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澧县街头的一件小事

前天傍晚(12月15日),有朋友发来信息:闲坐紫云阁,酒好无人陪。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我欣然前往。 走出家…

前天傍晚(12月15日),有朋友发来信息:闲坐紫云阁,酒好无人陪。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我欣然前往。

走出家门,寒风扑面,冷雨纷飞。走到澧阳路,只见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等车之际,忽见一老翁侧卧在马路中间。来往车辆避绕而过,过往行人,行色匆匆,视而不见。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心生疑惑,若是交通事故,为何不见肇事车辆及肇事者?于是我走到跟前,弯腰问道:“老人家,您怎么了?”

 

“我摔倒了。”他有气无力地说道。

 

“问题不大吧?”

 

“没得大问题,就是没力气,爬不起来。你帮个忙,把我扶起来吧。”

 

尽管他说话的语气近于哀求,我还是有些犹豫。近些年来,做好事被反咬一口的案例屡见不鲜,这不会是旧戏重演吧?我又转念一想,这来住车辆如穿梭一般,稍有不慎定会酿成惨祸,此时不救,更待何时?我不再迟疑,双手小心翼翼地绕到他腰后,想用力扶他起来,无奈他身材高大,衣又穿得厚重,我气喘吁吁,他却纹丝不动。就在我抬头观望,想找个帮手时,一个小伙子走过来,他有些害羞地说:“大叔,我来帮你。”

这老翁被我俩扶起来后,并无大碍,神志清晰,尚能站立,只是迈不开脚步,可能是哪里扭伤了。我问他有无家人电话,他说打电话也是白打,孩子们都远在他乡,家里只有一个老伴,也有八十多岁了,和我一样,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我又问他家住哪里,他说就住在新河楼宾馆附近。那地方离此地不过一里之遥,只是眼前这情况,如何把他安然送回家?那小伙子见我有些犯难,不由分说道:“干脆我开车送他回去吧!”我和那小伙子费了好大劲才把那老翁扶进车里。这时候,朋友催促电话不断,我只好对小伙子说:“你一个人送他回去吧,我与人有约,就不陪你去了。”我见那小伙子面有为难之色,便安慰道:“你不必害怕,到他家后,下车时,左邻右舍会帮忙的。你把我的电话号码留下,若有其他麻烦,就打我电话,我给你作证”。他听了,这才放心,连说谢谢,随后开车而去。

事隔一天后,我也没接到那小伙子的电话,由此可知,他没遇到麻烦。毕竟那些受人恩惠却反咬一口的无耻之徒是极少数,我们大可不必因这些无耻之徒的存在而因噎废食,乃至良知泯灭。

不知那小伙子姓甚名谁,只知他年约二十来岁,长得阳光帅气。他开的是一辆宝马车,车号是湘JM1792。他的行为也许很平凡,但很多人不一定做得到。所以,我要为他点赞,特记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