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一个煤矿工人,他20岁吋便被招工到煤矿,当了一辈子的工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煤黑子”。 听父亲讲他小…

我的父亲是一个煤矿工人,他20岁吋便被招工到煤矿,当了一辈子的工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煤黑子”。

随便聊聊的图片

听父亲讲他小时候的故事对我来说是一种奢望和享受。由于父亲长年生活在煤矿,很少回家。所以我和父亲相隔甚远,甚至让我和父亲之间产生了一种隔膜而无从提笔。据父亲讲他小时候家境非常贫穷,从十几岁他的母亲便离他而去。他常年生活在哥哥嫂嫂的照顾下。父亲说他小时候读书很用功,可后来由于家庭经济不好未能读到高小便弃学了。父亲弟兄三个,由于哥哥即(我的伯父)家孩子较多,家庭劳动力少,再加上当时食粮比较紧张,为了生计,大伯让他放弃了学业。父亲曾在大队的面粉厂工作。后来县里来征兵,父亲便有了当兵的念头,于是便报了名,可是到了政审却未能过关。原因是父亲的二叔父在信仰佛教,被打成了“牛鬼蛇神”,所以父亲便无缘军人。直到父亲20岁那年(1970)年省上来招工,父亲才得以有出头之日。当时父亲在生产队面粉厂工作认真,长期为乡邻服务,深受父老乡亲的好评,所以生产队在得知招工信息之时,第一个让队长通知了我的父亲。由于有队上的举荐和证明加之体检合格,至此父亲便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工人。

 

在我小的时候父亲很少回家,以至于在我幼小的心灵里从来没有过父亲的形象。父亲是一个严肃的人然而他又是慈祥的。让得父亲偶尔回家的日子总是给我和弟弟带回几支笔。他常常教育我们,要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父亲还要我们团结同学,关心班集体。正是父亲的这种关心和鼓励以及母亲的严格严求,我和弟弟从小就学习特别用功。今天的我和弟弟都已成为光荣的人民教师,我们从内心感激父亲母亲。

 

说起父亲的孝道也是令我值得学习的。记得父亲每次回家总要把生病瘫痪在床的爷爷接到我家住上一段。父亲总是叮嘱母亲,老人家不容易,为了他们兄弟姐妹受了不少苦,要善待老人。

 

父亲的一生是节俭的一生,也是勤劳的一生。父亲常常要我和弟弟要珍惜粮食和生活用品,不要浪费。他说过日子就得节俭,因为一粥一饭都来之不易。记得有一年麦收时节,父亲回家了。在简单的吃过饭后,父亲便和母亲磨好镰刀来到田里收割。都说天时不等人,收割的日子总是忙碌的,自家的麦子收割完了,拉回场院晾晒起来,父亲又去帮助邻居家拉麦子、打碾粮食,那些天父亲总是从早忙到晚,忙完这家忙那家。晚上回到家,父亲才脱下外衣洗脚,洗头洗脸,才能喝茶,好好休息一下。我看见父亲的手上磨了好多老茧,脚底也磨了血泡。看着父亲手上的伤,心里十分难受,我从心里对自己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长大做一个有出息的人,让父母亲过上好日子。正因为父亲的勤劳和对乡邻的热心帮助,以至于在后来,乡邻们听到父亲回家的消息,就三五成群的来到我家看望父亲,来和父亲叙旧。每当这时父亲便买回几瓶好酒和好烟招待大家。此时此刻,我们家就像过年一样热闹而又祥和。父亲是一个人缘极好的人。即使父亲退休的日子里,也有不少工友和老乡来家里找父亲唠家常,喝酒聊天,听父亲拉二胡。

 

父亲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父亲在煤矿学会了开小电车,学会了电工,钳工技术,他还在业余时间学会了拉二胡,做家俱,包沙发。至今我们家里的箱子,沙发,饭桌,凳子都是父亲年轻时的杰作。

 

 

父亲今年70多岁了,他身体仍很硬朗。每天和工友们打打牌,有时去广场拉二胡。去年我去看父亲,父亲苍老了不少,但仍很健康,待我和善多了,再也不像以前那么严厉,苛刻了。大年三十晚上,父亲拿出了他舍不得喝的一瓶五粮液,母亲炒了几个菜,我和三弟、父亲三个人一起喝了起来。美中不足的是由于疫情而未能来探望父母亲的二弟(老师)。我们边喝边聊,父亲讲起了他小时候的事情,也讲起了我和弟弟小时候的事。我们聊过去,也谈今天。酒过三旬,父亲心血来潮拿出了自己心爱的二胡拉了起来。听着悠扬的乐曲,看着父亲投入的神情,我真心替父亲高兴,愿父亲的晚年快乐幸福,愿父母亲健康长寿。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