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灶万灶不如自家柴火灶

1 入冬后九华山难得下了三天小雨,我屋后葫芦塘水似乎没见涨,只是园内栽的黄心菜和油菜倒是水淋淋湿漉漉的。雨丝太…

1

入冬后九华山难得下了三天小雨,我屋后葫芦塘水似乎没见涨,只是园内栽的黄心菜和油菜倒是水淋淋湿漉漉的。雨丝太细,今早太阳出来一照,地面上就干了。阳阳和它的狗伙伴们在草地上追逐玩耍,身上没沾一滴水,仿佛这几天的雨就未曾来过。

随便聊聊的图片

太阳翻过九华山莲花峰垭口后,金子般的阳光越来越温暖。当太阳悬于我园中银杏树梢头时,感觉涌起春潮般的温暖。我懒懒的不想回屋里去,麦加的《解密》扔在一边,只管享用这暖暖的阳光。阳阳它们玩兴不减,仍旧在草地上打着滚儿。刚从城里回山来的爱人说,“中午就在这草地上吃饭吧”。她搬来烧烤用的铁锅与架子,找了几根干树枝生了火。烟火起处,这天地一号包厢的午餐就拉开了序幕。

在这佛山茶溪的山野间,我们从菜地里摘了些青菜,拔几个萝卜,将炖好的骨头汤端来放置柴火上,顿时便有了诱人的味道。狗狗们停止了打闹,围着临时搭起来的柴火锅灶蹿来跳去。菜都是我自己种的,只是入山中日子不长,我还未来得及学会酿酒,只能凑合着找来别人酿好的酒。虽说人间有味是清欢,可在这天地间烧柴火灶吃午餐若是没摆酒感觉总欠了一味。山野清欢多此一味,我一个人不知可能把自己喝醉?趁未端杯之前,我将这场景录了一段视频,随口胡扯了几句配音,发到微信上。山野之饮虽无旧友新朋,仪式感还是不能少的,也算是为“清欢”添一味儿。

 

酒还是烈的,一壶酒干了,细品苏轼词中“人间有味是清欢”这句话,觉得北宋苏轼在作《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词时,正是贬谪黄州四年后再迁移汝州期间。他特地注明日期为“十二月二十四日,从泗州刘倩叔游南山”,季节与我此日在青山之阳饮酒时间相差无几。他与友人在细雨斜风中观景,山中淡烟疏柳,忽然间阳光暖暖的。一代大诗人游罢南山到中午也只是在农户家泡上一杯清茶,吃些山野间长的蓼芽蒿笋。农户家可能贫寒,无酒亦无肉,友人生活恐怕也不富裕未曾有酒带来。我猜想遭贬落魄汝州的苏轼口头上说“人间有味是清欢”,当时心里或许也想着有些荤腥,再暖上一壶烈酒把自己喝醉,这又何尝不是一欢呢?那样也大约才配得上他的卓越才华与经世济民之志。好在尽管如此境遇之下,还有刘倩叔这么一位当地朋友陪伴他游玩南山。

2

天地间柴火灶旁,我再给自己斟上半壶酒,想刚才胡乱替古人操了会心,不禁哑然失笑。

 

有客来山里,户外猜拳行令

苏轼是何等样人物?他之后的九百多年间,历朝历代研究其思想与文学及波澜壮阔人生者车载斗量,更给后人为官做人树立了榜样,特别是其逆境中生命总能发出异样光彩让世人敬仰。他是一颗光耀千年的巨星,实在用不着我操闲心尔。我翻看自己的手机发现刚才那条视频上有不少留言:青岛福慧说,“我们都在念小芳”;老酒当家称,“你老兄是五柳先生桃花源生活吧?”其实这位称得上仁兄的先生已是古稀老者,笔耕不缀常有美文问世;正在南国享受夏季风情的紫霞说,“你这是最好的时光!”大安先生则说,“高品质生活!”省城事业与爱情双丰收的莫总可能忙得还没吃午饭,留言“讲真,看得我都饿了”。狗尾巴草说,“何老师陶渊明式归隐生活羡煞人”;江南牙科名医钱自友先生还赋诗一首……

天啦,我只是被这隆冬里的暖阳晒得懒了,架起柴火灶在草地上吃顿午饭,山野太清静了,我于清欢中独自寻份开心尔。真没想到竟惊动这么多身居闹市、正忙碌人生的微友们,一缕柴火灶的烟火气惹得他们对山野清欢日子的向往。这要不是隔着江河,可能我这山乡人家筷子还不够用呢。

山中古稀老汉从不言老

细思量并不是我这山野间午餐有多诱人,更大的可能是这些身居都市拼搏人生者,心里都潜藏一个“柴火灶”,只是呆城里久了,无处生火冒烟,可怜得连儿时烧柴火时的锅巴也难吃得上。记得小时候我们乡下孩子吃饭时,都设法扛着家里差不多再大的那只碗,端碗饭跑半个生产队,找人多热闹的地方扎堆。一是听大人讲神仙鬼怪、山海经故事,二是伢们比比各自碗头上的菜和埋在碗底的“尜尜(gá ga)肉”(庐江一带方言,意即指肉),看看可能趁乱抢一块逃跑。那个贫穷的年代,生产队谁家来客买上一斤肉,整个生产队的伢们都能闻到香味,就连养的狗狗们都比往常高兴。几碟自家菜地产的素菜,一碗红烧肉压轴,生产队差不多当家的男人们都来围坐席间,猜拳行令,这酒能从中午一直喝到晚上,女主人要不停地去菜地摘菜洗净,往桌上添菜,也有邻居家端来菜的。

 

雪地里用泥巴裹只鸡烧烤

我们伢们凑上前看热闹,比村里来唱戏时还要激动,因为有饭香有肉的味道。只是伢们出门时家里大人都再三交代:“只许看不准望嘴”。“望嘴”在我们乡下意思是谗嘴,想吃人家桌子上的肉。能进屋凑近前看看热闹已是幸事,桌子中间那碗肉无疑是天上龙肉,也就是多看一眼。我平生第一次喝酒,是一个小伙伴在这样的场合摸出来半瓶白酒,他拉我与另一个小伙伴跑到打谷场草堆边,一人一口喝得呲牙裂嘴,辣得舌头伸多长,还是喝光了半瓶烈酒。我们仨醉卧草堆边,直到晚上家人找来拖着我们回家。

3

长大后,儿时的一些小伙伴们从不同途径挤进城里,偶尔在城里见面,起初多半是在街边买点猪头肉、一个卤猪蹄,回家配上几个素菜,这酒是少不了的。后来混得有些人模狗样时,来了朋友吃饭下饭店,继而讲究起来钻包厢。那时饭店包厢很多只有一扇小门,四壁没有窗户,总有股子霉味。一帮人挤在里面,酒过三巡,能闻到的只有酒味了,这个阶段花的钱多还是自己掏腰包。再后来包厢四壁软包装,里面还带卡啦OK ,喝多了争相扯着嗓子唱“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啊”,一伙人东倒西歪撞了南墙也无损伤,酒味、烟味,还有香水味……

 

 

都市条条大街灯红酒绿,夜夜笙歌。从不同方向与途径挤进城的乡村男女穿上不同的行头,上演一场场无需彩排的人生大戏。演得好的主席台上演自己,更多时候在台下坐着看看别人演。笑笑别人,也给别人笑笑,四季轮回,醉生梦死……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生哪有不落幕的大剧?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事看着看着就淡了。有些人想着想着就忘了,有些梦做着做着就醒了。突然有一天,大梦初醒,忽然发现从前的自己是那么天真,一颗泥巴里滚出来的心却已支离破碎,连包裹这颗支离破碎心的皮囊也是千疮百孔。

午夜梦回,抹去眼角的泪水,细想想我们打破了头皮挤进这繁华的都市里,终究是得还是失?尝尽了生活的苦,梦醒时分才觉得有些事情根本不该去碰,有些人当初就不该请进生活里来,弄得现在心中满是伤痕,何苦当初一往情深?食色男女,行走在人生四季都是道道风景,谁要是动了心,上前动手抚摸自己喜欢的地方,一准被斥为“流氓”。可我们差不多都犯了一个最基本、也是致命的错误,我们把身体交给了那么多未曾谋面的厨师们,咽下了他们案板上那么多坛坛罐罐里装的不明物体,吃得满嘴流油,塞得满肚子坏水,久积沉疴,吃坏了身体喝坏了胃,徒留下去医院路上的两行清泪。

 

人在旅途上,都会有体验,突然间获悉某个熟悉的人悄无声息离别了人世。原本强壮如牛的人忽然轰然倒下,生命如油灯越熬火苗越弱,油尽灯枯,生命之火熄灭了,生命之钟停摆在年轻的时光里。我曾在都市里遇到一位喜欢文学的女老板,她说,“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风雅的宋朝”。还遇到过一位在别人眼里非常成功的达官贵人,他感慨说,“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柴火灶锅巴香的乡村”。只是他们原本进城时空空的行囊,在都市打拼了这么多年,将自己的行囊塞得满满的,即使已经知足,又何能真的放下呢?进城时为生活所迫,现在却被物质所累。虽然梦已经醒来,心不会害怕,可是无法跨越都市深渊,挣脱掉身上的种种束缚,再也回不到快乐老家,架柴烧锅做饭了。

4

江南山中虽值隆冬,这个中午我有几根干柴烧火,一把青菜,几个萝卜,还有山村小芳姑娘妹妹家养的黑猪肉,炖锅汤,烫烫菜,虽无苏轼所交的刘倩叔那样旧友,至少有已陪伴我在山间三冬四夏的阳阳和它的兄妹老表在身边,倒也自得其乐。

敬天地一杯酒,品人间有味清欢。苏轼所言人间有味是清欢,何谓“清欢”?从喧嚣的都市破城而出,从明争暗斗的官场挣脱出来,在沉沉浮浮的商海中淡漠了名利欲望,走进山林,重拾儿时柴火,重燃记忆中的柴火灶,让人间至味的烟火升起来,粗茶淡饭生活,这就是“清欢”。没有旷达的人生态度,既不能无欲无求,更无法豁达天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