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税古镇

大多数土生土长的汉中人,对于秦腔的高亢、悲凉、沧桑唱法很不赞同,归结于“吼”。汉中人喜欢的戏剧是“汉调桄桄”,…

大多数土生土长的汉中人,对于秦腔的高亢、悲凉、沧桑唱法很不赞同,归结于“吼”。汉中人喜欢的戏剧是“汉调桄桄”,一种巴山语音下的改良版秦腔戏。

随便聊聊的图片

长长的一条秦岭,把陕西划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情习俗,有关中人憨厚耿直,也有陕南人的聪慧柔情,千百年了,人员的流动与迁徙,是千山万水也难以阻隔的,而这种动态变迁,也带动了文化的融合。据考证,秦腔起源西周,是黄土高坡上的农民打发寂寞时的一种吼叫方式和情感交流,俗称“梆子腔”,流行在雍城、陇西一代,唱词具有西部人性格倔强、说话生硬、浓鼻后音的发声特征。秦朝以后,特别是安史之乱后的唐代,关中人大量向汉水流域逃亡,秦腔首先被关中人带入洋县,在语言和唱词上做了一些改变,把汉中人的婉转柔媚调融入其中,喜闻乐见,以致于扩大到褒城、城固、南郑,从而形成了独特的剧种——汉调桄桄。如今,这种戏曲演唱方式虽然萧瑟少闻,其它地方几乎绝迹,但在南郑县的协税镇被保留了下来,也成了陕南地区唯一一个传承、发扬汉调桄桄戏的地方,当然,现在还是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被保护的项目之一。

 

临近年末,走在协税镇上,经常会听到锣鼓的声音,那是这里的人们在排练“协税社火”或者自娱自乐,他们在练习汉调桄桄戏,一种老中青人都喜欢的传统节目。

“井”字型的街道并不长,有前街与后街的分割,老人们说,这里原先叫“萧亭坝”,是一条具有千年历史的古街道,因为汉王刘邦在汉中做“汉中王”时,他的丞相萧何大多时间都住在这里。因为萧何是一个“平定国家,安抚百姓,供应粮饷,不断绝运粮通道”的能臣贤相,后来的人为了纪念他,就把这里的街道命名为“萧何街”,现在,街头还保存着萧何主导修凿的“鹿头堰”、他在张坪栽植的古柏树,他为刘邦军队创建的养马场等。只是时代更替,到了唐宋明朝,汉中陆续有了“湖广填川”的外来人员,他们大多喜欢老乡结帮,那时候,萧亭坝的下街属于褒城县管理,南方人离不开江河,就聚集在这里,下街中十之八九都是湖广人,就有人把下街道叫“湖广街”,而上街大多是本地人,属于南郑县辖区,两个县为了协商税收,就在街道中段的南路寺设置了征税的统一机构,凡事协商,才有了“协税”的名号。

我们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把前后街和几个小巷溜达完了,现在,这里甚为萧条,街道上驻留的人员并不多,可能是离周家坪县城太近或者大环境经济退化的影响,不管是仿古的街道还是新建的民房,百分之七八十都是铁将军把门,留守着老人和孩子。在一家颜姓的便利商铺,老人正在扎旱莲船,他说自己是大书法家颜真卿的后代,居住此处好多代了,过去的时候,协税镇很热闹,客商也比较多,因为进入四川巴中的人,必须在这里歇脚驻留,周边人有到这里逢场赶集的习惯,生意还好做,而现在,繁华不再,只能每年扎一些社火用品,偶尔走街串巷,逢年过节时到城里商铺前讨一个吉彩,赚个小钱养家糊口罢了。

“协税社火”在陕南地区是很有名气的,它是汉中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之一,协税镇也是陕西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

每年春节期间,许多外地人及十里八村的老乡都会到协税围观,它有舞狮耍龙的热闹,有高跷表演的雄险,有花鼓秧歌的风趣,有花灯武彩的惊奇……

据说,协税社火已经传承了千年,从唐朝开始,人们把单纯的看戏改变成自我表演,起初只是群众性的拜神祭祀形式,后来演变成吉庆的集社活动,下街湖广人把他们的“赛龙舟”经验用在社火上,而上街的人不甘寂寞,把汉调桄桄戏中的剧情搬到社火中,上、下街相互竞争,彼此学习促进,使这项传统节目发扬光大,同时,也是汉中的文化中心向协税偏移,当时就有“小汉中”的说法。在民国时期,小小的协税镇,就有大小寺庙13座,学校四座,其中汉中第一个女子学校就诞生在协税。

从民国起,这里有了协税的地名,解放后,褒城县被撤,上下街也统一划归南郑县管理,没有了协税的事实,只留住了“协税”的名号,繁荣物质,发展经济,观念引导已是文化遗址花落香陨,千年的萧何街慢慢的被人遗忘,人们只在桄桄戏的哀婉中和协税社火的热闹中,依稀看到昔日的繁华一瞬。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