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竹乱耳,案牍劳形,心为形役

冠状肺炎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出门去任何地方都要强制带口罩。好在到目前为止,我只需要出门买菜,一个口罩也够用了…

冠状肺炎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出门去任何地方都要强制带口罩。好在到目前为止,我只需要出门买菜,一个口罩也够用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上海这边,买口罩一家限购五个,需要带上房产证身份证,去居委会预约登记。
所以说,看到药店大爷大妈排队买口罩,那些都是有房产证的人呀。
我唯一的一个口罩,来的也很凑巧,离开北京后,雾霾没那么严重,基本都不会想到要准备口罩。
等意识到疫情严重,反应过来,已经开始限购,要求房产证了。
突然就想到《陋室铭》里面的话: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但使心为形役。
古往今来,绝大部分人还是再重复古人的感叹。
古代,日子跟着天时走,春寒播种,夏属除草,秋收忙种,冬季藏生。
伺候地里的日子,总归是年复一年,看到的就那么大,心也就那么大,端着碗,村里的大树下,一代又一代。
后来,有了时钟,有了电,有了电话,有了计算机,有了网络。
时间,变成了钟表上不会嘀嗒的静音。
天时会有白天和黑夜,会有风花雪月,会有春生夏种秋收冬藏;战胜天时后的日子,不再仰望星空,不在捕捉萤火,时间被排满。
可是大部分的人生呀,案牍劳形 ,心为形役……始终没有走出这个阶层循环。
想要浪迹天涯,房产证、居住证、暂住证、社保连续交够多少多少月……
能够出行的人,胆量蛮大的。
这个冬天温度总得来说,蛮高的。明天21度,冬天要过去了。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这是农村很常见的男的一起约去河里洗澡的画面,不知为何,当时背诵论语十则的时候,对这段话反而印象更深刻。
就像上巳节男男女女踏青,元宵节满天的灯笼;边城里翠翠初始情爱的赛龙舟,很让人铭记的名画面。
要是我小时候,在池塘里学会游泳就好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