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而生,做一个温暖的人

傍晚收工回来,见手机微信上有我三姐儿子赵亮打来的电话。我身上衣服都是黄泥巴、水泥点,内里衣衫汗透,晚风一吹身上…

傍晚收工回来,见手机微信上有我三姐儿子赵亮打来的电话。我身上衣服都是黄泥巴、水泥点,内里衣衫汗透,晚风一吹身上阵阵发冷。想他也不会有什么急事找我,便去洗澡,好换上干衣服。

随便聊聊的图片

换上干衣服身上舒服了,这时电话铃响了,还是这个外甥打来的。他说与云盼今天到宣城办事,下午拐到九华山来看看舅舅。我忙让他们别来,不要绕路,他说还有十多分钟就到了。云盼是我大妹的儿子,原本他们一家人都在舅妈的外贸工厂做事,工厂倒掉了,他年过半百的父母亲又做瓦工去了,他跟表哥赵亮后面谋生。

 

这么晚了,他们来了想必要住下了,吃饭迟一点也没关系。我到厨房找找看有什么吃的,这些天忙于挖水沟、抹水泥,加上没有车子,抽不出空步行去山外集市上买菜,除了几个鸡蛋和咸肉,还真没菜呢。这时,院子里的小狗狗们一阵风似的跑往门口集体朗诵“旺旺”这首传统诗歌,每当此情景出现时多半是有人来敲我山野间的院门了。

 

果然是两个外甥到了。

 

 

他们像过年时一样,还提着几瓶酒来了。我给他们煮了壶红茶,还未品时,赵亮便说我叫几份外卖来吧,晚上我们俩还要赶回合肥,明早有事情。这荒山野岭的,外卖也是县城才有的吧。有一次很晚了,我在外面溜狗狗们,一束光映射过来,一个骑摩托车的人进山问路,说是送外卖的。恰好他要送的地方距我不远,我顺便问从哪儿送来的。“县城”,送外卖的人还未说完就走了。我想一个人连自己动手做饭的能力都还给祖先了,还要麻烦人家从县城送碗饭来。原本想带两个外甥走出山外到附近菜馆请他们喝点酒,他们都当爸爸了,为养家糊口也是四处奔波忙碌。这夜晚要开车回去,只能在家吃了。

 

于是,我下厨房煮饭,准备蒸份咸肉、炒个鸡蛋凑合着吃吧。云盼在我心目中一直是小孩子,他在厨房切好咸肉,有模有样的用热水烫一下切好的肉,然后再蒸。他对赵亮说,“晚上我开车,你陪舅舅喝两杯”。原本吃饭就糊弄一下子,要喝酒菜就不够了。绞尽脑汁忽然想起来前些天腌的萝卜干,也算是一个菜吧。摸着黑去地里拔了五个萝卜,洗净切成片,煮一下也算一道菜,凑成四个菜。

 

我们喝着酒时,云盼拍了张照片传到“何家大院”群里(上图),我二姐儿子华庆眼尖,立马发文说“腌萝卜干都成下酒菜了,你们别把舅舅吃穷了”。好在我的两个姐姐不识字,不然她们又要担心独自在山野间的我了,怎么过得越来越比农村人差呢?她们来过我这里,都是儿女们开车送来江南山里,吃顿饭当天就回。每次走时都要流泪,说“我们家一笼鸡就你这么一只叫鸡,小时候我们舍不得让你下田干农活,让你一心读书有出息,你临到老了躲在山里干农活。大大、妈妈要是还活着的话,看到你累成这样子一定会怪我们的。”每次送走她们出山,我空留山野间都要默坐地上好长时间才能缓过神来。人都是越长大越孤独,越老越心酸,千种苦万般难,也唯有自渡。

 

已是晚上九点多了,往常这样的时候我已入睡了。特别是这些日子里,我挖水沟,弯腰撅屁股搅拌混凝土,给水沟两壁抹水泥,每天总要换三次内衣,还好有冬日阳光,换下来的内衣拧一把水后及时晒干,每天累得晚上早早睡觉。两个外甥就要回城,我找出存在冰箱里的茶叶,他们极力推托说不要,现在都工作了家里有茶叶。我只好说带给你们妈妈喝,她们喜欢绿茶,这才收下了。我与小狗狗们送他们到门口,车子消失在黑夜里,我立于门口好一会儿,小狗狗们也默不作声蹲在我的脚边,寂静的夜空也看不见星星眨眼。

 

我离别家乡几十个春秋,在外谋生途中也算是品尝过人生的酸甜苦辣。在最美的年华差不多算是做了比较喜欢的记者职业,借时光与媒体之手,暖得人世间一处处花开,助无力前行者以力量、帮陷在命运泥淖里的人走出厄运。回首往昔岁月,总还是做了些有益于他人的善事的。虽然我自己身心憔悴,终致沦落于江南这片山野间。

 

 

前半场的大半生很多时候也为太多遥不可及的东西疲于奔命,余生还能有多长?现在能享有灯火阑珊的一份温暖和柴米油盐的充实已很知足了,况且还拥抱依然残存的梦想,试图借这一方晴空,自己陪同自己独处,安静下来,享受一个人的清欢。一个人独处的烟火里,虽在云水间,还不是桃花源,于是自己动手挖沟造景,劳动改造,种菜写作,这是我在野蛮自己体魄,更多的时光沉浸于创作中,看看能否给我经历过的大千世界留存一些文字记录传承于后。几百年后或许人们从存世的文章里还能找出有个叫何显玉的人曾经来过人世间,为他生活的那个时代记录了些尚有价值的人和事。当然,我现在还没有资格骄傲,即使有那么一天我已归于尘土,大约也不知道骄傲了。

 

人间有太多的悲苦,没有谁在行走途中不掉下过眼泪,以致逝去的熟悉人下辈子都再也不来了!虽然我们生而向死,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这人世间,最终天堂也好,地狱也罢,去的人没有一个回来的!没有一轮太阳不会西沉,若是记得太阳的味道,夜晚或许就不会太冷。置身这山野寒冬,我依然向阳而生,做一个温暖的人。温暖我自己的余生,也希望因我的文章传递温度而温暖着人世间旅途中的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