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在远方,娘在身后

星期二,老王匆匆忙忙地从家里出来赶着去上班,走下楼来,一到楼门口就被一阵凛冽的冷风顶了回来“好家伙,怎么突然这…

星期二,老王匆匆忙忙地从家里出来赶着去上班,走下楼来,一到楼门口就被一阵凛冽的冷风顶了回来“好家伙,怎么突然这么冷了!”

老王赶紧裹了裹衣服又跑上楼去,加了条绒裤,然后骑着电动车去上班。

冻得浑身打着哆嗦的老王来到单位,进了办公室,好在单位暖气烧得还可以,但老王还是觉得温度不够,又忙开了空调,然后坐到办公桌前,点燃一支烟,拿起电话。

随便聊聊的图片

“小辉,寒流来了,降温了,估计你那里比咱家这里还冷吧。要买件新羽绒服吗?你去年的那个还保暖吗?手里的钱还够不够,不够的话,再打点钱给你过去……”老王的电话是打给儿子的。

儿子小辉前年考到北京去上大学。

老王抱着电话唠唠叨叨,儿子小辉在电话那头儿却有些不耐烦,说:“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我赶着去上课,挂了呀。”

听筒里传来忙音,老王放下电话暗骂道:“这臭小子,真不让人省心。”

老王摁灭了烟屁股,又拿起电话打给老婆:“秋芳,寒潮来了,估计小辉那里更冷,我前两天交保险、公积金,卡里没多少钱了。你给小辉打过两千块钱去。”

老婆说:“昨天晚上就转给他了。”

老王的心一下子踏实了。

老王这个儿子,添得不容易,三十三岁上才有了这个儿子,老婆秋芳输卵管不通,做了手术,好不容易才怀上的。两口子一直把儿子当个宝贝疙瘩似地养着。

老王刚撂下电话没两分钟,手机又响了,是个微信消息提示,有人加他好友。不认识,估计不是卖保险的,就是卖房的。老王不想加。

可是那人却连续地一直加个不停,加到第五次的时候,老王干脆加了,本想着应付几句,但加了以后,视频电话打过来,老王却一句话没说上来。

“老三,下雪了。你出门儿、上班穿暖和点。知道你每个月还房贷,小辉今年上大学又花了好几万。你工资就那么几千块钱,但也不能冻着自个儿。你上初中的时候受了三年罪,落下鼻炎的毛病,知道你一到冬天就难受。今年棉花收了不少,我留下点儿,给你做了件厚棉袄,你歇班的时候回家来拿吧……”

竟然是乡下的老娘。

“娘,你啥时候换智能手机了?还会用微信了。”

“哦,我那个旧手机坏了,你二姨给了个旧手机,又办了个新号,说用微信打电话不花钱。那个老号不用了,我告诉你一声……”

“娘,你又没WIFI,可别光用这个打电话,流量太多了,更费钱。”

“我也不太懂,村会计家有网,人家给我摆弄的,说不花钱。”

娘还在电话那头一句句地说着:“你那里暖气行吧,别老为省那几千块钱,舍不得烧气儿(老王家里用燃气炉取暖),不够了,家来拿,我卖棉花还了赊化肥、农药的账,还剩下三千呢。家里你放心,今年棉花柴我都拔家来了,火炕烧得暖和着呢。还有小辉,你也多给他打点钱,穷家富路,别让孩子太省着了,回头你让小辉加上我微信,我给他转点钱,人家教我了,我会了……”

看着视频里的老娘,老王心里突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怎么就光想着给儿子打电话,忘了乡下的老娘了呢?

通话结束后,老王把那个新号码存上,微信也备注好,都只是一个字:娘。然后给娘的新号交了三百块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