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分

明日冬至。 冬天天黑得早,冬至后白天会渐渐拉长。然后就是小寒、大寒,一年尽。 不知不觉。 今天的菜炒了猪肝、牛…

明日冬至。
冬天天黑得早,冬至后白天会渐渐拉长。然后就是小寒、大寒,一年尽。
不知不觉。

今天的菜炒了猪肝、牛肉加胡萝卜,里面都放了黄尖椒,有点辣,味道却是更好了。再一个菜就是昨日剩下的鱼头炖了,里面下笋子,嫩得不得了。与妈妈说起,想哪天去超市如果遇见,就再买一些存这里,过年的时候吃。
吃过饭后,我等了一会就拿了个泡柑剥了吃。妈妈看着我吃。直摇头,说她的牙齿都快酸倒了。我笑,说自己怕辣,吃个泡柑下火。
话说泡柑的确很酸,但我不怕。如果下雪,吃过热气腾腾的火锅,再吃泡柑是不错的。
平静、恬淡的生活让我心生欢喜,连今日的阳光都觉得是老天的恩赐。

随便聊聊的图片
芷涵对我说放假了就赶快回来,怕遇上疫情耽误了回家。
疫情从不知觉的开始到现在已经两年。
想起从前小弟春节回家,然后一直被延期返回深圳,现在想想其实已恍如隔世。那么久不见,不知现在的他还是不是从前的模样?
他昨日与妈妈电话,也是希望今年能早点回来,然后说二妈那边疫情有点严重,不知今年能不能如愿回来?嗯,意外之事都是不可预知和不能打算的。也许,我们把今天过好就是最好了。

最近这几天白天不知在做什么。书也没看,字也没写,大部分时间无所事事。有时想拿起书坐在阳光底下翻翻,又想近几日眼睛不舒服,就把看书的心思放下了。
——却终是放不下的。

蛰居在家,生活十分简单。每日两餐,喝茶、闲庭漫步,看树、看鸟、看花、教孩子。生活仿佛是这样的岁月静好。
鸟真的有趣极了。它们慢慢踱到我淘米的地方,在那里啄食。我偶尔经过,它们也不怕,只停下来看我,等我经过,再低下头细细地啄。
我能听见它们啄食的声音:嘟嘟,嘟嘟……很短,很急。它们是机警的,哪怕察觉到有一丁点儿不好,也会迅疾地飞上高枝看你。
很多雀子我不知道名字。在蘸水笔先生那,我知道了我常见的几种鸟的名字,比如:乌鸫、戴胜、斑鸠、白头鹎……
喜鹊我是知道的。我们这里的喜鹊真是好看,花喜鹊,灰喜鹊,都好看。特别是花喜鹊,黑白相间,它肚子上的羽毛真白真细呀,看起来那么柔软,让我总想去摸摸。

邹先生今天自言自语,说他们有两个多月没有做事了。马上就要过年,也不知今年到底会不会有新的工地出来?乡下的人心心念念念事做,其实就是想赚几个钱,要不然大家怎么过日子呢?

弟弟今天带着妈妈去买了三只鸡,两副猪肝,我请他们帮我带了一副。芷涵、安安对腊货不太感兴趣,我也就不想准备太多。
新鲜的吃起来总是好一些。

安安他们这学期缴费偏多。想想,初三了,缴费多一点也正常。我现在感到安慰的是小姑娘很努力,成绩稳中有升,比我想象得还好。
此生能有两个上进的女儿,也是莫大的福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