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秦岭石

佛坪全境皆山,山里多石,石多灵性。 灵性的石头,多有造型图案。壮士负天,后羿射日,少女凝眸,雄鹰凌空,卧虎望月…

佛坪全境皆山,山里多石,石多灵性。

灵性的石头,多有造型图案。壮士负天,后羿射日,少女凝眸,雄鹰凌空,卧虎望月,鸭子戏水,熊猫蹲坐,金鸡报晓,猴子捞月,羚牛奋蹄。形象*真,生动有趣,线条优美,惟妙惟肖。相同图案造型绝然迥异,变化多端,意蕴丰满。静卧的梅花鹿,神态安闲;奔跑的梅花鹿,动作迅猛。跪坐的少女,凝眸遐想;蹲地的少女,托腮沉思。腾飞的天鹅,旷远矫健;戏水的天鹅,悠然自得。翱翔的雄鹰,俯视大地;蹲踞的岩雕,傲视长空。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幅图案,从不同的角度欣赏,可看出不同的图案,图中有图,图中套图。少女滑冰图,飞瀑飘扬的长发与俊美无瑕的头颈构成一个背弓搭箭的孩童;少女身部像个腾挪跳跃的蚂蚱,又酷似一只休憩的青蛙;若把目光盯向腰、腿部,便有壮土负天跃然欲出。石头造型多样,鲜明抢眼。类似长方体的褐色石头,左右两山对峙,山根两边相连,相连处正面谷地两条扭动的蟒蛇,上方是两头尾部紧挨昂着欲奔的狼,狼的上方又是个大大的码“g”字。“g”字的上部极似一个呐喊的巨嘴,落笔处则趴着只活泼可爱的鹿花鹿。石头背面山谷,一只老虎子涉溪上山,悠悠白云飘处,有鸽子滑翔的身姿。

目光紧紧地磁住了,惊奇、赞叹、激动以及那种欲说不能的感觉齐涌上来。迷住我的是摆放在文化馆吴志俊家里的这些石头。馆长老吴是搞书法、绘画的,却在收藏研究秦岭石方面弄出了名堂。12年前,计生局工作的他,到本县长角坝乡下乡。早上在河边洗脸时,无意中发现十米远处有个白色的石头。石头酷似一头欲决斗的牛:牛头低倾着,犄角对着他,肩峰高耸,尾巴微扬,前腿蹬地,晨曦中泛着柔和的光芒。他不禁惊呆了,突然觉得自己与石牛相遇在这个清晨绝非巧合而是造化的昭示与安排,是种缘分。他颤抖着扑过去,使劲抱起那块沉甸甸的石头,慢慢挪到了乡政府,又找车运回家中,极虔诚地摆放在写字台上。从此,他对石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无论在单位或是下乡,无论多忙,总要抽空到椒溪河边翻捡石头,寻觅筛选,细看猜磨,竟多有收获。拣的奇石百余件,摆满了两大书架,以及书房的各个角落,自谓“石斋”。他把斋里成员分为四类:象形石、花纹石、文字石、无形石,家族庞大,不胜枚举。

秦岭的石头真是太丰富美妙了,境内山山峁峁、沟沟岔岔、大河小溪遍布奇石,随便拣个都是艺术品,开发利用潜力极大。老吴说,光头山的老鹰乌龟石、龙草坪的沙帽石、药子梁的石质百兽园都太令人神往了……说到兴奋处,随手指着窗外县城西边那面崖,激动地比划:“那崖从佛中正看像头狮子从咱们现在站的文化馆二楼看,像不像个沉睡的女孩呢?”我细瞅,果真如此:女孩披着长发的头微微向南扭转,身体则向北侧蜷缩,睡态矫憨,笑意盈盈,脸颊饱满,眉眼清秀,鼻子小巧,乳房高耸;身材圆润苗条,动感柔和,凹凸有致,矮美曼丽,极其生动*真。

老吴连同他收藏的石头渐渐地出了名,便有本县及汉中西安的石头爱好者或商人前来拜访,讨要求购石头。一位省政协副主席听说他有奇石,亲自来看,对其中的6个石头大感兴趣,自己不好开口,遂暗示县上某主要领导。那领导在他家坐了一上午还是张不开口,便让秘书透露了意图,老吴断然拒绝。市上某文艺名人托人想买个石头,他不答应。武汉的石头商人沿长江收购石头,慕名找到吴志俊愿掏几万元买他的石头,他想也没想便拒绝了。事后他才得知,单是鹰石和牛石在香港每件售价可达40万元,可见石头之珍贵。

一家三口挤在单位几十平方米办公房里,老吴工资几百元,老伴没工作,女儿上大学。钱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很急需的。收藏石头纯属赏玩、娱性,他不图钱。老吴感叹不已地说,秦岭的石头灵性十足,每个都是一首诗,一段歌,一个故事,一种劳动的欢畅和岁月的悠远,宇宙的奥妙、自然的神蕴、生命的痕迹皆在其中。随手掂了块短发少女跪坐河边的石头,他说少女凝眸沉思,看来是刚刚睡醒,正在回味那个甜甜的梦呢。一块黑色石头上白色的线条完整地构成个“心”字,他说能使人想到实(石)心实(石)意这个成语。

如今,年逾知天命的他依然在秦岭山里寻觅石头,寻觅那些有灵性、有生命的秦岭石头。

精彩纷呈的石头能陶冶人的情操,丰富人们的精神生活,还能当作产业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在佛坪,把它作为一种产业,乃至上升到文化的高度,还远远谈不上——县里采石、集石、购石、赏石的人极少。我却依然热心祈愿,不久的一天,秦岭石能为这片文化氛围淡漠的土地增添点奇特、迷人的气息。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