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

厂里的孩子都喜欢把父亲称呼为老爹。老爹退休那年头发乌黑,头上连一根白头发都没有。将近一米八的大个子,腰板挺得笔…

厂里的孩子都喜欢把父亲称呼为老爹。老爹退休那年头发乌黑,头上连一根白头发都没有。将近一米八的大个子,腰板挺得笔直,气宇轩昂,走路快得像一阵风。市场上卖菜的大婶们都夸这老汉长得排场。

1994年,老爹光荣退休了。老爹退休前在405厂子弟中学当数学老师,教代数和几何课。老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数学教师,他取得了中学老师所能取得的最高职称——高级教师。家里大柜抽屉里,“陕西省优秀教师”、“国防科工办优秀教师”……这些荣誉证书一大堆。

随便聊聊的图片

老爹年轻时候曾经是风云人物哩。在老家,当过蒲溪中学的校长。文革结束时,还担任过安康地区汉阴县平反工作队队长。

老爹退休后被405厂子弟中学返聘了一年。然后又到汉川机床厂的子弟学校干了两年。老爹教的好,那里的学生和老师都很喜欢他。但是毕竟生活条件差,平时住宿舍,周末才能回来。干满两年,老爹回到家中,再也没有去学校里代课了。但是厂里找老爹给孩子辅导数学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1996年的时候,中国股市开始了一个长达5年的牛市。上证指数从1996年的1000点涨到2001年的2000多点。那真是一个傻子都能在股市里赚钱的年代。厂里的建行、工行门口排起长龙,那都是买基金的人。厂里的职工、面皮店的店主、市场上的菜贩子都在兴高采烈地谈股票、谈基金,赚得盆满钵满的人比比皆是。

老爹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闲不住的他受了几位退休老同事的影响,先开始炒基金,投资了三万多块钱买了只名叫“上投摩根”的股票型基金,不到半年就赚了将近50%,老爹高兴得不得了。

人的贪欲就像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就不可遏制。

尝到赚钱甜头的老爹听了电视上股评的介绍,加上自己的判断,中国股市正处于一轮大牛市之中。于是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当然对老爹炒股这事,我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不顾妈妈的坚决反对,老爹把银行里的十万元定期存款提前支取出来。那时候,十几万元就能在汉中市买一套100多平米的新房子呀!老爹办好股市账户后,用了一个早上的时间学会了银证转账和买卖股票后,连“涨停”和“跌停”是什么概念都没弄清楚,更别说什么技术分析,啥也不知道!胆子奇大的老爹毅然把这十万元转进股市账户,全仓买了“冀东水泥”这只股票,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赚了4000多元,我们父子俩都乐开了花!

但是多年以后我还在为我们父子这样的“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的鲁莽行为痛心不已!

股海深深,回头无岸!为了炒好股票,老爹还买过年交费4000多元的炒股软件。上证指数到2007年(2008北京奥运会前夕)最高涨到6124点。老爹的十万元资金实现了翻番。但是可怕的超级大熊市转眼就来,上证指数见顶之后,开始了一轮将近四年时间的暴跌加阴跌,至2012年,最低跌倒1949点。

辛辛苦苦上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不相信牛市已经远去的老爹屡战屡败,股市市值从鼎盛时期的20多万元亏到只剩下6万元。这十几年的炒股生涯严重戕害了老爹的健康,他的满头黑发变成了满头白发。

人说不撞南墙不回头,老爹性格里有执拗的成份,他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老爹又满仓买了“中国建筑”这只股票,这次终于撞了大运,这只股票买入后不久就停盘了。几个月后开盘,“中国建筑”因为重大资产重组成功,天天一字涨停,在涨到第五个涨停时,我苦口婆心地劝老爹获利了结,老爹也终于听了我的劝,恋恋不舍地把股票卖了,他的股市市值又回到9万元。

这次我们姐弟四个都坚决反对老爹再炒股。加上老爹牙病厉害,老爹百般不舍地把这9万元从股市账户里转了出来,添了一万元,到西安市找韩国专家给自己种植了十颗牙齿。一颗牙花费一万元,把这十万元花的精光。这也是老爹这辈子做出的最英明决定之一。如果这些钱还纠缠在股市里,估计现在也剩不下几个子儿了。

2006年,我媳妇给我生了个大胖儿子。见到孙子出生,老爹也非常高兴,他花钱请了保姆来照顾我媳妇,连一片尿布都不让我媳妇洗。还隔三岔五买来鸽子、乌鸡、猪蹄炖汤给我媳妇喝,害得她向我抱怨说:“坐了一场月子,胖了20多斤!”

儿子一岁多时,老爹对我说,年轻人跟老人长期住在一起不合适,一来生活习惯有些冲突,二来年轻人也应该锻炼独立生活能力。

我二话不说就跟媳妇带着一岁多的儿子搬到自己的位于18楼的一个穿堂一间半房子去住。我对老爹充满了怨恨,几个月都不回家去看望他。

可是任性的我哪里知道,辛苦了一辈子的老爹的身体,就像一台即将进入报废期的机器,开始频繁出现各种毛病。

老爹这一两年不能吃炒鸡蛋,一吃炒鸡蛋肝部就疼,疼得死去活来,有时还呕吐。一天,妈妈给我打电话说:“张玮呀,你快到405医院来,你爸爸在这里做胆结石手术。”我大惊,立即赶到405医院。看到老爹已经换上病号服,准备进手术室了。手术很成功,老爹的整个胆囊被切除了。姐姐们不敢看,我看了取出来的胆结石,拇指粗细,近一寸多长的一块褐色长椭圆形结石。看来老爹也是像三国演义中的姜维一样,胆大如卵呀!

又过了两年,老爹说他经常头晕,一用脑,头更晕。我们把老爹带到医院做了全面检查,检查结果出来了,老爹的颈动脉里长了个息肉。医生对我和三姐说,颈动脉息肉会造成大脑供血不足,长此以往,大脑和小脑会同时开始萎缩,将来病人会老年痴呆,有可能会连儿女都不认识了。但是老爹的血管很脆,手术风险极大!想到曾经家里的顶梁柱,单位的骨干,将来会变成那个样子,我难过得真想大哭一场!
2018年,跟老爹相濡以沫的母亲去世了,对母亲感情极深的父亲一夜之间好像老了好几岁。

老爹的顽固性便秘也开始频频发作,一天,我正在上白班,家里的保姆给我打电话说,你父亲已经将近三天上不出大厕所,这会儿在屋里难受得团团转,乱发脾气哩!我赶快向单位领导请了假,赶回家中,简单收拾了东西,带老爹来到405医院。

405医院对老爹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医生安排老爹灌肠,就是让护士把肥皂水用输液器从老爹的gangmen灌进去,加速排便。很快,手术床上的老爹就有了便意,但是护士嫌脏,不让老爹在手术室里上大厕所。我扶着老爹走了将近20米,去医院的公厕上厕所,但是公厕里没有坐便器,年迈的老爹又蹲不了太长时间,忙乎半天,徒劳无功。这还无解了!我简直头大!

刚好那天的值班护士杨丽君是我同事的老婆。她告诉我一个方法,用温水把开塞露加热,帮老爹挤进……

很无奈,我又只有把老爹带回家。按照杨丽君说的方法也不行。开塞露的头刚进老爹的gangmen不深的地方,就像碰到了石头,再也进不去了。几经周折,我终于用同事吴瑞华告诉我的方法,洗干净手,消毒,手指头上涂上开塞露,一点一点地把老爹那硬的像石头蛋一样的宿便抠出来……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终于帮助老爹解决了大问题。

过了85岁生日的老爹一天比一天更糊涂了,有时候自己走出门,连回家的路都不认识了。有时候大白天在家里,说着胡话,说完就忘了。但是每次见了我,居然还记得淇淇(我的儿子)和春丽(我的媳妇)。都会问,淇淇呢?我说在外面上学呢。春丽呢?我说在洋县上班呢。第二天见了我,又会重复问。老爹的智力在返老还童。不,在向婴儿化方向发展!哎!他这个年龄,百病丛生,活着,都已经算是奇迹了。

老爹走路也变得极其缓慢,在家里走路,脚都抬不起来,一小步一小步地在地板上蹭着走。就像电影里的慢动作。

这天,天气晴朗。我用轮椅推着老爹去理发。理完发的老爹看起来精神了许多。从位于下溢水半坡的理发店往上走,走到新修的社区办大门口,父亲示意我进社区办院子,他说那里有一条回他家的近路。我将信将疑地把老爹推进去。果然,过了社区办办公楼左侧的小路,穿过一片小树林,再经过退休办的院子,就离他家不远了。

午后的阳光穿过叶丛暖暖地照在我们身上,我推着轮椅上的老爹,如同当年他推着童车中的我,一同慢慢穿越那些斑驳的光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