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有灵

1. 雾。 右肩疼痛。不知是不是湿气所致?又或者是换季,季节给予身体的提醒与预告。 前不久,在去拿快递的路上遇…

1.

雾。
右肩疼痛。不知是不是湿气所致?又或者是换季,季节给予身体的提醒与预告。

随便聊聊的图片
前不久,在去拿快递的路上遇见抱着幼儿的妇人,她还拎着一棵大白菜,芹菜,辣椒什么的,看见我像看见救星似的,说:“嗳,你帮我拎哈子吧。我实在拿不动了。”
“嗯……”我面露难色,支吾着。说实话,不是说不可以,而是我实在没这么大力气。但看她那样子,我只能接过她的塑料袋,勉为其难地帮她拎了一段。她也看出我在不停地换手,问:“你手臂疼吗?”
“嗯,我不敢拎重物的。”我说。
她有些歉意地笑:“那真不好意思的。我今天不该买这棵大白菜,太重了。”
我不置可否地笑。嗯,我没义务帮她,可当时不帮自己心里又觉得过不去,可一边拎着,一边难受着,也不好。

2.

花猫蹲在小板凳上睡觉,肥嘟嘟的模样,煞是可爱。
“它怎么可以长这么胖?”我问妈妈。
“你爸自己不吃都要先给它吃。”妈妈说的时候瞟一眼爸爸,“每次弄鱼了,人还没开始吃,你爸就给猫拌上饭了。”
万物有灵。
每次猫看见爸爸就喵喵地叫,似感激,也似讨好。它缠着他要吃的,磨蹭着他的脚,不让他走。它也围绕着他打着自己的呼噜。外面雾气沉沉,爸爸在腿上搭一条旧被单,听着电视里的咿咿呀呀。而猫紧挨着他,半睡半醒,保持着对他绝对的依赖。

3.

一早,与邹先生去楚风大市场买肉、买鱼。兜兜转转,我还是习惯在经常买的地方下单。
这些都是为过年准备的。
今年的肉价比去年降了不只一点点。鱼大体相当。
我不知道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在给孩子们保持着从前人家过年的样子?

从前我们过年,爸妈一般在冬月杀年猪,腊月接裁缝,做新衣,再就是妈妈炒瓜子、花生、蚕豆,爸爸在堂屋里贴“抬头见喜”与“童言无忌”的红纸条子,还在猪圈鸡圈上贴“六畜兴旺”的红纸条。
小时候看见这些觉得挺可笑的,特别是妈妈一再提醒说话要有禁忌,让人很是担心一不小心说错了话,被她唠叨。
现在想想,我们其实在重复着和他们一样的日子,一样在过年来临之际置办各色吃食,一样的买新衣、新鞋,我们现在不贴“抬头见喜”,过年的时候却在茶几上摆了鲜花、橘子、糖果,以图吉利。

4.

芷涵大约是怕我担心,总会在微信上告诉我她今天做了什么,还有什么没做。知道她一个人把生活、工作安排得越来越好,甚慰!
昨晚,她与我聊到清少纳言的《枕草子》,说清是姓,少纳言是宣读日本天皇文书与向天皇奏报日常事物的官职。我说家里有《枕草子》,里面的第一节写春夏秋冬的美芷涵随即发来“春天黎明很美。东方一点儿一点儿泛着鱼肚色的天空,染上微微的红晕,飘着红紫红紫的彩云,……
“《四季之美》,需要通篇背诵。”她告诉我。
《枕草子》在很长时间是我的枕边书。我买的是周作人的译本,里面有很多的“最有意思”的句子。这样的句子也有很多人不喜欢,但我是实实在在喜欢清少纳言随意朴素地记述,她没有功利性,从容地书写是我所推崇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