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之间

晨,一个人欣欣然、无目的地随处溜达。 我走过屋后的小路,拐进从前上学的道路,再折入荆桥渠,不管走到哪里,这几条…

晨,一个人欣欣然、无目的地随处溜达。
我走过屋后的小路,拐进从前上学的道路,再折入荆桥渠,不管走到哪里,这几条路都是寂静的。
应是从前上学的道路刚刚修好,还没通车的缘故,我几乎很少能遇见人,这让我高兴。高兴的是没有人会注意到我,我甩动双臂,大步走,小步跑,我能听见自己轻微的呼吸。
这时,远处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我下意识地抬头向远方张望,我的面前是高耸的小区楼房,自是什么也看不见的。我忽想起前几日逝去的老伯,想来是他今日下葬,一早火化,回来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记起半月前看见他和他的婆婆(老伴)一前一后走在去往瓦池的方向。他穿着灰色的中山装,背着手,微微佝偻的腰。他默默向前,他的婆婆始终跟着他,沿着那条灰色而无限延长的村庄小路,慢慢地走。他们可能听见我电动车驶过的声音,蓦然回头朝我看看,然后迅速地掉头。他们这样的动作颇令我犯起踌躇,犹豫自己该不该与他们招呼。当然,这样的想法转瞬即逝,戴着口罩的我默然不语,端正了身子极速地离去。
原路返回,看见十字路口聚集了好多熟悉的面孔。忽然,妈妈穿着做饭的罩衣向小超市那边跑去。
“哎呀,我又不知道他恁那从我们屋后经过去公墓,我还没买鞭。”
(我们本村的人去世了大都习惯埋在本村的地头,那里专门劈了一块地用作坟地。估计现在快满了。)
我看着她一边说着,一边气喘吁吁地跑。(难为她了,快七十岁的人了还跑那么快。)
“算哒。等你买了都走过去了。”人群中好几个人这样说。
“妈妈!妈妈!”我大喊,“来不及了,都要走过去了。”
她停了下来,茫然地看我:“来不及了吗?那不买了?”
“来得及。来得及。”有人这样说:“他们在他大儿子那停下来了。”
我顺着送葬的队伍看过去,果然,他们停了下来。
我也跑了起来。我家挨着妈妈,他的大儿子与我们屋前屋后住着,虽说我不喜欢这样,但恰好遇见,不放挂鞭似乎是说不过去的。
……
送葬的队伍在密集的鞭炮声中缓缓向前。
他的儿子深深凹陷的眼睛看起来憔悴、凄凉。他抱着他放大的相片,走在浮世与坟墓之间,在我面前一掠而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