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看两不厌

枯败、黯淡的荷,内心是孤独与绝望的吗? 我站在岸边,呆呆地看了它们一会。那空洞莲蓬,苍老着、坚强着,任凭光阴老…

枯败、黯淡的荷,内心是孤独与绝望的吗?
我站在岸边,呆呆地看了它们一会。那空洞莲蓬,苍老着、坚强着,任凭光阴老去,还依然保持着向上的姿势。
那折断的荷梗,呈现出一片残落的鬼魅。它们历经了风霜,看似寥落了,其实有了不一样的筋骨。
我喜欢这样的残荷,它静默的样子,远比夏日盛开的莲花更有味道。

随便聊聊的图片

渠边的芦苇带着岁月沉淀下来的清明简淡,以一种让人心生敬意的姿态出现在我的眼前。

 

灰色天幕下的栾树、栾树的果。
栾树从喧哗热闹的红回归到朴素的模样。
它那么散淡那么寥落那么迷人。
它不需要任何修饰,呈现在你眼前就是一幅最好的风景画。萧疏空灵的画中仿佛闻得到冬雨的味道,还有褪去繁华后的无欲……
现在,天地间只剩下一棵树与时光、自然的相看两不厌。

 

 

茅草红了。

我看着它,它看着我。

它还记得我趴在土坡上扒开春天湿润的泥土,让它裸露出洁白的嫩茎吗?

现在,它伫立在我眼前,沉默着,以其更唯美的好体谅我童年的贫瘠。

 

 

遇见一丛矮矮的艾蒿。

它从一堆枯草里生发,显得那么郁郁葱葱。

它新生的绿在冬日的灰色调里仿佛有一种空前绝后的干净、明洁。

它嫩嫩的绿密密地排在一起,好像一张多绒的毯子,如果不是怕村里的人们笑话我,我是愿意去上面躺一躺,感受一下它的柔软的。

 

 

玉兰树顶着一树花苞,它的生命是如此地充满了喜悦。

玉兰花也叫望春花。

它裹得紧紧的花苞像精致的子弹头——它好像随时准备着射出春天。

我喜欢它的名字,那种原始而直接的意象总深深地感动着我的心。

我喜欢抬头看它树梢尖尖的小芽儿,毛茸茸的白色中透着一派天真。那柔弱而又生意盎然的美,在无言中告诉我一些永远存在的真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