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睡,天就亮了

前天晚上看一本架空小说,蛮新奇的,不知不觉到了早晨六点,外面天都亮了。 睡了两个多小时。 到了昨晚五点的时候,…

前天晚上看一本架空小说,蛮新奇的,不知不觉到了早晨六点,外面天都亮了。

睡了两个多小时。
到了昨晚五点的时候,困的不得了。
八点就开睡,中间不带一点别的,一直睡的深沉。
睡到早晨六点多醒来解决生理问题,接着睡,很快又睡着了。
这时候,就有精力做梦了。
回到教室,我坐在第一排。困的要死,不知道数学老师讲什么,他让我上去答题,我不会,他要我滚出学校,退学。
然后我就开始满班级逃窜,和他讲,我品德好,学业也没有挂科的,你有什么理由让我退学,我不服。
第一个梦结束。
第二个还是数学老师,他在讲台上讲函数图像,很简单的那种函数。
我还是很困,但是尽量睁大眼睛,看这些早就很熟悉的函数,他能不能讲出个花儿来。
果然,困的迷迷糊糊。
他又喊我回答问题。原来上次是因为他有羊癫疯,发病了。所以才针对我。
他的问题是让我回答两个函数相交点是什么。
我没听见他讲出花儿来的算法,直接跟他说,你那都已知X,直接可以算出相交线坐标呀。
然后,我又被数学老师赶出去了。
放学后,我坐在一个妈妈是哑巴的同学自行车后面,她带着我上坡,下坡,骑车在泥路上。
不知道谁问我,今天怎么没跟谁谁谁一起?
我说,她太娇小,骑车载不动我。我又不想骑车载她。
貌似梦里其实我是不会骑自行车的。
哑巴同学真的很有力气,一路我都没有下过自行车。
噢,我还不会上下活车。所以她不停我更没有办法上下。
到了二队的村子,她直接带我回她家吃午饭,她的午饭是青菜。她父母都还在地里忙,院子很破旧。不过她家住在大路边上。
我以为她会在门口把我放下,我以为娇小的同学会路过她家的时候停下自行车接我回去吃饭。毕竟曾经我一直在她家吃饭。
实在不喜欢吃青菜。我准备去娇小的同学家吃饭。梦里好像我之所以一直寄宿在这个村子里的几家,是因为我没有家,我家不在这里,但是我家给他们几家签了合约,要管我吃住的。
哑巴同学告诉我:“来不及了,要赶回去上下午的课。”
梦境转到下午语文课上,还是一个字:困。
不过这个语文老师是喜欢我的老师,因为我成绩好呀。
我就跟我同桌说了一声,放心的趴在桌子上睡觉。
不敢睡死,迷迷糊糊的看到语文老师这一节是讲作文课,还要读我的作文。
还要让我读我自己的。
但是看着我在睡,想要叫醒我,又忍了。
我终于能利用课堂好好睡一觉,不用年复一年,天复一天,课复一课的困了。只要给我一节课补充睡眠,接下来再面对数学老师。我就不困了。
梦大概就完了。下面大概说一下我熬夜的那本小说:比《庆余年》更符合,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男主和他养母,在村子里真的是人言狗憎的存在 。
他养母一直给各家各户吵架,占便宜。
即使村子里所有人都讨厌他养母,但是还会给他家东西。
不仅仅是他和他养母泼妇,更重要的是,他养母的父亲,当年给村子里修了一条路,让村子里的人相对富了起来。
所以在外孙,女儿身上,受恩的人对他的后代,有了容忍和照顾。
村子里的人,也不是那么知恩图报。男主养母带着男主回村的时候,男主小时候,村子人喜欢欺负他。所以他养母变成泼妇,也是有原因的。
男主和他养母还威胁村子里的人,一起骗婚女主。
我没有看完,并不知道结局如何。
男主中秀才之后,已经出钱买回了当年村子里免费给他们住的破房子和几亩地。
但是春围之前一天,男主身份暴露,原来养母是他家破人亡的人,而养母家,又是他惊才绝艳的父亲毁的,所以男主春围考场上一个字都写不出,落榜了。
我就看到这里,有比较扯的部分,也有新奇的,爽的,蛮真实的部分。
戴口罩是不能稍微剧烈运动的。我就好奇,已经开业的健身房他们带不带口罩。那剧烈运动的时候,不感觉呼吸不顺畅吗?
我骑个自行车,还车的时候都觉得呼吸急促了。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