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井小记

老张衣服的拉链坏了,自己弄不了,得找个裁缝店换一下。 现在这时节,在街头找个裁缝店还真不容易。好不容易找到一个…

老张衣服的拉链坏了,自己弄不了,得找个裁缝店换一下。

随便聊聊的图片

现在这时节,在街头找个裁缝店还真不容易。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小小的一间,缩在一家童装店的里面。

 

在等着修拉链的间隙,听到童装店里的两个年轻女人在聊天。一个应该是老板娘,另一个大概是她的朋友,或者仅是串门的街坊而已。

 

童装店门可罗雀,两个女人却聊得热火朝天。

 

起初我听到时她们正在互相控诉自己的婆婆,那架势颇有些咬牙切齿,似乎这些年在婆婆面前蒙受隐忍了不少冤屈,只是外人看上去却咋也不像楚楚可怜的小媳妇。而后,老板娘话头一转,开始痛斥起公公的凶蛮,另一个女人也随声应和,并对自己公公已然早逝表现出了一种轻松优越感。没有了相同的遭际,话题自然无法深入。那个女人适时转移话锋,竟又开始骂起了自己的男人,一个“死懒”的“死鬼”男人形象脱颖而出。老板娘岂甘示弱,竟说自己男人不但是个“死懒”的“死鬼”,还有一次居然让她碰到想要在店里勾搭女人!她说,幸亏啊,幸亏我开的是童装店,要是女装店,他不得翻了天?一副为自己的英明预判颇为自得的表情。

 

恰在此时,一个拎着保温桶的男人走了进来,看情形应是老板娘的男人,那个“死懒”又“好色”的“死鬼”男人。

 

其实是个长得还算齐整的年轻人,脸上带几分讨好的笑,跟老婆汇报送来了哪样饭,还殷勤地问现在吃不吃。刚刚骂罢了自家男人,我想老板娘的面子大概一时有些抹不开,情绪也一时难以抚平,可面对男人的笑脸总不至于一巴掌烀过去,所以风风火火地起身,风风火火地作势往外走,嘴里恨恨道:“一分钱不开张,吃你娘那屁呀!”行至男人身边时,时机恰好地大力用膀子撞了男人一下。

 

男人大概没有料到这一撞,手里捧的饭盒应声落地——地瓜粥混合着炒雪里蕻,还有几缕红丝掺杂其间,应该还放了朝天椒。

 

男人一愣,走到门口的女人也一愣。另一个女人见势不妙,赶紧打声招呼溜了。

 

男人蹲下,开始细细地收拾残局。边收拾边说:“哎呀,做买卖都是有赔有赚,哪能一天到晚都红火?别上火,咱等到周末买卖指定好。”

 

我看到那女人眼圈红了,慢慢旋身出去,柔声跟“死懒”的“色鬼”男人说:“你先看着店,我买两个烧饼去,一块吃。”

 

十几分钟,我看了一出波澜起伏的市井戏。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