!

今日大雪,我们来歌颂女性。   我身在南昌赶回上海的高铁上,非但没有大雪,连寒气也矜持着,那是江南的…

今日大雪,我们来歌颂女性。

 

我身在南昌赶回上海的高铁上,非但没有大雪,连寒气也矜持着,那是江南的冬天,与北方的凛冽料峭是绝然不同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看到“大雪”二字,立马想到的是关于大雪的诗句,而那些诗句里,冲在最前面的是谢安问出的:“白雪纷纷何所拟?”。然后九岁的侄女谢道韫答道:“未若柳絮因风起”。许多人说,你写李清照,写谢道韫,都写得太多了,那好吧,我今天就不直接写小谢同学的故事,想先说一说从这句“柳絮因风起”想到的另一个女人。

 

《临江仙•柳絮》

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围蝶阵乱纷纷。

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

 

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前两年姚晨拍了一部讲述女性独立的电影《送我上青云》,而这个题目正是取自这首词,我想你肯定知道它的出处。

 

它出自《红楼梦》中宝钗的灯谜,彼时一众的姑娘都写了柳絮人微言轻,命运不定,独独宝钗写下这句“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相信读到此句,每位读者都会心头一颤,短短十个字隐喻着这位贾府最“知书达礼”的“温顺”姑娘的最大野心。

 

 

当然,不排除曹公写此回时,正是借用了谢道韫的那句“未若柳絮因风起”,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在之前给黛玉的判词中,便早已将她与谢道韫相比。

 

薛宝钗这个人,我个人觉得是红楼梦里最复杂的一个,很难去定义,因为她有很多层,外在的温婉和顺是第一层;内在的理性冷静是第二层;还可以有第三层,就是对身份、地位、权势的维护和野心,但继续看下去,还有第四层,对人情世俗的了无,一种空,一种无我的状态。

你说她温婉和顺,对周围人都好,但是她总是平衡在一个度,你能感受到宝钗的温暖,但是也能感到她骨子里的冷;

你说她城府很深,确实在贾府宝钗步步为营,拉拢了一众好人缘,连原本不太喜欢她的老太太,都承认宝钗这孩子是极好的;

但是她又不是一个贪图荣华富贵的人,从她的屋子就可以看出来——屋子里雪洞似的,什么装饰都没有,连贾母都看不下去,“一个年轻的姑娘,屋子整洁成这样,太忌讳。“

不去评判她对宝玉是否有爱,有多少爱,只看宝钗一生的奋斗史,无疑是成功的,至少从宝钗作为一个弱女子的角度来看,是异常强大的,那种强大,甩开了宝玉几条街,当然这也是无趣的,无趣也甩开了宝玉黛玉几条街。可是,你又如何能否认或许是宝钗比黛玉和宝玉更早地看出“大梦一空”,愈是痴情,愈是大空。

当然,人生在世很大程度上,强大和无趣本身就是正相关的,以及孤独。

如果把一个女人的一生分为前半生和后半生,谁又不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可是不管经历几多苦难,几多不甘,依然把人生过得“穆如清风”的,大约只有她,一个绍兴的姑娘。

 

谈及“才女”二字,人们往往第一想到李清照,但在我的“古今才女排行榜”上她却稳坐第一,半夜化上妆喝酒的李清照只能算作个性第一,才情第二,而相比起易安居士来,大众眼中的谢道韫略微有些冷门,我觉得这挺不公平的。

 

三字经里不但曾经提到过她,还拿她来严厉警告过我们男士:你们要努力啊,姑娘们其实都很厉害,女人强大起来,就没有你们男人什么事儿了,她们一发挥,你们就挥发了……

 

对的,谢道韫老师就是这么厉害。

 

“谢道韫,能咏吟。彼女子,且聪敏,尔男子,当自警。”——《三字经》

 

《红楼梦》里十二正册给黛玉的判词里是这一句:“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咏絮才”这个典故其实就是出自谢道韫。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讲一讲“能咏吟”和“咏絮才”的典故:

 

但讲故事之前,先要说一说这“王谢”之家的谢家关系网,可惜没有白板,我不能画一张示意图。

 

谢道韫出生于陈郡谢氏家族,大人物之多都让我不知道从谁开始说起。那就从谢安开始讲吧,谢安是谢道韫的叔父,大宰相,大文学家,大V,而且是历朝历代都敬仰的大V;亲爹为安西将军谢奕,母亲阮容,乃阮籍、阮咸族人,听到这里是不是有点惊叹了,不要急,往下听。有弟弟谢寄奴、谢探远、谢渊、谢攸、谢靖、谢豁、谢康、谢玄七人,我把谢玄加粗一下,实在太有名了,妹妹谢道荣、谢道粲、谢道辉三人,谢道韫为长女(上面关系图上只写男的,呃),哦还有,堂伯父为尚书仆射谢尚。

 

这样算完了么?还不算完。我们都知道有一个著名的山水诗人鼻祖叫谢灵运,谢灵运与谢道韫有啥关系呢?前面我们说了谢同学有一个亲弟弟,谢玄大将军,而谢灵运就是谢玄的嫡孙。

 

她就是出生在“山阴道上桂花初,王谢风流满晋书”的谢家;

 

她就出生在“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谢家;

 

她就出生在“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的谢家……

 

据《世说新语》记载,谢道韫很小的时候,有一回下起了雪,叔父谢安就把家中几个孩子聚在屋里,亲自给他们上课,讲解文章义理。这时,雪忽然下得大了,谢安望着窗外鹅毛般漫天飞舞的雪花,灵机一动,张口问道:“白雪纷纷何所似?”二哥谢据的长子谢朗抢先答道:“撒盐空中差可拟!”谢安未置可否,把目光转向了谢道韫,只见她眨了眨眼睛,充满遐想地说:“未若柳絮因风起。”听到这样的答案,谢安满意地笑了。

 

这便是吟絮之才的来历,并且大家也要记住,谢安是很喜欢考试的,就像现在的一些培训老师一样。

 

没过几天,谢安真的就又考试了。

 

这一次他考的是谢道韫和谢玄。这一天谢安带着他俩一起读《诗经》(和我一样,最爱),没有一点点防备,考试就开始了。来来来,我问下你俩:你们认为《诗经》里哪句诗最好?

 

这次谢道韫的弟弟谢玄第一个站了起来,他回答说:“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这句诗出自《小雅·采薇》,富于温情,也充满感伤,一看就是一个暖男。谢道韫说:“诗经三百篇,我独喜欢‘吉甫作颂,穆如清风。仲山甫永怀,以慰其心’。”这句诗出自《大雅·烝(音同蒸)民》,表达的是周朝老臣忧心国事的咏叹。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很明显,这句诗比谢玄的更深沉、更有境界。谢安非常高兴,不禁称赞谢道韫“雅人深致”。

 

在她十来岁的年纪,她说出了“穆如清风”四个字,得到了“雅人深致”的评价。

 

而在她六十岁花甲之年,生命走向尽头的时候,她真的是那般:穆如清风,雅人深致。

 

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第一次投胎没有投好的,第二投胎就十分重要,留给了命运一次逆袭的机会;那如果第一次投胎就十分精准地投了个黄金圣胎如谢道韫般的,第二次投胎还重要么?

 

当然重要,简直太重要了,因为投胎归根结底是一种投机行为。说起婚姻来,谢道韫跟李清照倒是有点相似,都是大户人家,都是晚年寡居,并且还都寡居在江浙沪包邮一带。可是比起幸福指数来,只比第一次婚姻的话,人家小照可以幸福多了,毕竟跟赵明诚三观一致啊,谢道韫的婚姻呢,用现在话的说:有点像形婚。

 

当时配得上谢家嫁的,只有王家,王羲之家。隔壁老王生了一堆儿子,七个,够谢安挑一阵儿的。谢安最喜欢的当然是小七——王献之,大家都知道的书法家,可惜那时他才十四五岁,姐弟恋有点超前;老五王微之也是不错的,谢安也挺喜欢,不过呢这兄弟有点行为艺术,经常蓬头散发,衣冠不整,还整天在外面撸串喝酒到半夜,敬业度也有问题。谢安怕嫁给王微之侄女的命不好,其实他不知道一个道理:世间最大的命不好是命短。

 

最后他给侄女挑了老王家的二公子:王凝之。王凝之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没毛病。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有毛病也很可怕。明代张岱在所著的《陶庵梦忆》里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说得很好,一个人啊,要是啥毛病啥嗜好啥缺点都没有,千万不要与他交往哦。王凝之老实古板,没有爱好,宅男,没有才华,也没有趣,但是人家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他是一个虔诚的道教徒,天天不断练习,开始慢慢熟悉,飞升访仙之术。

 

对于一个才女来说,一个雅人深致的姑娘来说,嫁给这样的老公确实有点不开森。

 

有一次,谢道韫回娘家,向家人抱怨道:“一门叔父,则有阿大、中郎;群从兄弟,则有封、胡、遏、末。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意思说,我们谢家,伯父叔父之中,有阿大谢尚(谢安的堂兄)、中郎谢据这样的人物;兄弟之中,又有谢韶、谢朗、谢玄、谢渊这样的人才,没想到天地之间,竟还有王凝之这样的人!

尽管谢道韫对老公胸无大志不太满意,但她对王家的文化气息还是非常喜欢的,这就是所谓的氛围和圈子。公公王羲之的书法界大V,与他交往的都是当世名流,叔父谢安也是他的“脑残粉”,曾参与了著名的兰亭集会。平时王家也是往来无白丁。魏晋时代,清谈成为一种风气,王家成了这种文化沙龙的聚集地,经常有文人雅士围坐在一起,一杯茶,一壶酒,诗酒唱和,谈玄论辩,颇让世人仰慕。谢道韫也深谙此道,对玄理有很深的造诣,因此时常倾听这些论战。

有一次,谢道韫听到小叔王献之与客人清谈辩论,理屈词穷,渐渐不支,她派一个婢女悄悄给王献之递了个纸条,上面写着:“欲为小郎解围。”王献之喜出望外,对客人说了此事,这些人久闻谢道韫的“咏絮才”,当然求之不得。于是,婢女挂上青布幔,谢道韫置身帷帐之中,接着王献之的论点往下说。她引经据典,旁征博引,侃侃而谈,客人招架不住,只好甘拜下风。

说到谢道韫才貌双全,自然也有人不服,出来叫板。当时有个名士叫张玄,与谢玄并称“南北二玄”。张玄有个妺妺,才貌俱佳,嫁给了当时的名门顾家。张玄极力称颂自己的妺妺,说可以与谢道韫相媲美,谢玄自然不服,于是“张玄的妹妹更出色,还是谢玄的姐姐更卓越”,一时成了人们茶余饭后争论的话题。有个叫济尼的尼姑,经常出入两家,有人向她问起了这个问题,她回答说:“王夫人神情散朗,故有林下风气;顾家妇清心玉映,自是闺房之秀。”济尼的回答很巧妙,顾家媳妇是小清新,属于闺房之秀;谢道韫则蕴含大家风范。两人各具其美,但谁人更胜,自是不言而喻。

 

本来以为她的人生就这样了,平静的心不会再有浪潮。生活优越,岁月静好,没有大的不甘,常有小的确幸,在绍兴好好地度过一生。可是造化往往是不会放过这些有才女的,就像赶上北宋完蛋的李清照一样,她也赶上了东晋的完蛋。

 

这个时候谢道韫已经与他的老公度过了他们的前半生,生下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

 

晋安帝隆安三年,孙恩发动叛乱(山东人,谁说的山东人老实),率领五斗米教的信众从海上登陆,进兵会稽。形势相当紧张,属下看到王凝之无动于衷,谢同学忍不住提醒他说:“孙恩的叛军即将到来,需要提前有所防备。”王凝之一笑,淡定地回答说:“我已请求过祖师爷,不久会有天兵天将相助,尔等不必担心。”原来王凝之是个虔诚的五斗米教信徒,而孙恩恰恰是五斗米教的教主,面对教主锋利的刀剑,作为教徒的王凝之既不调兵,也不加强守卫,只在衙署大厅中添了一个天师神位,每天在神位前焚香诵经,殷勤礼拜。

看到丈夫的这些荒唐举动,谢道韫心急如焚,徒有无奈,只得自己悄悄召集府上的家丁、丫环,预备刀枪,加以训练,以备不时之需。

果然,由于会稽城毫不设防,孙恩率领叛军长驱直入,逢人就杀,见人就砍,城里一片混乱。王凝之见他苦苦祈祷的天兵天将还不见踪影,这才着急起来,连妻子谢道韫都顾不上,仓皇出逃,刚刚跑到城门口,就被贼兵抓住,糊里糊涂地被砍了脑袋,4个儿子也跟他一同遇难。

担当,是一个男人最后的底裤。

 

谢道韫身为大家闺秀,终日与诗书为伴,优雅得如同芝兰,但危难之际却刚烈不逊男儿。听闻丈夫和儿子惨死,谢道韫心如刀绞,但她还是十分镇定地命令婢仆各自拿起武器,她也横刀在手,怀里抱着年仅几岁的外孙,趁乱向城外突围。很快,乱兵就追了上来,谢道韫亲手杀死了几名贼兵,但终因气力有限,最后和婢仆都被抓了起来。

谢道韫被带到了孙恩面前,心狠手辣的孙恩看到她怀里的孩子,立刻下令杀掉。贼兵上前刚要动手,谢道韫毫无畏惧地厉声喝道:“事在王门,何关他族?你们如果要杀这个孩子,就先杀了我吧!”

有时你得相信一个人的气场,谢道韫大义凛然的神态、义正辞严的气势,竟把杀人不眨眼的孙恩震慑住了。他早就听说过谢道韫的才名,却想不到她是如此的勇敢决绝,于是变色改容,以礼相待,不但没有加害她的小外孙,而且命属下善加保护,送谢道韫返回家乡。

 

谢道韫从此隐居会稽,足不出户,写诗著文,带着自己的外孙,在平静中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十年。当她想起自己的人生时:呵呵,命运真是无常,在我的前半生里,从来没有想象过如此的后半生,在我如今的后半生里,满眼都是前半生里世界的样子。

 

文字,不能改变我的命运,却可安放我的心灵,她平静地写下:

遥望山上松,隆冬不能凋。
原想游下憩,瞻彼万仞条。
腾跃未能升,顿足俟王乔。
时哉不我与,大运所飘飘。
……

才华有什么用,不过是沉滓泛起,惊鸿掠空。人品,才是每个人的墓志铭。

 

当她离去的时候,她的眼里看到了大雪里跟叔父说的“未若柳絮因风起……”

 

当她离去的时候,后人知道她被称颂的何止于才华,还有她的“雅人深致,穆如清风”

 

清风,终会带走每个人的一切;清风,带不走的,只有清风。

 

我始终坚信,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物种。她们强大起来,既伟大,又可怕。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