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喇沁右旗王爷问案故事之二

其其格,夫家王府大营子。是日,娘家突传噩情,胞妹突患伤寒,已不治身亡。其其格急忙奔往娘家哈乞沟,为胞妹奔丧。直…

其其格,夫家王府大营子。是日,娘家突传噩情,胞妹突患伤寒,已不治身亡。其其格急忙奔往娘家哈乞沟,为胞妹奔丧。直至胞妹丧葬完毕,其其格才捎回口信,让丈夫迎接。丈夫忙牵驴前往,行至半路,见妻子一人孤身步行返回,便急忙将妻子扶上驴背,继续回家的路程。待夫妻二人返回家中,丈夫先将妻子搀扶驴下,让妻子先自行回屋,自己好去将毛驴安置圈中。

随便聊聊的图片
等丈夫回至屋內,眼前分明两个妻子站在地上,双双佇立在平静中,丈夫痴呆片刻,直当错觉,揉目再视,依然一样,丈夫大惊失色,再仔细分析,二人还是如出一辙,不可分辨。丈夫一时不安,问二人终究谁是自己真正妻室,直到这时二人才在僵持中开始相互指责,各自争执自己属于真正妻子。丈夫感觉事出蹊跷,急忙召唤四邻帮助察看。等街坊邻居聚至,竟也各个如同麻木痴呆,张目结舌。更有少年不识世故,竟同主人做起玩笑:这其其格生来惹人喜爱,聪慧丽质,谁不羡慕,哪个男人不是朝思暮想,梦寐以求,偏是你艳福积深,一个不行又添一个,这时你还计较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有何用处,那帝王将相三宫六妾都能应付,你若舍得,看拿一个给兄弟分享如何?惹得众人哭笑不得。
事情传进王府,王爷听后也十分好奇,忍耐不住,便带人前去观看。这丈夫见到王爷,便上前苦诉:这情境唯恐世人少有见识,又偏是自己稍有体会,原来自己那妻室同胞妹本是娈生,长相一模一样,从前辨别也只是从衣冠上去分晓,可现时妻妹已在前日得伤寒命亡,再无比对,偏偏又遇见这般怪异离奇事端发生?
等王爷向四邻求证,几个亲眷也证实,这妻妹也的确在前日得病命亡,尸骸已经殡埋完成!
王爷思索一时,便偷偷嘱令自己手下,将棍棒准备充足,先各自藏匿于房屋暗处,再分派左右去把二人关闭门内。等有人向屋内通知,谁能从屋门內走出,谁便是这家主人!
听得传呼,有人霎时便从屋内走出,不想却正被王爷布下的奴丁围困院中,拿棍棒一阵猛砸,只听几声鸣叫,此物便失去踪迹
到有人去问王爷缘由,王爷才答道:现在被关在屋内的女人,才真正是其其格本人,设想倘若没有鬼祟妖术,谁人见识过一个正常人能从门夹缝间自由穿行,此妖情想必还真是于那刚刚死去的妻妹多有关连!
一帮人又急忙奔向那胞妹墓穴,先是在坟边发现一死去的白狐,再挖开墓豖,那妻妹身还真是落满棍棒迹痕。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