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读者

本来是在晚饭后,拟定用微信采访你对我散文习作的看法。可能在夜里的九时,给你发完信息,等了半小时,没有回复,这个…

本来是在晚饭后,拟定用微信采访你对我散文习作的看法。可能在夜里的九时,给你发完信息,等了半小时,没有回复,这个时间,我就睡着了。你知道长年累月跑车的人,最需要是瞌睡,有时往驾驶室里一坐,就犯迷糊。昨天下午从靖远的滨河路向平川方向赶,气温摄氏零度,阴冷的风,从驾驶室的玻璃吹到脸上,衣服单薄,还是瞌睡,把车停在河岸的芦苇丛中,开始睡觉,不敢走。

 

你在昨天的上午打视频,没有听到。看到你的微信在矿井,车子熄火,拿出手机,你的未接视频,给你回了电话。电话接通的第一句,问我为什么不接你的视频?车在路上跑,接不到视频,你说你们院子里的一位邻居要拉煤。

 

认识你,也是在这座大杂院。大杂院,以馍馍著称,有我们村里的女孩子在大杂院里开的馍馍店,火爆五级街。我虽然是外地人,但我习惯把我妻子的村里人,称老乡。你是哪里人?黄湾,我也黄湾,亦真亦切的故乡情,终身向往,缩小陌生。来到五级街,黄湾,变成了老乡。

 

我在这座大杂院里认识你,一位85后的黄湾女孩,租房,在这里为读小学读中学的孩子做饭。你对我的第一感觉是端庄,是坦然,是正面接受阳光,这些感受,从我第一次的见到你,就挥之不去,挥之犹佳。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间在中午,第一次见到你的地点在大杂院。我给大杂院里的馍馍店卸完煤,馍馍店里的女孩为我做了羊肉泡馍,说是父亲养的羊,父亲为她送的羊肉。吃着羊肉,你从门里走进,端庄、挺拔、明澈地站在我的眼前,谈过冬拉煤的事。你一直站着,直视前方,从你目光折射出的焦点,那怕谁有一点小聪明,小花招,也难以逃过你的眼睛。为什么要在你的身上用到端庄挺拔的词汇,这些词汇,恰到好处。这些词汇,就在偏僻的角落,远离喧嚣,独善其身。这些词汇,就在吵杂的大院,静静的小屋,很不起眼,很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你的端庄,那是真正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这是就是你:丰润流香。

 

手机扫码,发现我的名字,抬头,你尝试性地问我,平川,有位作家李森林,和你重名?不,我就是。你意味深长地说:“我读过您的许多作品”。

 

又一次的在这条街上遇到我的青年女性读者,长得很美,破天荒地给她用了许多的形容词。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