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生活

同学刀客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有一年我俩打电话胡扯,我说了句没钱吃饭了,刀客说没钱吃饭还行,我先给你打一万块钱。 …

同学刀客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有一年我俩打电话胡扯,我说了句没钱吃饭了,刀客说没钱吃饭还行,我先给你打一万块钱。

 

挂了电话,就给我打过来一万块。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没说借钱,也没想借钱,我一个人生活,有钱没钱都能活。

 

刀客说,关系到了,有些钱必须借,有些忙必须帮,人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我是个薄情寡义的人,与人交往,总把彼此分的清楚,不想欠别人的,也怕别人欠我。

 

都说,苟富贵,勿相忘。

 

我们现在没到富贵阶段,还在讨生活阶段,没有富裕的钱帮助朋友。

 

俗话说,救急不救穷。

 

现在的人,分不清谁急谁穷,不少表面看起来有钱的,可能欠了一屁股债,拆东墙补西墙。

 

失信的人太多,大家都怕借钱。

 

有不要脸的人,竟然说出,凭本事借来的钱,凭什么还?

 

竟然不少人认同,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今天去合阳县城关镇席家坡村。

 

十一点半出门,刚出小区,熊叔妈来电话,让我过去吃饭,送熊叔爹回村里。

 

先去我弟家,我弟小两口上班,小侄女上幼儿园,爹妈两个人在家。

 

熊叔妈饭刚做好,稀饭馍菜,炒了三个菜,还热了半碗昨天的剩菜。

 

我说,你把剩菜不倒了,吃剩菜,今天的菜又剩下。

 

妈说,我吃剩菜,不叫你吃。

 

父母这辈人,总是舍不得倒剩饭剩菜,吃饭先吃剩菜,把新菜又剩下,结果每顿都吃剩菜。

 

说不明白,我在家吃饭,每次都把菜吃光,吃的一口不剩。

 

我不在家,菜多菜少,都会剩下一些,总说吃不完。

 

吃酒席时,十几个菜都能吃完,在自己家,一两个菜吃不完,还是舍不得吃。

 

吃过饭,送熊叔爹回村里。

 

然后我去合阳,快两点从家里走,四点到席家坡村。

 

进村就看家要找的老宅,拍照三分钟,今天外边很冷,手露出来就冷。

 

 

 

两院相连,过去的财东大户。

 

 

门锁着,进不去。

 

 

老宅很讲究,看过老宅,在村里转了一遍。

 

四点半,往回走,回来一百二十几公里,两个半小时车程。

 

最近天黑的早,过了五点天就黑,天黑后开车视线不好,打起精神小心慢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