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平淡,和流光暗转

清晨,拉开窗户,但见四野静寂,清露凝结,天边的霞光渐渐明丽,一点点射出金色,少顷,那金色便开始耀眼,而空气中氤…

清晨,拉开窗户,但见四野静寂,清露凝结,天边的霞光渐渐明丽,一点点射出金色,少顷,那金色便开始耀眼,而空气中氤氲着的淡淡清香,却带着一股子沉静。

 

——那是草木的味道正一丝一缕地随着晨风流淌,行走在窗前的阳光里。

 

不知怎地忽想起昨晚起夜时在卫生间那边看见的月光。那时的月光从玻璃窗透过来落在地砖上化开,有淡淡的影。影是窗户的影,竖条纹状,让凌晨的静谧在影影绰绰中有了一种不一样的舒畅与潇洒。

 

晨风拂过,鸟密集的叫声起起落落,加重了乡下的静与旷。门前月季的红已淡了很多,有厚重的颓色,一阵风过,纷纷飘落的花瓣像惊动了纷纷的时间,在心里划出无声的印痕。

 

我不说话,只拿一把梳子站在那丛花前梳头。许是季节的缘故,发丝比春天落得多得多。我看着地上一根根的青丝,犹豫片刻,蹲下,把它们一根根拾起,在指尖绕上一绕,看一眼,再轻轻掷到月季花丛的根部,仿佛它们是稠密的雨,从身边飞过又落下。

 

詹姆斯.赖特在某一首诗里有过这样的句子:“我独自站在一棵接骨木旁,不敢呼吸,/也不敢动。/我聆听着。/麦子向后靠着自己的黑暗/而我靠着我的。”这恰恰好,如我此刻散淡的心情。

 

远远地,听得小货车突突驶来的声音,这声音里还夹杂着男人的声音,他应是录好了叫卖的声音再用扩音器放出来的,是卖酒精哟,卖固体酒精、液体酒精的高音,穿透力很强的那种。我听到隔壁幺婆在对幺爹说:“去买一点酒精吧!”

 

冬至已过,天气渐冷,一家人围着一个简易的火锅吃饭蛮不错的。小商小贩看准了乡下人使用电磁炉的少,拉一车酒精过来促销也是不错的。说到底,我们普通人的日子自是离不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

 

总觉得普通人的日子是灰色的,或者,淡灰,含着尘土的味道,并无多少趣味,却是巴巴的实在。

 

冬天日短,乡下人惯常吃两餐,我也不例外。于是慢条斯理地做完一些杂事,才去地里采了一棵大白菜、几棵红皮蒜、几个胡萝卜。白菜帮子加大蒜加一丢丢腌肉清炒,胡萝卜放鸡汤里炖了吃。

 

有汤,日子才更有一些袅袅香味。

随便聊聊的图片

也是因了香,我更爱了这浅淡岁月和颓去的月季,与高高低低的鸟鸣、草木、露珠……感受这让人柔软的生活——日子平淡,和流光暗转。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