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出租车司机系列 之二 | 他的话里,是老底子的上海

2019年那一年,坐过很多出租车,和好多司机说过话,听他们的故事,随手记下过一些片段。现在回过头看,感触又自是…

2019年那一年,坐过很多出租车,和好多司机说过话,听他们的故事,随手记下过一些片段。现在回过头看,感触又自是不同。于是辑录成系列,共6枚。放到这里,有缘人看见了,也许会和我一样,觉得上海这个城市的能量,不是来自高楼大厦里看着光鲜的人和事,而是来自最平凡之处的小人物和他们的爱与哀愁。

 

 

这是第2枚,记于2019年5月31日。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上了一辆出租,司机上海本地人,60来岁吧,一路嘲讥讥,听得我大乐,马上随手记要点。为保持原味,尽量用上海话。

 

有趟上来一个老太,去共和新路方向,吾就刚:“哦,格么是闸北区阿面边。” 结果老太朝吾酷酷(看看):“现在阿里块有闸北区了?阿拉是静安区。” 吾心里就想:老早勿是闸北嘛,滚地龙呀,现在静安来,了伐起来,还不是一口苏北腔,天天萝卜干!难道现在就天天吃奶油,身浪上才是奶油咪道啊……

 

(路过武宁路桥,我说这边长远没来了,家乐福还在的哦,他就说开了)

 

老历八早,侬肯定勿晓得,个边是国棉六厂,对过是上钢八厂两车间,再前头是上海灯泡厂,经常搞联谊,跳交谊舞,跳伐跳伐就跳到一起来。格辰光宁多少单纯了,结婚么就问两只问题:工作单位国营企业伐?工矿企业伐?不像现在噶复杂……

人家问吾现在还是老早幸福指数高,吾想么肯定是老早啰,现在的物事老早享受不到,老早格物事现在也得不到,得不到!(特意加强了一下语气),比方刚,刀鱼!老早半斤一条!现在呢?只好叫伊猫鱼,为撒?!小是小的来,一两头的,给猫吃吃差不多!

 

(鄙视过现在的“猫鱼”之后,他心满意足地沉浸在关于鱼的回忆中)

 

格种刀鱼哦,只要3角5分一斤!

 

阳澄湖大闸蟹,7角8分一斤,吃到不要吃!

 

鲥鱼,分前中后三段卖,7角一斤,水里冲一冲,刀刮一刮,就老清爽了。

 

再高级一点,长江河豚鱼,老历八早没宁吃的,现在吃不到了,国家保护来。

 

黄鱼鲞,干的,一条一斤半,干的哦,活的时候,三四斤有伐。龙头烤烧了一道,香是香得来,现在到阿里去吃啊……

 

 

(话锋一转,从鱼身上说到了上海话身上)

 

还有,现在上海小宁勿刚上海闲话,怪伐?

 

上趟子傍着一个小居头,跟我开国语哦,我就问伊侬是伐是上海小囡了?个么为撒开国语了?结果伊刚伊屋里厢才是跟伊刚普通闲话格哦,吾就刚伊爷娘了,哪能可以呢?!屋里厢要高伊刚上海闲话个呀,急撒宁!

上海闲话苏州闲话是全国最好听的方言,为撒勿刚了呢!吾真生气!人家外地宁到上海来也要学上海闲话来,上趟子一外地女的,快下车辰光问吾:“此地好下作伐?”,吾刚:“可以,可以!侬尽管下作!” 哈哈哈,阿爹娘来,其实伊是想刚“下车”了,结果变成“下作”!哈哈哈!

还有一位乘客,问我“呐李子做撒个了?”我就刚“吾格李子还是长了树浪上”,其实伊是要问吾儿子做什么的了,哈哈哈……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