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牛津读博的第三年:该来的还是来了

刚开始在牛津读博时,和朋友打趣道,读博期间就两个目标,保住头发和不要抑郁。   读博三年后,头发不知…

刚开始在牛津读博时,和朋友打趣道,读博期间就两个目标,保住头发和不要抑郁。

 

读博三年后,头发不知道有没有保住,反正洗头时是一抓一把一把地掉,房间里散落着我无处堆放的碎发。

随便聊聊的图片

 

毕竟,哪个博士不掉发呢?

顶着一头浓密秀发的,还能叫博士吗?

 

但比掉发更可怕的是,抑郁这玩意儿。

 

我认输了

败给英国的冬天

 

是不是抑郁症,我不知道,没去医院查过。

 

因为它没有影响到我的身体,我照样能吃能睡。

 

根据我不靠谱的“网上问诊”,就算是抑郁症,也最多是个轻症,医生都不给开药的。

 

但这种情绪也能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的。

 

自从来到英国读博,每年一到冬天,我整个人就不好了。是一种被无形压力所包裹的感觉,没来由地提不起精神,整天陷于郁郁寡欢的情绪之中,注意力不能集中,工作效率降低,不愿外出社交,对什么也不感兴趣。

 

第一年没有很严重,应该是那时还有一些新鲜感。

 

但第二、三年都挺严重,且一年比一年重。

 

第三年冬天末期的时候,又碰上了新冠疫情,整个英国都lockdown了。

 

刚lockdown那段时间挺惨的,本来就很抑郁,又一直一个人待在朝北的房间里,这种情绪就持续了更长的时间。

 

来英国之前,我就对这个岛上的天气有所耳闻。

 

以前我不信这个邪,觉得人怎么会被一个小小的天气给打败了呢?

 

经历过几年英国这破岛的冬天后,我认怂了。

 

想起了多年前在南极顶着狂风呼啸徒步时,领队告诉我的,“when the weather speaks,you must listen”。

 

哪有啥人定胜天,老天爷发威的时候,人都是渺小的。

 

大英帝国的冬天是魔性的,一点点温柔刀,杀人不见血。

 

当你望向窗外那灰蒙蒙的天,满布乌云,凛冽的风,把本就毫无生气的枯树枝刮得“咯吱“作响。

 

一连数日的阴雨连绵,没有一丝阳光,向外望去,仿佛一切都被加了灰色的滤镜,看所有的人和事,都变得非常消极。

 

冬天最甚的时候,下午四点不到天就黑了,就不禁开始思考人生。

 

我是谁,我在哪,我从哪里来,我要去哪里?

 

 

讲点科学

季节性情感障碍

 

后来我知道了,这种症状叫SAD。是的,你没看错,是悲伤的sad!

 

更规范的学名是“季节性情感障碍”(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又称冬季抑郁症,是一种因天气的变化而产生的抑郁症效应,在高纬度地区的冬季多有发生。

 

这个症状来去都很准时,一般从11月底换了冬令时,下午四点天就黑的时候开始,一直到第二年三月底换回夏令时,几乎大半年的时间,我都会处于这种状态里。

 

具体是种什么状态呢?

 

1、 情感功能逐渐丧失

既然学名叫“情感障碍”,那还真是情感功能出现了故障,具体表现为:

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下:

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也没有什么显性的压力,但就会一直觉得很难过,说不出的痛苦。明知道这种状态不对,却好像困在这个牢笼里,怎么也出不去。

开心能力的丧失:以前喜欢做的事,在这种状态下,都无法从中获得快乐了。去健身房跳Zumba,感觉自己就是个没有生气的僵尸,只是在机械地摆动手和脚;正常状态下,没什么事是吃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然而在这种状态下,吃十顿火锅,我依然觉得很丧。

抵御不良情绪能力的丧失:人生在世,谁会没个遇到事的时候啊?正常情况下,遇到难事了,狠狠哭一场或者宣泄一下,这个事儿也就过了。但是在抑郁的状态下,这个坎就是过不去,一但遇到难事,就会被无限放大,觉得天都要塌了。

凭空增添很多烦恼:有些在正常状态下,根本就不会在意的事情,在抑郁的状态下,就会揪着不放,为了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难过很久。

翻出过往的心结折磨自己:还会把过往的一些心结都翻出来折磨自己。其实每个人都知道,人的一生中,会有很多心结是没有办法解决的。然而,一到抑郁的时候,这些无果的陈年往事就会冒出来折磨我。明知道再想也没有用,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去想。

 

2、 害怕和人交往

正常状态下,我是没有社交恐惧症的,但是一抑郁时,我就特别逃避社交。不熟的人也就算了,哪怕是亲密的人,我也不想说话。最害怕对方问,最近好吗?

 

要怎么回答呢,说好吧,那就不走心了。那我要走心,去跟别人说,嗯,最近不太好,抑郁了呢。

 

就算说了,对方也只能浅尝辄止地关心安慰几句,解决不了本质问题。

 

而且最怕他们会说:

“你就是想太多了”

“人不能太矫情”

“你出去看看,谁活着不难啊?”

 

我也知道,活着不易,可是不能因为大家都难,就不允许我觉得难啊!

 

这些话只有反作用。任何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事,就没有发言权。很多人觉得,抑郁就是想太多,凡事看开点,不就好了吗?

 

以前我也有这样的误区,后来亲身经历后才知道,当被抑郁情绪包围时,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那种被负面情绪包裹,越挣扎却越陷越深的无力感,并不是一句“看开一点”就能过去的。

 

而亲友们提出来的瑜伽、灵修、心理学等等热心建议,引用张进老师在《渡过:抑郁症治愈笔记》中的一句话:

其心可感,其效全无。

 

近几年也愈发意识到,其实我这个人是内向型的,我的力量都来源于我自己。碰到什么事儿,别人的安慰对我起不了太大作用。所以我抑郁时,跟几个挚友的聊天,并没有起很大作用。(当然很感谢他们的陪伴)。

 

3、极端地否定自己

在抑郁的状态下,消极和负面的情绪也让我对自己处于极端的否定情况下,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做的所有事情都毫无意义,而且做啥啥不行,这辈子就这样了。

 

一个很典型的例子,相信大家都经历过写论文的痛苦阶段,如果我是夏天写,就挺正常,没啥特别的情绪,先写一版很烂的草稿,然后慢慢改就是了。

 

但有一年我正好需要在冬天写完一篇论文。整个过程痛苦至极,明明知道自己写得是一坨shit,但会发现,自己能力低下到连shit都没法生产出来。更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坨shit,没有任何希望了。

 

4、被无意义感包围

觉得做啥都没意思,任何欲望、快乐都消失了,人生没有了盼头。

 

这和第一点其实联系紧密,因为我丧失了正常的情感功能,无法感到快乐,也无法释放负面情绪,所以会一直处于一种“人生没有意义”的状态里。

 

 

 

其他一些具体的症状就是:

起不了床,害怕起床后需要面对的一切

不想出门,恐惧一个人去对抗这个世界

希望一个人待着,讨厌不真诚的社交

易怒

暴躁

 

第一次知道季节性情感障碍SAD时,心想,天呐,这说的不就是我吗?

 

这就像一种持续时间更长、频率更低的大姨妈,每年总有那么几个月……

 

对症下药

作用微乎其微

 

一开始,天真的我以为找准了症状和病因,就可以对症下药。

 

可惜的是,SAD推荐的治疗、预防途径我都尝试一一过了,然并卵。

 

1)补充维生素d:研究发现,冬季容易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缺少阳光,体内难以合成维生素d,而且也确有研究发现体内维生素d含量跟人的情绪之间有明显的相关作用。

 

所以英国的健康部门都建议在冬天额外补充维生素d。我导师也如此建议,他一个澳大利亚人,很多年前刚来英国时,冬天也倍感不适,靠吃维生素度日。

 

——谨遵医嘱,我从冬天来临时就开始吃维生素d,然并卵。

 

2)坚持运动:很多建议都是说,冬天也要保持运动的频率,运动能使人身心愉悦。户外运动太冷了,我特意报了健身房。然而,正如前文所说,抑郁的时候,我的能量低到跳zumba都感觉自己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的躯体在上下晃动四肢,更别提要静下心来做一个小时瑜伽,简直时刻如坐针毡。

 

3)使用日光浴灯:NHS的另一个官方建议是使用人造日光源,每天定期照射,可以弥补缺乏自然太阳光造成的影响。我们办公室贴心地买了人造日光灯,刚发通知时,我强烈要求HR在我办公桌旁装一盏。

 

——然并卵,该来的还是会来,这灯似乎没啥用,哪怕我每天一到办公室就开始照射。

 

4)寻求专业帮助:这是底线,也是我一定要写出来告诉大家的。我顶多算个轻症,也没有啥伤害自己的倾向,我都有去counseling,也得到了一定的帮助。

 

如果你或者身边的人有很严重的症状,甚至到了有自我伤害倾向的时候,一定一定一定要寻求专业帮助!

 

英国的NHS是有免费的therapy服务的,虽然预约时间很长,但试试总没有坏处。有条件的可以寻求私人的therapist/counselor服务。在紧急情况下,有很多求助热线,深夜电话等,请一定在需要时去寻求帮助。

 

作为学生,一大好处就是每个学校都有免费且专业的counseling service。牛津有校级的counseling center,下面的每个college也有自己的专职counselor,随时随地都可以去寻求他们的专业帮助。

 

不要觉得丢脸,我在counselor那里的时候,她告诉我,牛津10%的学生在校期间都使用过counseling服务。

 

这也是我导师告诉我的。她在读博的时候,就会定期去counseling,这对她顺利拿到博士学位有很大的帮助。

 

我的counselor是个温柔的小姐姐,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听我说。用处有多大我很难讲,因为我每次都是冬天快结束时,被折磨了几个月,到自己感觉无法再坚持、即将崩溃的时候才去找的counselor。跟她聊完,没过多久,太阳一出来,我就自动好了,所以也不知道是counselor的作用还是太阳的作用。

如果一到冬天就去counselor那里报道,也许效果会比较好。

 

不过我还是从跟她的交流中学到了很多心理学的知识,以及一些认识情绪、了解自己的方法。

 

上面上这四点基本上就是SAD轻症推荐的预防、治疗方法了。

 

然而,无论我做再多的努力,每年一到冬天,这种情绪还是会准时找上门来。

 

最后发现,只有一招适合我,那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离开英国这个会导致我冬季抑郁的鬼地方。

 

高纬度地区不适合我。这点我算是彻底认清楚了,人生短暂,还是不要委屈了自己,否则每年我将会浪费一半的光阴。

 

 

2020年的时候就写过一篇文章:碎碎念:英国的冬天,那时正饱受抑郁情绪困扰,也还没有走出来。

 

在2021年冬天来临时,想再拿出来写一次,是因为我需要在不受这种情绪困扰时,来客观描述一下它是怎么回事儿,希望能够帮到一些也受这种情绪困扰的人。

 

这也算我读博的一段经历了,分享给大家。

 

毕竟,天下谁人不抑郁?

最后的最后

音乐毒药

最后,还想说一句,抑郁的时候,千万不要听朴树和南京市民李先生!

 

越听越抑郁……

 

我冬天的歌单都是这两俩哥们循环,所以这就是为啥我的状态越来越糟。

 

 

然而,说是这样说,一抑郁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点开朴师傅和逼哥,管不住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